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6月 24, 2012

三層樓變四層都係疏忽喎

大新聞呀!大新聞呀!終於證實香港特區原來係由一班弱智人士領導啦!點解?因為我地偉大的市建局主席張震遠宣佈,梁振英大宅僭建涉疏忽不涉及誠信喎!

住左一間屋十年,連應該係四層樓定三層樓都分唔清,明明買果時係三層,住入去原來有四層,梁振英都真誠相信冇問題,唔係僭建喎...

你信唔信呀?究竟係我地弱智,定係佢地當我地係弱智呀?

一定係集體撞鬼呀!兩個律師加一個建築師,再加上業主梁振英係測量師,太太係律師,連三層樓變四層樓都話唔知,都可以住十年,都可以對外聲稱話搵「專人驗過非僭建」,你信唔信呀?

梁振英自己對外講,話游泳池入左則佢又知喎,但原來上面份樓契的 Floor Plan,三層樓突然多出一層樓,你會唔知?你信唔信呀?

我地偉大的「香港電台」,仲可以明知有人講大話,都照樣幫人出「宣傳稿」,咩叫做新聞?下次梁振英話自己原來係外星人,或者係女人,或者話原來佢係胡錦濤或唐英年扮的,你地係唔係幫佢照出新聞稿呀?記者冇自己的判斷o架?

特區官台好威風呀!未查先判「不涉及誠信」,連證據都唔使提出就可以話「不涉及誠信」,總之梁振英就「不涉及誠信」啦!一年前話已經搵左兩個律師一個建築師去確認冇僭建,一年後就冇哂影唔知邊個檢查過喎,前言不對後語咁都不涉及誠信涉及乜野?

曾蔭權前言不對後語點解又唔係「不涉及誠信」呀?
唐英年前言不對後語點解又唔係「不涉及誠信」呀?
不如許仕仁又唔係「不涉及誠信」呀?

共產黨員大哂呀而家?

星期六, 6月 23, 2012

GP Surveyor 唔識睇僭建?你冇野嘛?

梁振英係 GP Surveyor,咩叫 GP Surveyor?全名係 General Practice Surveyor!只係中文譯得衰,咩「產業測量師」,用英文解,即係「一般執業測量師」--意思即係好似「普通科」醫生(General Practitioner),所有一般基本野一定要識咁解...

成班傳媒冇人隊呢點,冇野呀?普通科醫生話自己唔識睇感冒,話要搵耳鼻喉先識得唔得?你班記者聽到會唔會冇反應?

引述一位在我度留言的 GP Surveyor 的說話:

「作為一個GP surveyor, 首先我要說的是, 所謂GP 其實是指 General Practice, 你亦可以想像為一種對各類型測量師的知識都需要知道的一種測量師。」

「我想說,如果這是事實的話,那各測量師學會可能需要重新制定考取GP專業資格牌照的時候考官所發問的問題指引了...事關違規建築物可是常常有被問到的事情.... 」

「再者, 估價的時候難道不需要考慮到違規建築物嗎? site inspection時不可能看到違規建築常看不到吧? valuation report 中也需要標明有考慮到違規建築物吧...? 如果說梁振英覺得GP surveyor 不需要具備違規建築物的知識, 那簡直是對這個行業的一大諷刺。」

一年前大大聲話係建築師嚴迅奇設計,絕無僭建,又話游泳池已入則,今日就扮哂乜都唔知,又自稱非「一手業主」?一年前你識睇泳池入左則,今日就唔知咩叫入則?你選擇性失智定選擇性失明呀?

嚴迅奇僭建畀你呀?

* 嚴迅奇建築師乃西九文化區第2階段概念規劃其中之參與公司許李嚴建築師事務有限公司執行董事

同西九門有咩關係就未知啦...

星期五, 6月 22, 2012

「唐太」起地牢

一早都話地牢係「唐太」起o架啦!你班友又唔信喎!











二次創作 Cuson Lo 的著名僭建圖-- So What?



星期四, 6月 07, 2012

家庭暴力與國家暴力──從烈士李旺陽討論愛國主義

家庭暴力與國家暴力──從烈士李旺陽討論愛國主義

李旺陽烈士死了…..
「六四期間聲援學生而被監禁22年、導致失明失聰的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日前刑滿獲釋,但今早突然在邵陽市一家醫院內死亡。
總部設在香港的人權民運資訊中心表示,李旺陽的朋友懷疑李旺陽是被折磨至死,再被偽裝成自殺。」
在此之前,香港有線電視 6 月2日播出對李旺陽的專訪。他表示,「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結果李旺陽真的被「砍頭」了
這就是中國共產黨對民主烈士的回應

李旺陽愛國,國家愛你嗎?當然,我們十分尊重李旺陽的付出,也十分敬佩李旺陽的堅持,更憤怒於中國共產黨的滅絕人性。

下一個問題就是,當你明知國家機器繼續落入中國共產黨之手,當你明知黨即國,黨國機器綁在一起之時,你可以做甚麼?

依然堅持「國家」與「黨」應該分開?繼續堅持「愛國不愛黨」?當然可以,但下一個問題,這是「唯一」的選擇嗎?國家究竟有甚麼「專利」,令到你一生都要愛死你這個生出來的國家?難道你相信甚麼「愛國是與生俱來」的狗屁謊言嗎?

列寧說:「國家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暴力機器,是使一切被支配的階級受一個階級控制的機器。」

因此,國家是必須的嗎?作為一個社會秩序的機關──例如政府,這個機構或者是必須;但一個必須的機構,你就必須要去愛嗎?那麼為何你不愛政府?政府才執行國家權利的機關,如果愛國是與生俱來,為何愛政府不是?究竟國家是甚麼?為何你一定要去愛它?

在「民族主義」這個民粹神話誕生之前,國家就等如政府,在十九世紀以前的歐洲,當一個專制的國王殘暴對待異見人士,或者宗教迫害異教者,其被迫害者最常的做法,就是改變自己的國籍──法國的胡革諾教派被迫害,他們移民英國、瑞士、荷蘭、普魯士、以至美洲,他們集體成為異國的國民。在「民族主義」這個怪胎產生之前,從來沒有人走去質疑為何他們不是「推翻法國政府」,或者「為何不愛法國」,而選擇一條「不承認自己是法國人」的道路。

「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痴形式。愛國主義就是讓你確信這個國家比所有其他的國家都要出色,只因為你生在這裡。」——佐治.蕭伯納 (George Bernard Shaw)

對,為甚麼一定要愛國?因為你出生的地方?因為你出生的國家?因為你的種族?
一個濫用國家暴力的政府,就有如一個濫用家庭暴力的家長;家更值得你愛,家更與生俱來,家更是「血脈傳承」真的「血濃於水」,但如果一個家長濫用暴力與權力,苛待、虐待其成員,你會怎樣勸解其受害者?

推翻其家長的暴政?這是一種方式;找外人介入?也是一種方式;離開這個暴力之家,另建一個新的家,這是更常見的方式。

為何家庭暴力──例如父親強姦其女兒,我們可以找「外人介入」,但國家強暴其子民,我們不可以持外國介入呢?

為何家庭暴力──女兒要離家出走,投靠其他家庭或另立家庭,我們會尊重與理解,但國民出走,另投他國或另立一國,我們卻要譴責「不愛國」?你可敢譴責受害子女「不愛家」?

推翻暴力者、濫權者,這是人類文明全體的願望;然而要推翻這些暴政,不代表你要堅持「愛國」、「愛家」,推翻、支援推翻,和「愛不愛家國」,承認不承認你是「家國成員」,絕對沒有必然的關係。

要支援中國的民主運動,要推翻中共的暴政,以「中國人」身份來做,當然是一個選擇,但卻絕對不是唯一選擇!愛國不愛黨,令人值得尊重;但為何不可以選擇連國也不愛?為何一定要愛中國?為何一定要愛這個濫用暴力的家國或國家?

「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避難所」--山繆.莊臣 (Samual Johnson)
「民族主義是嬰兒病」--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不愛國,天不會塌下來;身為華人血統,不代表你一定要愛中國;反對中共暴政,反對中共殺人,不代表你要「身為中國人愛中國」,煽動民族主義,其實就是民粹,隨時成為中共「黨國體制」的工具,請大家緊記。

但願李旺陽安息,如果有來生,但願李旺陽不用再生於充滿國家暴力的國度,來生不作中國人。

星期二, 6月 05, 2012

林忌評論﹕廿三年來的六四創傷

2012-06-04 原文及聲音版本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

每一年的六四,都是牽動人心的時刻;以往六四在華人圈子當中,著重為「愛國民主運動」,以愛中國的民族主義,訴動著千千萬萬中國人的心;然而在此以外,六四的意義卻遠不止於此,1989年是地球自由的黎明,八九民運激起千層浪,最終拉倒了柏林圍牆,解放了東歐的鐵幕,六四的鮮血,解放了千千萬萬的人,可是最悲哀的,莫過於中國人至今仍然活在水深火熱,自由民主在中國,仍然遙遙無期。

八九六四對香港,存在多層的意義;首先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絕大多數的人口都是來自中國,當時多是為了逃離中共的虎口的政治、經濟難民;在八十年代中英談判之初,幾乎沒有香港人願意被中共兼併統治,當時絕大多數的香港人,對「毛主席、無米食」、「毛澤東、褲穿窿」仍心有餘悸,幾乎每一個港人,對國家民族的事,都已經上過一次以上的當,在香港找到新的家,又有誰願意走回頭路?如果有選擇,又有誰願意再上多一次當?人心惶惶的香港,根本沒有共同的意識,也沒有共識的基礎,最貼切的形容,就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空間」。

就在1989年,香港人見到了希望,在一個絕望國度,大家誤以為天國近了!全香港人異常團結,百萬人上街遊行聲援八九民運,演藝界全體動員「民主歌聲獻中華」,每一個人都以為勝利就在望,大家都以為大陸要變天了,君不見所謂「人民子弟兵」,都已經開始動搖了嗎?君不見擋坦克的烈士王維林,能夠令用個人的力量,去制止坦克的前進了嗎?

一夜槍聲,打破了一切的希望;血洗屠城,把看似已經到手的所有,全部輸了回去;中國人民已經很勇敢,可是人肉長城仍然無法克服機關槍與坦克車;中國的知識份子已經很有良知,可是良知在廿三年當中漸漸不敵牛油與麵包。我們距離天堂,曾經只有過一步之遙,看看柏林圍牆如何倒下吧!看看羅馬尼亞的壽西思古如何被槍決吧!可是這一步的距離,卻這麼近,那麼遠,就在看似要跨過之時,人們倒臥在血泊之中,民主、自由、人權的大門,啪的一聲呯然關上;傷心、灑淚、落寞,剩下的,只有無盡的黑夜,無限的沮喪。無恥的中國共產黨,選擇了喪盡天良的血洗屠城,洪洪大火,伴著學生百姓的哀號,漫漫的黑夜降落,從此寂靜無聲。

六四的鮮血,洗滌了香港人的政治意識,點燃了香港人政治醒覺的道路;就是因為了六四,前所未有的香港主體意識才成形,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四大支柱,第一次成為香港人心中良好政治制度下的必要條件。因為六四,香港人才第一次團結起來,要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保護香港的自由;也因為有了六四,零三七一才有了先例可援,令香港人得以團結一起,對抗廿三條的暴政。

這一夜,全人類都應該團結在一起,為建設民主的地球而奮鬥。無論大家心中的香港或者中國,究竟是應該怎麼模樣,六四都是香港人的共同起點,讓我們連結一起,去抵抗暴政與命運的挑戰!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