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0月 22, 2014

東江水真相──政府傳媒聯手賣港

香港的政治敗壞由上至下,其中一主原因,就是新聞自由的喪失,導致監察政府的第四權敗壞開始,先留意一下歷年的東江水水價,由1998年至2008年,11年期間東江水的價錢,由22.31億,升至24.948億,價格只升了不足十分之一,即 2億左右,期間中國大陸的經濟一日千里,甚至有能力舉辦北京奧運,可是11年的所謂「成本上漲」,結果水價升了多少呢?就是不足10%。

如果大家不是那麼善忘的話,當記得香港傳媒急劇走下坡,正是2004年名嘴開始一個又一個封咪,報紙、電台、電視台逐一染紅以至「和諧」滅聲開始;當中共控制了傳媒之後,無論是政府浪費金錢,或違反香港人利益,不但不去監察批評,反過來幫政府 spin 是香港人欠了中國恩情,就是最大的改變。

由1989年至2006年,留意立法會文件當可發現,有很多有關東江水浪費的討論,問題圍繞的,就是 1. 香港買了太多食水 2. 太多水倒落大海浪費食水 3. 買太多水浪費了金錢三個問題;主流討論由90年代的重點──浪費金錢,為了買多買少幾千萬立方米的討論,去到2004年後則改為「環保」──倒水落海浪費食水。然而真正的問題只得一個,就是廣東省政府的國企,一再拒絕香港減少買水量的要求,甚至在2009年兩廣水荒時,都拒絕香港減少供水的要求,為甚麼呢?就是為了錢--因此,寧可香港人買水倒落大海,也不願減少供應量,也不願把水提供給中國大陸自己的人民。

傳媒的報導重點由浪費公帑改為浪費食水,有人認為這是環保意識的進步,真的嗎?再多次報導倒水落海,要求特區政府改善之後,2006年尾政府簽了所謂新的「彈性取水安排」,由2008年起開始生效,甚麼叫做「彈性取水」呢?說起來堂而皇之──根據香港的實際需要,再去決定供水的額,因此從此食水就不會再倒落海了!真的很環保!這個美好童話的故事,更得到當時已經淪落的傳媒一再報導,視為特區政府難得一見的「德政」,東江得救了!香港人慳錢了!請香港人向偉大的中國政府對香港無微不至的關懷「感恩」吧。

真相是殘酷的,以往「倒水落海」,看似「折墮」,卻對賣水一方做成約束──始終香港不斷倒水落海,而中國自己缺水的話,就實在太難看,也會令中國大陸的人民抱怨;然而實行所謂「彈性取水」之後,香港用不完的食水就留在大陸,自此就失去了和廣東省國企討價還價的唯一議價能力--用倒水落海來揭露中國強迫香港買多餘水;結果就是,由2008年起東江水水費以不斷創下歷史紀錄,由2008年的24.948億,到2017年升至47.7829億,只是10年,價格升了接近100%;香港人簽了不平等條約,比起中國其他城市以幾倍的價錢買水,被當作是傻仔,卻反過來要你多謝「中國」的「恩情」──中國政府,有當過你是「自己人」嗎?

然而香港人成為「傻仔」之後,本地的傳媒有沒有揭穿這個騙局呢?沒有,從來沒有報導揭露這個「彈性取水」安排,是令香港失去議價能力的元兇;由2009年起,大量傳媒配合愛國洗腦工程,如明報不斷報導香港人浪費食水,叫香港「飲水思源」等等;傳媒成為了中國政府以至特區政府的宣傳工具,如2010年蘋果日報也為水務署造勢,配合官方新聞稿的口吻,說香港水費太低,造成「食水浪費」;多份愛國報紙以至專欄發動攻勢,說全因為水費太平,令香港人大量浪費食水云云──事實上,由於東江水協議,強迫香港人買遠多過自身需要的水,錢已經花了,濫用或許浪費,但不用則更是白浪費,那麼何來浪費食水的說法呢?不用,請問珍惜來做甚麼?再退一萬步,留在大陸的江水,最終不是也流入大海嗎?

明明香港人購買了遠超自身需要的食水,可是特區政府卻仍然要浪費更多的錢,如在這兩年不斷宣傳叫香港人「慳水」,甚至代買「慳水器」云云;結果東江水價每一年都大幅上升,遠比起之前十年大幅上升,可是沒有一個傳媒敢把矛頭直接貪得無厭的廣東省國企,也沒有一份報導敢踢爆香港特區政府喪權辱港。明明是商業合約商業糾紛,卻不斷要宣傳是中國對香港的「恩情」;當你質疑為何一國之下收費不用,歧視香港與香港人,為何「恩情」要年年加天價的時候,傳媒又配合政府報導這是「商業合約」;龍門搬來搬去,真相就是香港人是傻仔,幫香港人監察政府的傳媒,也當市民係傻仔。

而昨日公佈的所謂最新三年供水協議,更係語言偽術的極致──說為了應付「百年一遇」的乾旱,所以香港人繼續要買遠多過香港需要的食水,現在不叫「彈性取水」了,改稱為「統包總額」──包水,真係唔要?

真相是,中國大陸每年都發生天災人禍,而每令香港特區政府都撥款代香港人「強迫捐錢」,有人說,這是作為「中國人」的「責任」或「義務」;那麼反過來,如果香港發生天災,為何香港人不是向中國政府求援,而卻要自己先行預訂「百年一遇」的食水,難道要買足一百年「百年一遇」的水量嗎?難道香港遇上災害,中國政府會「見死不救」?因此香港必須預先「未雨籌謀」?先搞搞「港獨」呢?太奇怪了吧?

如果中國大陸不會在香港遇上「百年一遇」的大災難幫忙,那麼反過來,為何香港政府卻每年都要為中國大陸不斷發生的「幾年一遇」災難埋單呢?不是說中國政府很強大,錢多到可以買起西方國家,以至不斷派錢來香港反佔中嗎?為何香港仍然有如此多的民族主義毒上腦,繼續被中共以至傳媒的雙重標準搬龍門所呃完又呃呢?

東江水伸延閱讀:
東江水大騙案
林忌評論:中國維穩機制由寧波PX到東江水污染
特區政府浪費食水的無恥謊言
明報又抽香港人水
回應黎廣德: 香港求人不如求己
施政報告終於講海水化淡
遍地假新聞的中文傳媒

香港購買東江水的水價
1998:22.31億
……….
2003:24.988億
2004:25.297億
2005:25.297億
2006:24.948億
2007:24.948億
2008:24.948億
2009:29.59億
2010:31.46億
2011:33.44億
2012:35.387億
2013:37.433億
2014:39.6億
2015:42.2,279億
2016:44. 9152億
2017:47.7829億

星期二, 10月 21, 2014

【林忌評論】佔領香港──由衝擊到談判

[收聽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原文及錄音]

二十幾日的打打停停,令香港的佔領運動「遮打革命」,由短期步入長期佔領,由928開始,佔領運動經歷了三個危險時刻,分別是9月28日的催淚彈清場,10月3日的黑勢力攻擊示威者,以至上星期一連串警方清場與市民反佔領的運動,以10月15日凌晨於中環龍和道的大混戰,最具代表性。

10月14日警方趁各區示威者比較少,在金鐘以至銅鑼灣不斷清場,由當晚起一些自發的示威者,就以游擊戰的方式,開始測試警方的應變能力;10月15日凌晨,一批示威者出奇不意衝破中環龍和道的防線,迫令警方撤退;由於龍和道關乎一堆官員以至特首上班的必經之路,警察於凌晨派防暴警察清場,是夜警方出動了全新的「反佔中特遣隊」,一改以往先舉旗警告的方式,而是即時以無差別方式向前推進;警員以前所未見的武力去對待示威者,其中七位警察,竟把一名示威者拖到去暗角,對其施以四分鐘拳打腳踢的暴力私刑,卻不知事件竟被無綫電視的記者全程拍下,於是證據確鑿警方濫用暴力,令本已放緩的運動,民意一夜逆轉,市民再次大量上街。

10月17日警方趁清晨示威者最少時,先假意說只會清理一些不必要的路障,最後卻變成幾乎全面驅散旺角的示威者,於是當晚過萬名市民再次包括旺角,重奪主要的道路,幾乎全面收復被警方佔領的區域,對民主派來說,這件事標誌著「撤退」已幾乎成為不可能的選擇,因為自發的市民冒著幾十年來最濫用暴力的警察,面對警員以警棍把市民打到頭破血流,也不願撤退,令梁振英打算在所謂中共四中全會開會之前清場的企圖,完全落空。

然而上述衝突的背景,卻非常詭異地,在特區政府宣佈要和香港的學生組織學聯「恢復談判」同時舉行;特首梁振英與副手──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之間的矛盾,已從幕後鬥到去前台;佔領運動至今,當學生說要和林鄭會面,政府就多次發動一連串的攻勢去挑釁學生。而今次亦如是,政府安排了五名官員對五名學生的會談,而主持人是香港各大學的校長,卻偏偏找到了知名「梁粉」嶺南大學的鄭國漢,同時政府的五人小組,卻出現不合乎身份的「特首辦主任」邱騰華,顯示梁振英雖然不參加談判,卻不斷要安排一些近身親信去監視自己的副手;這些事情再印證,之前梁振英有心破壞林鄭談判的傳聞,甚至在會面前一日迫林鄭中止談判的傳言,令特區政府兩位最高級別的官員之間的權鬥的傳聞,變得愈來愈可信。

由928有人衝擊政府總部失敗,到1018晚衝擊旺角十字路口失敗,佔領運動應吸取的教訓,即示威者面對警察時,如無法達到絕對的數量優勢,面對全副武裝防暴裝備的警察,是無法成功衝擊。

10月17日香港市民在旺角擊退警察,以及9月28日金鐘霸佔道路的突圍,都是靠絕對數量優勢的示威者,從四方八面反包圍警方的防線,然後從防守最弱的地方,反滲入警方的陣線內,令警方撤退;示威者只有靠數量優勢,加上出奇不意才可成功,不是靠預先警告的正面衝擊。正面衝擊只會為警員濫權與暴力,製造藉口,甚至被有心人挑撥,而引發更嚴重的暴力衝突,會予以想令事件惡化的梁振英藉口,要求中共介入 ,這點應要警惕。

星期一, 10月 20, 2014

事實:衛奕信撐學生

林忌原文:梁粉「港人講地」老屈前港督衛奕信撐警察

港人講地回應話「譴責及深表遺憾」,仲話『聲稱《港人講地》「屈」衛奕信,基本上是完全失實及毫無道理,且亦是近乎誣衊的指控。』

真的嗎?請回應

1. 為何港人講地兩次講衛奕信的發言時,兩次都故此不翻譯讚揚香港示威者特別是學生的段落?衛奕信的發言以讚學生為主,去到最後一句才說「部分功勞也應歸於警隊」(括號來是港人講地第二次自行翻譯的內容),為何隻字不提衛奕信讚學生?

2. 港人講地首次發圖內容『香港警方處理「佔中」的措施是適當的,並對警方維護香港法治表示讚揚』--請問上述段落從何而來?衛奕信根本沒有說上述言論,請問這不是屈,是甚麼?

3. 連港人講地自己的第二次翻譯,都只能譯出「部分功勞也應歸於警隊」,為何只得「部份功勞」,那麼主要功勞呢?主要是讚示威者,讚學生,還是讚警隊?港人講地第二次發文列出英文原文,已明知是讚示威者為主,卻故意不翻譯此段落,這就擺明不是犯錯,而是故意的了!

4. 作為「資深梁粉」專頁,你冇聽到梁振英今日話有人勾結外國勢力的嗎?做乜一個英國上議員讚你,都要大大聲造圖勾結外國勢力?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原來梁粉都好鍾意英國人讚,就同梁家一大家細去英國留學以至買樓交英國稅一樣,真係誠實啦!

事實:衛奕信撐學生

前港督衛奕信翻譯原文:從遠距離觀察,目前香港已進行了超過兩星期的大型示威,這是非常困難不被數以千計香港的年輕人,為他們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 動。這是非常困難,不被他們整體和平的示威,特別是示威初期的時候;這是極之難以想像,在全世界能夠找出一個偉大的城市,能夠擁舉行這種規模的集會,而只係發生如此少的一些嚴重事件--除了一些其他上議員如 Thomas 所指出的例外,而在那些例外之中,警察做了一些事,而這些事部份也同時應歸功於警察。

Looking from a distance at those massive demonstrations which have been going on now in Hong Kong for well over two weeks, it is hard not to be impressed by the enthusiasm of thousands of young people and their commitment to their own political future. It is hard too not to be impressed by the generally peaceful way in which the demonstrations have been carried out, particularly in their early days. It is hard to think of a great city in the world where this sort of demonstrating can go on for so long with so few serious incidents. Apart from the incidents referred to by the noble Lord, Lord Thomas of Gresford, where the police did certain things, some of the credit for this goes to the Hong Kong police as well.

星期日, 10月 19, 2014

梁粉「港人講地」老屈前港督衛奕信撐警察

無知就是香港人的最大敵人,根據星島日報報導,由前行政會議成員張震遠及梁振英競選辦顧問鄧爾邦成立的「齊心基金有限公司」管理的「挺梁輿論陣地挺梁輿論陣地」,被外界形容為「梁粉文宣部」──港人講地網站及面書專頁,竟勾結外國勢力,借英國上議院議員 Lord Wilson,即前港督衛奕信的發言,造大圖宣傳說「前港督衛奕信開腔 撐港警察」。

然而事實的真相是,前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在接連讚示威者之後,他補充了一句,說也認同其他上議員如 Thomas所指出的例外事件之中,部份也應歸功於警察──謹此而已,由頭落尾,衛奕信根本沒有發言「撐警察」,梁振英宣傳機機器「港人講地」不但是「表錯情」,更是接連犯了低級錯誤,有如馮煒光、鍾樹根以至陳淨心轉發假相,實在可恥亦可悲。

錯誤的源頭,是南華早報寫了一篇極度誤導的報導──報導內文把幾位上議員的說話斷章取義,東取了一句西取了一句,把和香港完全無關的 Lord William Wallace 認同香港司法制度 (Rule of Law) 得以保持,結尾一句:警察在最近示威中的表現主要是稱職的 (policing of the recent demonstrations has been largely proportionate)。

然而「港人講地」卻把這句無限放大為「撐警察」,更張冠李戴,把說話由 Lord Wallace說成是前港督衛奕信,這不是故意擺明老作,就是低級到不得了的低級錯誤。

然而南華早報的報導亦是同樣錯誤的──衛奕信主要是讚揚香港的示威者,南早的報導卻隻字不提,竟介紹完衛奕信以前的公職之後,就只說一句:agreed that recent policing had been proportionate, and gave credit to officers. 根據英國上議院的紀錄,衛奕信的原文提到的是Lord Thomas of Gresford 所說的例外,這些事部份也同時應歸功於警察。根本就沒有「recent policing had been proportionate」這句,衛奕信更沒有說過「最近警察執行職務是稱職的」。

至於 Lord Thomas of Gresford 究竟說了些甚麼呢?他提到了八九六四時的示威,提到自己參加了當時在香港銅鑼灣及跑馬地的六四示威,提到警察在928使用了胡椒噴霧以及催淚彈,但最終防暴警察撤退──他在讚揚警察在之後兩星期撤退後的克制,而不是撐防暴警打人;他提到了旺角的黑社會有可能,也有可能不是由政府鼓勵出來,再提到從以往香港刑事法庭的紀錄推斷,暴力事件必然發生;再提到了七個香港警察對曾健超的拳打腳踢,他所讚揚的是警察把打人的七個警停職,讚揚香港法院能夠處理禁制令以及對警察打人的申訴,讚揚國際特赦組織以及香港大律師公會抗議,顯示香港的法治得以維持及強化,證明香港仍然有言論自由,因為這些事件都有傳媒報導。

所以衛奕信所「歸功」香港警察的,是香港警察撤出防暴警的克制,是香港警察對七名打人警察停職,而不是南華早報所寫的「警察執行職務是稱職」,更不是梁粉「港人講地」所說的「撐港警察」;這些反佔中、撐警支持者口口聲聲反對外國勢力干預,反對外國人「說三道四」,卻其實最愛被「外國勢力」讚揚──即使由頭落尾人地都係撐緊示威者,而非警察。

然後南華早報又斷章取義,說衛奕信撐中國冇違反聯合聲明 (Wilson, who served as governor from 1987 to 1992, said he had "no valid evidence" that the mainland had breached the Joint Declaration.) 這又是另一種「語言偽術」──衛奕信指出目前未有「確實證據」中國違反聯合聲明,但他卻立即指出,目前香港主要的問題不是聯合聲明,而是基本法,而對此南早隻字不提。

由上次港共傳媒開足洗腦機器,宣傳一份從來冇簽過,子虛烏有的「中英聯合聲明成果文件」,到今日抹黑衛奕信撐警,甚至連所謂公信大報南華早報,也篩選了一切撐示威者,撐香港人的段落,斷章取義報導衛奕信對中國有利的言論,當顯示香港的傳統傳媒已完全被收編,而網絡傳媒的洗腦則愈來愈明目張膽;香港人必須打醒十二分精神,求證原文去分辨報導的真偽,而非人云亦云,相信這些不再可靠的所謂「權威」,甚至擺明幫政府洗腦的宣傳機器。

「港人講地」於18日下午5時半發佈一則所謂「焦點新聞」,題目為『衛奕信:港警處理「佔中」措施適當』,內文則為『據傳媒報道,據報道,前港督、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中英聯合聯絡小組首任英方首席代表衛奕信日前在英國上議院關於香港問題的辯論中表示,香港警方處 理「佔中」的措施是適當的,並對警方維護香港法治表示讚揚。他同時認為,沒有明顯證據證明中國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

前港督衛奕信翻譯原文:從遠距離觀察,目前香港已進行了超過兩星期的大型示威,這是非常困難不被數以千計香港的年輕人,為他們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 動。這是非常困難,不被他們整體和平的示威,特別是示威初期的時候;這是極之難以想像,在全世界能夠找出一個偉大的城市,能夠擁舉行這種規模的集會,而只係發生如此少的一些嚴重事件--除了一些其他上議員如 Thomas 所指出的例外,而在那些例外之中,警察做了一些事,而這些事部份也同時應歸功於警察。

Looking from a distance at those massive demonstrations which have been going on now in Hong Kong for well over two weeks, it is hard not to be impressed by the enthusiasm of thousands of young people and their commitment to their own political future. It is hard too not to be impressed by the generally peaceful way in which the demonstrations have been carried out, particularly in their early days. It is hard to think of a great city in the world where this sort of demonstrating can go on for so long with so few serious incidents. Apart from the incidents referred to by the noble Lord, Lord Thomas of Gresford, where the police did certain things, some of the credit for this goes to the Hong Kong police as well.

英國上議院紀錄原文: http://www.publications.parliament.uk/pa/ld201415/ldhansrd/text/141016-0002.htm#14101679000328

星期二, 10月 14, 2014

左膠歸於想像

林忌Facebook將會不斷更新學運消息

雖然今日太多人濫用左膠,但當真正的左膠出沒,必須立即指出以正視聽,也作為一個切實的榜樣,告訴大家真正的「左膠」是怎麼一回事,而不是捕風捉影,亂叫人「左膠」。

一位叫做「貝加爾」的人兄投稿蘋果論壇,寫了篇稱作「權力歸於想像」的奇文,又把香港目前支持反佔中的人士的責任,全歸於英國政府,把「獅子山精神」無限放大,然後把一切責任全部推給「新自由主義史觀及殖民心理」。一筆勾銷彭定康的政改,把功能組別的責任也只推給英國人,甚至連中國人最拿手,今日中國由上至下比香港嚴重十三億倍的官商勾結問題,也說成是「英國殖民主義的殘餘」,以此推論,英國一定是「官商勾結」的鼻祖,而香港的官商勾結不是因為中國影響而強化,而是香港「反攻大陸」,把「官商勾結」傳授給中國政府以至十三億的中國人。

這篇奇文,把所有問題全推給了英國人;可是事實是甚麼呢?去參加反佔中的是甚麼人?連一些左翼也不得不承認,這些人不是有濃烈的鄉音,甚至就是說著兩廣以外的土話,根本就是來自中國的「遊客」;至於傳統的土共社團,以至在網上不斷傳閱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那些土共政黨支持者,不是受「新自由主義」洗腦,也不是甚麼「殖民心理」,而係受中國民族主義洗腦,受中國共產黨獨裁統治斯德哥爾摩症的中國人──關英國人甚麼事?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這班「反佔中」的,不但認同六七暴動,當年仲隨時參加過鬥委會,掟過土製菠蘿,參加過紅衛兵,這篇左膠膠文,由始至終把香港所有親共親政府的人,怪罪於「英殖」,卻由始至終一句沒有批判過,是中共政權洗腦,是中共的民族主義,因此這些人不斷說你「勾結外國勢力」--包括大中國大中華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

不顧現實,全力幻想,把左翼理論不斷胡亂套用,全文歸於想像,這就是左膠──「徹底實行人心解殖,為港人的想像充權。」一見到類似的垃圾段落,你當知道自己又白白浪費了人生,更要浪費時間去阻止左膠散播膠毒,實在令人真氣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3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