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7月 07, 2012

駁「新林公公」林煥光說「平反六四」無聊論

根據報導梁振英有關事宜最權威的明報報導《指大眾有公論 林煥光:叫平反六四無聊》,歡迎大家先閱讀,再讀林忌的評論

『【明報專訊】梁班子紛紛迴避平反六四的訴求,行會召集人林煥光更指歷史最終裁決是人民,而非統治者平反與否,「所以我其實有時覺得叫平反六四是無聊,當大眾對事件有公論,這公論不會錯到哪裏」。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批評林煥光這說法等同放統治者一馬,沒有追究屠城責任。

李卓人批評放統治者一馬

林煥光昨在數碼廣播節目《風波裡的茶杯》中回應平反六四的問題,他稱自己在1989年曾經為六四事件上街,但自己是修讀歷史的,認為歷史最終的裁決是人民,而不是由統治者平反與否。他又認為,有時覺得叫平反六四是無聊,因事件應由大眾作公論。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批評,平反六四的訴求,不是要統治者恩賜平反,而是要中央政府承認錯誤,追究屠城責任。他指若林煥光認為不用追究屠城責任,只是由大眾市民心中去平反,那等於放了統治者一馬,任其繼續專制政權。他批評新班子以歪理迴避平反六四。』

亂評侮辱六四,已經係不可忍受的行為;咩話?講呢番說話的係咩人?就係身兼行政會議召集人的「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

請問「平反六四」有幾無聊呢?林煥光先生,請問閣下在出任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政會議召集人」以及「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之時,可有留意到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中有無數六四的義士仍然被監禁?例如早前才被「釋放」的李旺陽,就係中共官方謀殺致死的!請問平反六四對這些人的生命來說,是否無聊?請問平反六四對這些人的家屬來說,是否無聊?

不說義士,單是「天安門母親」及其相關的六四死難者組織,有幾多人受到中共官方的監視?有幾多人受到官方的正式與非正式的歧視對待?有幾多相關人士在中國得不到公正審訊之餘,連生活都得不到平等的機會去工
作,去讀書,以至保持最基本的個人權利的生活?

很多聽「新林公公」前半段「我 1989 年都有去六四」的朋友,一再被這種梁政府典型的「政治偽術」呃左,以半截合理,半截歪理的偽邏輯,呃完一次又一次;歷史裁決係人民,但我地高叫「平反六四」的人民,只係要「歷史裁決」嗎?請問邊位去六四晚會的人兄,只係要「歷史裁決」嗎?原來我們不追求「法理裁決」的嗎?難道中共對六四死難者的迫害停止了嗎?難道中共停止了迫害六四的民運人士了嗎?不是說好的「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六四民運,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以及建設民主中國/中華」嗎?

單單提「歷史裁決」係無聊,就等如話追究梁振英僭建係無聊,「人地都已經拆左」更不如...

乜中共停止對六四相關人士的迫害了嗎?李旺陽咩事死呀?

林煥光邏輯:
叫帶頭歧視黑奴的美國政府去為黑奴平反,無聊,因為歷史自有公論
叫通過排華法案的加拿大同美國政府去為華人平反,無聊,因為歷史自有公論
叫歧視澳洲原居民的白澳政府為歧視有色人種平反,無聊,因為歷史自有公論
同理,叫日本人為南京大屠殺道歉,都好無聊,因為歷史自有公論


『對於「六四」,林煥光說:「89年我自己都有上街,我係讀歷史嘅人,好清晰講,歷史最終裁決嘅係人民,而不在統治者去平反。其實反而覺得叫平反六四好無聊,因為大家對呢件事嘅看法有公論時,呢個公論就唔錯得去邊。』

係時間用林公公邏輯講一句:「對於南京大屠殺,1937 年 12 月 13 號我都有上街,我都有同中國人把酒言歡,我係在日本讀歷史的嘅人,好清晰講,歷史最終裁決嘅係人民,而不在統治者去道歉。其實反而覺得叫日本政府道歉好無聊,因為大家對呢件事嘅看法有公論時,呢個公論就唔錯得去邊。」

請問這樣完全無視大陸平等機會的「平機會主席」,是甚麼狗屎垃圾?請問這位一而再,再而三為撐大陸政權,撐大陸官方雙非政策,對外傭案先視而不見後說不涉歧視,對萬寧奶粉歧視港人視而不見的林煥光,仲要無聊多幾多次,才可以令香港一班泛民夢醒?

五年前曾蔭權提拔邱騰華,一眾泛民的傻佬因為邱「扮有得傾」,就覺得邱騰華不錯--直至「慳電膽」以至一眾大隻講的假環保政策,才令泛民夢醒--哎!如今成為了梁政府的「特首辦主任」;年頭幾多泛民死撐林煥光?包括 2012 年 2 月 6 日由盧峯所寫的蘋果社論,都死撐林煥光,仲鬧我地罵林煥光,係「我們認為這些獨斷、非理性的指罵是無理又荒謬的,令人既痛心又憤怒。」,卻對林煥光年多兩年來,一而再,再而三親政府親共的賣港言論視而不見,終於成功爭取一個比以往無恥官員更無恥的林煥光上台,做行政會議召集人!這些弱智的政治閱讀力,實在令人嘆息再三,無奈苦笑...



星期二, 7月 03, 2012

林忌評論:香港的新聞自由之死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無論是身在香港、大陸或海外,應感受到香港傳媒和以前大不相同了;事實就是香港已經全面大陸化,新聞自由面臨全面的喪失;從六月廿九日至七月二日之間,四天的新聞報導,當可感受到這股“北風”的全面控制。

六月廿九日晚上颱風襲港,市民緊急離開工作回家,黃金時段的六點半新聞頭條,居然不是討論緊急的風暴消息,而是胡錦濤閱兵的“花絮”,一播就是十幾分鐘,市民對此劣評如潮,Facebook 出現大量投訴---“我們是要看風暴消息,不是看大陸領導人來做騷”、“很難聽的女兵尖叫,難道我們在朝鮮看金正恩了嗎?”、“這場面不是和希特拉在 1938 年進入維也納時的閱兵一模一樣嗎?”特區政府不是說著重民生經濟,多過政治嗎?為何關乎經濟民生的風暴吹襲,特區政府卻仍然在大搞特搞胡錦濤閱兵呢?為何電視台寧可播這些既不受歡迎,也缺人欣賞的節目,卻連緊急的天氣報導都要擱置一邊呢?

當晚另一單熱門的頭條新聞---兩個香港青年前往大陸祭李旺陽,卻被公安帶走、赤裸搜身辱罵云云,六月三十日見諸少數報章頭條,其他報章則寧可繼續報胡錦濤閱兵,也不願多提一切“不和諧”的事情;三十號當日,香港各區爆發嚴重的警民衝突,幾百幾千個示威者在會展被胡椒噴霧亂噴;另一方面,蘋果日報的記者在向胡錦濤查問六四問題時,竟有如身在大陸一樣,被香港警察帶走,理由是“提問太大聲”(當時提非敏感問題的其他記者,則大聲也沒有問題);同時支聯會的六四號不斷被警方無理阻截,包括派三數架警車截停,理由是車上有人沒有佩戴安全帶等等;在阻截十數次之後,竟然在路邊突然衝出一架殘舊私家車,無理地攔腰撞上,這種以往見諸於港產片的劇情,如今竟然發生在現實!市民集體震怒,大家都在想,七一的頭條應該不至於太離譜了吧?然而事實卻只是另一盤冷水。

七月一日,多了報紙頭條關注警方無理打壓記者,其他則仍然在粉飾太平;去到報導七一遊行的數字之時,警方以及一些所謂學者,就繼續玩弄數字,透過傳媒去“減少”示威人數;明明七一遊行人數是九年來的第三多,民陣數字為四十萬,由天后塞到中環短短幾公里路程,走到“回歸煙花”完成都未走完,幾十萬人必然少不了,賺得“特區公安”之名的香港警察,居然指七一遊行高峰期,只得六萬三千人,可是無恥行徑卻因為煙花,而被看破手腳---長期警方都說這些甚麼回歸煙花、國慶煙花,在維港兩岸有四五十萬人觀賞,這次警方卻被迫透露了這個數字有多可笑---九龍區有二十七萬人,而港島區卻只有兩萬六千人,比數超過十比一,難道港島海邊全部沒有人了嗎?事實呢?就是港島看煙花的人數,因為七一遊行走完,部份遊行人示被迫同時看煙花,人數必然比往年為多,可是警方為了“壓縮”七一遊行的人數,寧可把港島說成只有兩萬六千人,然後不理物理學的限制,在九龍海邊作大幾十倍,塞入了二十七萬人。明明昨晚港島銅鑼灣、灣仔、中環、上環、西環都塞滿了人,幾區街道的面積明明是尖沙嘴海邊的好幾倍,香港警察偏可以毫無顧忌地作數,視顛倒是非黑白如無物;而相關學者卻從不挑戰這些數字,傳媒記者不能亦不敢挑戰這些數字,這樣荒謬的香港,不知全世界的香港人,對此有何感想?

淪陷十五年,香港一年不比一年,如今的特首更是視說謊如無物,在僭建問題上騙完一次又一次的“大話精”梁振英,配以一再說不會加入新政府卻加入新政府的羅范椒芬,由一班政治騙子去推銷政策,港人未來五年,只有自求多福。但願那些曾經為梁所騙的香港市民早日醒覺,一齊推翻這個中共殖民暴政,香港人,再沒有退路。(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週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