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4月 17, 2014

左膠曲解法律盲撐BettyWong

林忌:852 郵報刊登了一篇署名為 Steve Chan 的文章,內中的法律理解完全錯誤,然後一些為求民粹撐中國人的左膠,就不斷互相傳閱,必須直斥其非

Steve Chan 寫:『香港人之所以是「香港人」,是因為我們擁抱共同的價值,講求社會公義,講求法治。但在利益和民粹煽動當前,在所謂「網民」的眼中,以至心底裏,什麼公義,什麼法治,都不值一文。』

林忌:對,究竟是在那些利益與民粹煽動當前而視公義與法治為無物呢?究竟是那一些網民集體中伏,連法律也不清楚就可以亂寫法治呢?且看下回分解

Steve Chan:『故此,只要特區把某某香港人視為「中國公民」,則無論是香港男女在香港境外誕下子女,又或者是港男與中國女子、港女與中國男子,又或者港男與台妹、港女與澳門男,以至到港男或港女跟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誕下子女(無論有否通婚),子女無論在何處出生,都是香港永久性居民。』

林忌:這點是超錯,根據在香港生效的中國國籍法第五條:「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國,具有中國國籍;但父母雙方或一方為中國公民並定居在外國,本人出生時即具有外國國籍的,不具有中國國籍。」--即使中國政府視一些香港永久居民為中國公民,如果他們當時在外國屬於「定居」,而其子女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出生,而這些子女因而得到了外國的國籍,則不符合中國國籍法的要求,失去了中國國籍,亦同時不會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實際例子--大量在外國「定居」的海外港人,好多人為避過此限制,都紛紛回香港生子女,這位作者搞錯了法律,也對現實一無所知

Steve Chan:『但在Betty Wong自述的個案中,實情卻是:作為第二胎,她的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身份既不獲中國當局承認,無法循正常程序申請赴港,而8歲當年隻身「偷渡」抵港後亦不被入境處承認,即使向入境處「自首」,亦祇獲發「行街紙」,到11年後才獲發身份證。這11年間,更承受過個別入境處人員和醫管局醫護人員的無知兼無理的言論。』

林忌:甚麼叫做「不獲中國當局承認」?例如 1997 年之前的香港永久居民,在中共單方面宣佈的基本法下,喪失了香港的永久居民身份,算不算不獲中國當局承認?事實上,這位 Betty 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不但不獲中國承認,也不獲香港承認;但理論上,她絕對有權申請單程證的正式程序申請來香港,正如網友傳閱的大量案例,包括一位香港人在短短幾年之間,成功申請了 22 位親屬來香港「家庭團聚」。關鍵是甚麼,就是「偷渡」,以及香港沒有的「單程證審批權」。

Steve Chan:『值得一提的是,任何香港永久性居民無論因何故而在沒有辦理入境手續的情況下進入香港,都不是「偷渡」,只是行使入境的權利。因此,Betty Wong既然本來就是香港永久性居民,她到香港投靠父母和姐姐,並不是偷渡,到入境處,亦不應被視為「自首」。』

林忌:首先,擁有申請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資格,不代表法律上已擁有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例如擁有中國國籍的港人海外生子女,一樣要通過正式申請去得到有關當局「承認」你的中國國籍,以及簽發護照以正常的法律程序進出境;為何要搵蛇頭來入境?就係因為這是偷渡,當事人也非常清楚這是偷渡,只是這種偷渡未必有刑事法律足以去制裁;閣下不妨試試在出入境的大堂拒絕行 E 道,拒絕出示證件給入境處的職員?有入境權,也需要出示有效證件與護照,你無法出示,一定會被人狂查,這時又是否要出來大鬧入境處職員「刁難」你我呢?為何這位作者竟可以以一己之幻想,把當事人承認,執法機關依程序與法律的執法行為,居然視為「非法」,那麼請問,入境處是否非法禁錮這位當事人呢?此觀點極度荒謬。偷渡都可以幫佢兜「唔算偷渡」以及「偷渡唔係罪」?同理,94 年之前冇「棄保潛逃」罪,所以某單官司用「棄保潛逃」的講法係錯的;證據不足放人是常識吧?法律都不外乎人情嘛,酌情處理啦,各位左膠,幾時加入正義的陣營?仲有不如話香港的刑事責任年齡係十歲,即係八歲做乜都唔係刑事,所以佢即使殺人放火都冇犯法的,其實

Steve Chan:『誰是賊?誰才是賊?……Betty Wong的facebook post傳開之後,有所謂「網民」質疑她是「偷盜」,是「賊」,更有些明明白白地指她搶奪資源。卻其實,僅以「資源」角度出發,卻掏空香港公義和法治價值 的,才是「賊」。「香港」之所以不再是香港,就是因為總有人會把「民族DNA」放在首位,核心價值破壞都在所不惜。』

林忌:對,是誰把「民族DNA 」放在首位呢?就是這些中國人,以及堅決維護中國國籍法對非中國血統港人歧視的這些「左膠」中國人;單程證要排隊,Betty 不排,那麼對排隊的其他人是否不公平?沒有中國血統,沒有中國民族 DNA 的非中國籍香港人,家庭團聚又要受到其他限制,甚至例如文首所提及,在海外定居港人在海外出生的子女,因為擁有外國國籍,就無法成為香港永久居民,更不會擁有中國國籍,來申請家庭團聚來香港,要接受資產審查,要提供合適居所,要好似 Betty 一樣去入境處職員的盤問,定居足七年成為「非中國籍永久居民」,卻只擁有選舉權,卻失去了參加直選、做特首等的「被選舉權」;離開香港三年不返港,即會永久喪失香港的永久居民身份;請問對於以上種種不公的雙重標準,為何這些中國人從來不提?為何這些中國人永遠理直氣壯要擁有特權?

Steve Chan:「無論是環繞自由行,還是居港權爭議,都有一大盲點,就是以為一味收緊、一味限制,就能夠把問題解決,卻完全不顧是否合符公義、是否合理的問題。
例如,香港的自由行問題是源於出境本身理應是任何國度任何公民都能行使的權利,中國卻鎖國數十年,目前開放49座城市戶籍居民可以「自由行」,卻祇 限港、澳和台灣(台灣自由行祇限26座中國城市居民,而且設配額制),而非開放至全世界。結果,就是所有「自由行」都祇能夠到港、澳、台。」

林忌:台灣也設有對中國遊客的上限,巴士也設有對乘客的上限,甚麼盲點?就是這些左膠對物理限制的盲點,對香港民生所受壓力的盲點,對香港法律都睇唔到,唔識就亂解的盲點;至於所謂中國的自由行甚麼只限可以到香港的荒謬說法──去全世界?誰說限制中國人去全世界?是中國自己的護照不受全世界歡迎,是其他國家不願意給中國人免簽證安排,這是中國人自己不長進的錯,是中國政府鎖國的錯,還是我們香港人的錯,而要香港人去承擔中國政府與中國人的惡果?

Steve Chan:『同理,居港權問題的根源在於「釋法」,在於中國的「依法治國」不等同普世的「法治」。在Betty Wong的案例中,更牽涉到第二胎(以至到非婚生、遺腹子女等其他情況)的人權問題。什麼單程證、居港權證明書、每天150個配額,全部都是中國當局公民限制出境的手段。』

林忌:對,這些都是中國的錯,是中國共產黨的錯,Steve Chan 你的問為何指向網民?是我們立法的嗎?是我們限制的嗎?為何你們──閣下與 Betty Wong,不是大鬧共產黨?為何 Betty 寫了一萬字都不鬧共產黨,不鬧中國政府,卻走去鬧香港守法的入境處職員與護士,然後你們只聽一面之詞,就相信了這位 Betty Wong 的指控──別人是刁難她,是欺負她呢?

Steve Chan:『試問,為何祇有中國須限制哪些人可以外遊,哪些人可以到香港,但全世界都沒有這種事情?為何港人在台灣、澳門以至世界各地誕下的子女都可以立即行使香港永久性居民的權利,可以隨時回港,卻只得在中國出生的子女須申請單程證、須證明書、須輪候配額,甚至要「偷渡」才能夠行使本來就擁有的權利?』

林忌:請你去問中國政府,也問問 Betty Wong 為何不罵中國政府;另一方面,請 Steve Chan 發音前先了解法律,上面所說的中國國籍法已證明,所謂港人在外地生子女享有永久居留權,是超錯的解讀。中國人,請去怪中國政府,這和香港人無關,因為基本法不是由我們寫成的。

Steve Chan:「如果大家是對跨境婚姻有意見,最低限度應該去反對政府當局發出無結婚紀錄證明書(俗稱寡佬證),去質疑選擇跨境婚姻的人士,而不是拿最弱勢的人來祭旗,找小朋友當作代罪羔羊。」

林忌:我們一直都說要收回香港的單程證審批權;我們說完之後,左膠就開始次次附和了,但更多的左膠卻「潑冷水」說,收回無用;事實證明,收回當然有用,因為如果由香港審批,又怎會出現甚麼超生子女就不得申請單程證的事?你們不是說中國政府的審批可靠、透明的嗎?為何會出現這種不合情理的現象?

Steve Chan:『說到底,所謂「網民」在文化上並未搞清楚事情的根源。搞不清楚根源並非問題,但搞不清楚而變成支持釋法,抱擁中國一套搶資源、搞批鬥的文化,抱擁民粹(例如某位前保安局局長那些年的「167萬」說法),卻是大問題。
只恐怕,再這樣下去,核心價值只會不保。香港雖然或者會「成功地」跟深圳河對岸區隔,但香港剩下的卻已不是大家向來所認識的「香港」,深圳河兩岸面 目的分野,只會變得越來越模糊,任誰都再說不出「香港」究竟還有什麼對岸所沒有的普世標準。這樣的「香港」,注定不可能是守護自由的堡壘。』

林忌:說到底,所謂「記者」在事實上、法律上都一舊雲,自己搞不清楚根源與法律唔係問題,但搞不清楚卻走去亂寫,仲反咬網民一口,擁抱中國共產黨亂寫的基本法,擁抱中國對非中國血統人士的歧視,甚至當限制唔存在,再批鬥網民,擁抱左膠民粹(例如偷渡都可以死撐),就是大問題啦

只恐怕,再這樣下去,核心價值只會不保。這些中國人千方百計破壞一國兩制,搞「中港融合」,令香港和深圳河對岸沒有分別;這些中國人明明歧視非中國人的,說成是「普世」,把「普世」的法律與現實,說成是「民粹」、「納粹」與法西斯。這樣的「中國香港」,注定不可能是守護自由的堡壘,而是破壞一國兩制的中國吞併香港;這些人千方百計來香港,卻只把香港變成另一個大陸,為乜野呢?

如果非法讀書可以理直氣壯,那麼非法勞工為甚麼不?為撐中國人可以有幾盡?法理基礎如此薄弱的文章,左膠爭相分享,泛民支持者淪為保皇黨級數,實屬可悲。

星期四, 4月 03, 2014

東江水大騙案


點解我地好多香港人以至香港傳媒,甚至香港政界,在討論東江水問題一直都「後知後覺」、「不知不覺」甚至牛皮燈籠,點極都唔明呢?我地由 2009 年反駁中共的東江水文宣,同成班高登友在網上「單打獨鬥」,請問點解政界、傳媒界、輿論界好似聽唔到,睇唔見,講極都扮唔明呢?

時間要回到 2006-2008 年,亦即快北京奧運而香港中國民族主義高漲,港人的「中國人身份認同」一路上升,大搞 CEPA 同「中港融合」果幾年!之前傳媒踢爆年年倒東江水落海係浪費,好折墮,因此由政界以至環保人士就高呼要同「國家恩情」的「國家」--中國傾合約;之但係「國家恩情」的「中國」,所謂「國家恩情」原來唔係國家的,係廣東省政府擁有的香港上市公司粵投的,唔知點解「國家恩情」係原來交畀香港全資上市的公司的「股民」所擁有,於是又係恩情,又要年年加天價,然後簽了一條喪權辱港的賣港條約。

改約之前,強迫你買唔需要的水 (11 億立方米),用唔哂你就要倒落海;改約之後,唔單止冇減價仲狂加,加完你用唔哂的水,就「送畀國家」去「感謝國家感謝黨的恩情」,而「唔送來香港」,成班傳媒當新聞稿照報,環保人士開心啦!「香港思匯政策研究所劉素向該周刊表示,香港從東江獲益,飲水思源,有責任有義務「反哺」水源地,尤其是經濟欠發達地區」嘩!真係有愛國愛到殺死你呀!你班傻仔乜唔知道,原來你畀錢唔係畀「水源地」,而係畀中共貪官的嗎?你班傻仔唔知道原來果間係你地左膠最憎的「萬惡資本主義官商勾結企業」嗎?啊,你地點解支持黨國企業加價呢?下次誠哥加你價你又係唔係舉腳支持呢?

就係咁,因為「感謝國家」、「愛國心」(愛國不愛黨咋,因為班傻仔以為係「幫國家.... 喎...」),於是左膠就配合政府 spin 到洗你腦 ,又話要為東江水感恩啦,又話要為令到經濟落後,阻住佢地經濟發展的大陸地方「飲水思源」啦,因此當你傻仔般又加你價,仲要減少供應畀你,你都要「快快樂樂感恩」!仲有,林鄭仲出來配合政府宣傳,話香港人全球「浪費食水第一」,X你個街!你唔用食水都係倒落海,咁我用左佢係浪費,定係你就咁倒落海係浪費呀X街?賣港仲要抽你水,你被人搵笨仲要「內疚」,有班友仲要繼續恬不知恥,幫政府宣傳屈你香港人的野洗腦,因此林忌就一再反思,這令我變成主張本土運動的最重要事件之一。

星期三, 4月 02, 2014

德國總理玩謝中國

德國總理默克爾送畀中共習近平的 1735 年地圖,有咩含意?你話呢?作為來自前東德接受共產黨統治,走上推倒柏林圍牆民主運動的默克爾,送一張只有漢族十五省領土的「中國地圖」畀習近平,你話有咩動機呢?

唔知?唔緊要,睇下黨報話習近平在德國講乜?「中國從不殖民 未來有賴和平....中國歷史上曾經長期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但沒有留下殖民和侵略他國的記錄。」--想借德國過橋,去參觀二戰遺址來抽日本水喎,你呢D 靠暴力高壓統治的密室權鬥「政治家」咪出去被真正的民主政治家玩返你囉。

中國沒有「殖民紀錄」?對唔住,你這個漢族國家的土地只有這十五省(後來的十八省),自古以來漢族土地係乜野?就係這些土地;而漢族以外的土地,全部都係殖民同侵略返來的;德國係一個血統論的國家,直至近幾年先開放「非德意志族」的移民,正如你所謂「中國血統」才被兩岸政府承認為「中國人」的血統論國家,之但係你所謂「中國」,真相就係「漢人國家」,要寫漢字,講漢語,係漢族統治的國家,西藏?新疆?蒙古?滿洲?對唔住,除了滿洲因為侵略,在辛亥革命後反變成「被侵略」之外,全部都係漢人殖民,而成為「中國」的「一部份」。

而更過癮的係,1735 年時,無論「德國」或者「中國」,都只係一個地理名詞;在「德意地地區」,名義上有一個由奧地利皇室統治的神聖羅馬帝國查理六世,而德意志各邦即今日德國的大部份,只係受奧地利名義上統治的諸侯國;而奧地利皇室統治的「哈布斯堡帝國」,除了「神聖羅馬皇帝」名義統治的「德意志諸邦」之外,仲身兼「波希米亞國王」(即捷克)、「匈牙利與克羅地亞」國王,「塞爾維亞」國王、以及本身出處「奧地利大公」的稱號;用歐洲歷史的觀點套落「中國」,即「漢帝國」與「蒙古大汗」、「滿洲汗王」、「西藏王(七世達賴喇嘛或和碩特汗)」與「準葛爾汗」(新疆) 根本是不同的獨立部份,而更重要的是,當時準葛爾汗國仍然是獨立王國,大清滅準葛爾是 1757 年的事,而大清在 1720 年才幫助七世達賴,把三年前消滅西藏「和碩特汗國」的準葛爾人趕走。

事實上今日所謂「中國人」,經常用漢人打飛機的妄想,去把當時身為滿洲殖民奴的漢人,當係大清的主人;滿洲人就是女真人,實際上滿洲統治者只不過「以漢制漢」,由漢文寫成「藩部」及由「理藩院」,去統治非漢人土地的統治架構,而只有漢人的土地才以漢人的方式統治;因此,即使在大清統治之下,所謂「中國」──漢人的國家,即以漢人制度所統治的國家,根本只有「漢土十八省」──即來自大明領土原有的十五個承宣布政使司的土地,亦即今次默克爾所贈與習近平地圖的土地,才是「自古以來」的「中國」;至於蒙古、新疆同西藏?對唔住,佢地係滿洲人殖民回來的,關你漢人咩事呢?好啦,就當關你事,那麼滿洲人殖民果條數,你漢人認唔認?定係又唔肯認殖民,但係就要土地,咁都得? 

再讀大公報的擦鞋評論真係笑出聲 1.「德國繪制的第一幅精確的中國地圖」係愚人節笑話,因為 1735 年根本沒有「德國」。 2. 「地圖意味着德國人對中國重視的開始」更加係笑話中的笑話,一個唔存在的國家,又點樣重視你?勉強講係「德意志人」,而唔係「德國人」 3. 「贈送給習近平,代表着德國和中國的交往源遠流長。」呢段真係笑到忍唔住嘴,一個唔存在的國家,又點樣同你「交往」呢?又如何「源遠流長」同你交往呢?在 1871 年 1 月 18 日普魯士國王威廉一世,在當時普軍佔領的法國首都巴黎凡爾賽鏡廳宣佈成立「德意志帝國」之前,地球上在此之前根本沒有一個叫做「德國」的國家,請問「德國」同「中國」如何「源遠流長」地「交往」呢?

在 1871 年之前的地球,「德國人」成為皇帝的國家有兩個,一個係德意志漢諾威皇室統治的「大英帝國」的維多利亞女皇,而另一個就係奧地利皇室的 Franz Joseph I of Austria;在 1735 年,當時統治德意志地方的國家就係奧地利,而今日送你地圖的係德國,而唔係奧地利,請問如何體現「源遠流長」的交往呢?

至於明報引述的擦鞋言論就更作嘔:「地圖展現的是中國全盛時的局部樣貌,或意味德國方面向中國人傳達出了這樣一種信息——習近平是否能像先人一樣領導中國,使之成為國際焦點?」──認真,我有需要評論呢段垃圾嗎?

仲有最後的笑點:其實這張地圖,係法國人 Jean Baptiste Bourguignon d'Anville 所繪製的,所謂「德國繪制的第一幅精確的中國地圖」,啊,係講緊「德意志地區」的公司所印刷的.....《完》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