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3月 29, 2011

最低工資推廣時薪制

香港特區的土壤係一片爛泥,好事種下去會變壞事,壞事種下去會變成惡臭腐爛的垃圾,叫全民瘋狂。

最低工資條例將於五月實施,由草擬到通過,政府同議員一味唱好,可是面臨實際執行,大家都感到無所適從,究竟如何執行呢?

讓我們讀讀香港法例 608 章《最低工資條例》第十條
(1) 如若非有本條例的規定,須就某工資期支付予某僱員的工資,少於他於該工資期的最低工資,則他的僱傭合約,須視為就所有目的而訂明他有權就該工資期獲得額外報酬,款額為從該筆最低工資中,減去若非有本條例的規定本須就該工資期支付的工資後所得之數。

這種中文你看不看得明?看不明可試試英文
"1) If, but for this Ordinance, the wages payable to an employee in respect of any wage period are less than the minimum wage for the employee for that period, the contract of employment of the employee must be taken to provide for all purposes that the employee is entitled to additional remuneration in respect of that period of the amount derived by subtracting from that minimum wage the amount of wages that, but for this Ordinance, is payable in respect of that period."

這段有說等如冇說的廢話,勉強解得通就是說僱主要就目前的「僱傭合約」,補回未達最低工資的人工畀打工仔,看似無關痛癢,但卻是成條法例執行的權力來源,再細看 10(2),你就會感到極度混亂:

(2) 在不局限第(1)款的原則下,該款提述的目的包括—
(c) 根據《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第485章),計算須向公積金計劃作出的任何強制性供款的款額;

條例寫明計算強積金供款,而且是寫明「任何強制性供款」,難道只是計算僱員的 5% 嗎?還是照字面的意思「任何」即包括僱員5%及僱主5%合共10%?

這一條從來不見諸於報導,也不見諸於勞工署提供的《決定最低工資:僱主及僱員參考指引》,如果最低工資包括了僱主供款 5%,這是政策的一大改變;以往雖然老闆計實質人工時,一定計埋強迫金來定 budget,但最少在官方的政策上,政府不斷宣傳僱主供款不屬人工;如今官方的最低工資將會包括僱主供款的話,這時薪 $28 就立即再縮水 5%。

單是這點在法律條文上的含糊不清,已經會造成大量的爭議,甚至帶來法律訴訟,這樣的法例怎樣去執行呢?

更荒謬的一點就是,全條條例都是以時薪 $28 去計算最低工資,可是大部份打工仔不是行時薪制,而是行月薪制;舉例說明,你是一座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委員,究竟貴法團的保安員如何計算最低工資?飯鐘計不計?假期計不計?週休計不計?這些問題全部都沒有寫在法律條文之上,因為條文只寫明是以時薪 $28 計算;僱主要加幾多人工給僱員才合法呢?用今日的月薪條文,如何可以保證沒有問題,如何才可以保證一定沒有訴訟爭拗?特區政府為全港所有僱主出了一道難題,而這條難題的答案就連勞工署都解答唔到。

讀讀勞工署的《決定最低工資:僱主及僱員參考指引》,你就會更加混亂,

例子 15:假設
僱員在某工資期內工作了 24 天,該工資期為30 天,總工作時數為204 小時,月薪為7,500 元。
 在該工資期內,就非工作時數而支付予該僱員的款項包括 4 天休息日薪酬(每天250 元)、1 天法定假日薪酬(250 元) 及1 天年假薪酬(250 元)
 法定最低工資水平:28 元

計算方法
(1)該月的最低工資:5,712 元[204 小時 28 元]
(2)原本須就該月支付予僱員的工資:6,000 元[7,500 元-(4250 元)-250 元-250 元]
由於(2)不少於(1),已符合最低工資

勞工署的例子 15 說明了一點,就是最低工資是以時薪計,工作時數是以「實際工作時數」來計算,而有薪假的休息時數,是不包括在最低工資的計算之內,這計算方式和例子十六等普通的朝九晚五,每日八小時工作(送一小時飯鐘),一星期六天合計廿七日共 216 小時 (27 X 8) 完全一致,即星期日的休假,根本不計算入最低工資的工作時數內。

例子 22:每天工作 11 小時另加 1 小時無薪飯鐘,每月工作 297 小時,因此保安員的收入將要增加到月薪 8316,才可以符合最低工資要求,於是奇怪的現象出現啦,對知識有要求的文職工作,每月人工低過保安員;當然保安員有高要求的,但市面上更多卻是純看更的工作,即搵個阿伯坐係度,有事負責報警而已,經過法例的扭曲市場會怎樣改變呢?是否立了這條法例,所有市面上「無補水 OT 」的工作就會一夜絕跡?當返文職無補水 OT 的人工,低過做保安員,對一眾低知識、低學歷的看更會帶來甚麼衝擊?很多屋苑已經引入高科技,令看更的角色變得可有可無,如果看更的實質人工高過文職,你認為會 1. 大加管理費 2. 炒看更 3. 迫看更轉時薪制,增加飯鐘到兩個鐘呢?

這條法例所有計算都是以時薪為基礎,但現實卻是月薪為多;哪些鐘數計,哪些鐘數不計?你工作速度慢,中間去蛇王,或者遲返工等等,最終自願留低公司工作的時數計唔計?公司以往唔使打卡,以後為了紀錄是否要迫你打卡呢?這些都是煩到嘔的問題;當僱主想計數都計唔掂,佢地最多係搵律師會計師去解決問題;任何律師會計師對以上時薪/月薪計算含糊不清的地方,為了自保--防止教錯人,必定會建議僱主索性把人工改作時薪制--以免被人控告也,這是任何人最自然的反應,誰叫最低工資不是以月薪計算呢?

最荒謬的一點,就是現行法例根本對時薪制沒有任何限制,既沒有規定飯鐘包括在時薪之內,更沒有包括任何假期,正如勞工署所有計算的例子,都把假期不計算在最低工資之內,因此推行這條最低工資法例的結果,就是所有僱主聘用低層員工時,都會傾向改合約,改員工為時薪制,從此所有底層打工仔不是因為失業,就是變成沒有任何假期的時薪制員工,這就是大家力推最低工資的目的嗎?

星期日, 3月 27, 2011

蘋果爛不爛?

蘋果爛不爛? 刊於 2011 年 3 月 27 日明報

【明報專訊】喬布斯(Steve Jobs)——蘋果電腦的創辦人兼行政總裁,是全球無數蘋果產品愛好者的「蘋果教主」,由少年創業的蘋果電腦,八十年代的靠3D動畫如 Toy Story 挽救事業的Pixar,到最後奇蹟重返蘋果,開發iMac、iPod、到一連串iPhone橫掃全球的喬布斯,世人幻想他是一位創意無限點石成金的天才,開創科技史上從來都未有的一頁,亦因此不斷神化美化喬布斯;然而看過這本《締造蘋果神話》(iCon: Steve Jobs),很多人會對 「喬布斯神話」感到幻滅;現實,絕對不完美。

書中所說絕對會嚇壞今日香港的家長﹕喬布斯少年時代第一桶金,是靠賣盜打長途電話的違例品;之後屢次搶奪合伙人成果、欺騙自己創業的伙伴,一連串的食言、謊言,死不認錯,令同居女友懷孕卻拒不結婚,逼其墮胎不果後不認親生女等等,這些「能人所不能」的紀錄,卻不為大眾媒體所報道,即使報道也不會有回響,為什麼呢?就是人們總喜歡造夢,幻想世界是美好的,卻不願相信現實總是殘酷的;近年有左翼青年稱蘋果為血汗工廠,實在是令人失笑——曾不認親生女、視伙計老友都只是工具的喬布斯,會關心遙遠的第三世界工人的生活嗎?

創意與霸權雙管齊下


年輕的喬布斯既不懂編程也不是電子、電腦的工程師,以為單靠天馬行空的創意,就可以改變世界;開始靠老友的技術僥倖成功,卻不懂善待老友,最後內鬥失和;之後卻遇到一連串的失敗後,更於1985年被蘋果電腦董事會掃地出門,全靠「食老本」消沉了十多年,公司更多次面臨破產。

和瓦特改良蒸氣機,愛迪生改良電燈一樣,喬布斯所做的事情,就是改良原有新產品的不良設計,變為大眾接受的流行品,這其實已是一項最非凡的成就;但人們愛造神,於是把他所改良的,說是他創作的;研究喬布斯的人生會發現,創造會成功,其實等如神話;今日蘋果電腦的成功,絕不是單靠創意,而是慎密的商業計算與壟斷式霸權。

喬布斯哲學除了創新之外,就是賺到盡——之前長年蝕錢,研發3D動畫的Pixar面臨破產,全靠和迪士尼 合作打救,結果一成功就翻臉要改合約;發動宮廷政變,把拯救其事業的恩人逼走,才造就其事業的第二春——回歸蘋果。蘋果的商業模式,就是要由上至下賺到盡,硬件、軟件全包,明明蘋果電腦今日已使用和普通PC沒有分別的電腦硬件,卻堅持要用蘋果的系統,就令用家必須以高於市價去購買其硬件,賺取其他個人電腦商絕對不可能的利潤。iTunes 商店審查制度獨裁嚴格,平台永不開放,比起當年引來舉世壟斷為批評的微軟 (Microsoft),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喬布斯的偉大成功,背後的論述就是絕對的馬基維利主義——成功,永不是靠良好意願,也不是靠美好的幻想,而是靠赤裸裸的人性實證。電腦系統開放平台的呼籲,敵不過人類怕麻煩、愛方便的願望,於是最自由的mp3播放器,敵不過連自行抄檔案都不容許的iPod;幾十個廠商合作參與的Android平台,敵不過iPhone統一管理的網上商店。喬布斯的二次成功,就是由其初年靠幻想創新,到開始了解手腕與手段的凌駕作用!

邪惡裏開出茉莉花

馬基維利絕非純粹功利,賺到盡也未必邪惡;喬布斯靠賺到盡改寫了科技電訊史,靠所謂血汗工廠製造iPhone「剝削工人」,可是iPhone的流行卻造成了一人一機的互聯網世界,可以拍攝極權政府迫害示威者,也可以發動中東以至大陸的茉莉花革命。

一千年前英國 人發明「普通法」,本是為國王增加收入的貪污賄賂,最終無心插柳之下,居然造就今日的法治社會;西方的帝國主義,最初為了賣鴉片佔領了香港,卻培育出大量的革命志士,最終解放了千年不變的極權帝國;喬布斯的故事說明了——創新雖然重要,但懂得駕馭創新卻更重要,美麗的理想重要,可是懂得如何去實現理想,才是最重要的課題。

為什麼香港沒有喬布斯?原因很簡單,就是我們的社會根本不明白,成功不是靠創新、創意,而是如何把創新、創意轉化成現實;社會風氣卻常以為敢創新就會成功,只重視即食,卻不重視支持創造的文化、社會環境,結果一切頓成鏡花水月空中樓閣,如流星般一閃即逝。

(文題與標題為編輯所擬)

星期三, 3月 23, 2011

熱烈祝賀特區新科技「反引力」發明!

恭喜特區政府發明「反引力」,令警員同示威者都可以飄浮空中!
唔信,睇下呢張相證明左乜野?李少光話警員係向天發射胡椒噴霧,我地冇理由懷疑香港特區高官可以在立法會講大話嘛係唔係?因此呢張相證明左,其實示威者同警察都係武林高手,個個好似龍珠 D 角色咁飛上天,先至係向天發射嘛係唔係?

一人一相寄去保安局,恭喜佢地發明飄浮新科技!
地址: 香港中區政府合署(中座)六樓
傳真: 25303502
電郵: sbenq@sb.gov.hk

李少光:警方是向天噴胡椒噴霧 非直接噴向示威者

2011-03-23 HKT 16:08
在立法會財委會特別會議上,社民連梁國雄批評,在早前的反預算案遊行中,警員亂噴胡椒噴霧,又要求警方多了解公民抗命。

保安局局長李少光反駁指,這是顛倒是非,當日部分示威者佔據了中環主要道路,引致大塞車,當時已有市民埋怨警方太遲清場,警方噴胡椒噴霧時是向天方向,不是直接噴向示威者。

星期五, 3月 18, 2011

英國救港人迫特區政府埋牆角

英國政府於香港時間三月十七日下午三時發出公告,宣佈為所有英國國民(British Nationals)提供包機,讓佢地可以離開東京,前來香港避難

「The UK government is chartering flights from Tokyo to Hong Kong to supplement commercially available options for those wishing to leave Japan.

For those British nationals and their immediate families directly affected by the tsunami there will be no charge. FCO staff will be available in Hong Kong to help you with onward bookings.

For British nationals and their immediate families who were not directly affected by the tsunami, and who want to make use of this option, there will be a charge of £600 per person, in line with commercial flight options.」

很多人有一個疑問,就是何謂英國國民?其實英國對護照的稱呼一向有嚴格規定,有居英權的,就叫擁有 British Citizenship 的英國公民 (British Citizen);至於無論有冇居英權,則稱呼為英國國民 (British National),亦即包括英國國民(海外)--持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 的 BNO 持有人。

直至十七日上午,香港特區政府一直拒絕對香港人提供包機,即使連建制派議員都集體鬧爆政府,特區政府仍然堅決拒絕把東京列入黑色旅遊警告,結果一到下午,連前殖民主英國政府都看不下去了,決定對所有英國國民提供包機的時候,我地呢個無恥、無良、無能、無承擔、無關心過香港市民的政府,終於繼財政預算急轉彎之後,被迫再次急轉彎,再下午五時十五分的記者會宣佈,呼籲港人離開東京。

「保安局呼籲,身在東京的港人,盡快離開東京,或前往東京的南部。

副局長黎棟國說,考慮到福島核電廠事故非常嚴重,如果事態急速惡化,安排香港居民離開東京的工作,將會相當緊迫,再加上已經有國家,呼籲國民離開,理解到身在東京的港人,深感不安,因此作出有關呼籲。

國泰今晚以及明日會加開兩班航班,接載港人回港,今晚的航班,會在晚上9時50分起飛,由成田機場返港。」

去到晚上十一時四十二分,港台終於出新聞,通知特區政府終於安排了包機啦

「保安局再促請在東京港人離開或轉往日本南部
2011-03-17HKT23:42
鑑於福島核電廠的情況不穩定及東京的交通、電力及其他基建受影響,香港特區政府呼籲身在東京的港人,考慮離開東京或轉往日本南部。

特區政府已安排在明日(3月18日)傍晚加開航班在東京(成田機場)協助港人返港,除現時留守成田機場及羽田機場的支援人員外,特區政府支援隊伍將於新宿京王酒店(東京新宿)設立服務台,向欲乘搭有關加開航班的香港居民,提供機場接駁及其他支援,服務詳情及最新情況會於保安局、入境事務處及香港駐東京經濟及貿易辦事處的網頁內公布,建議需要繼續停留東京的香港居民,向入境處(1868@immd.gov.hk)登記個人的電話號碼、電郵地址及當地地址。」

當各國早兩日已經紛紛呼籲國民離開東京,特區政府卻遲遲堅決唔肯落去東京的黑色旅遊警告;當各國紛紛撤僑,特區政府都堅決唔肯安排包機接港人走;好啦,連前殖民主都出來落你面,持 BNO 去日本有得走,持特區護照去日本冇得走?呢個無恥、無良、無能、無承擔、無關心過香港市民的政府,終於繼泰國時澳門都早過香港有包機之後,再一次顯示特區護照係一個幾咁冇用的旅行證件。

早幾日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方保僑身在東京,據佢 facebook 所講,特區政府經常叫港人聯絡的中國領使館,在地震發生後長期唔聽電話,方保僑多次打去,領使館唔係冇人接聽,就已經超過辦公時間,之後一天的新聞更搞笑,說中國領使館只接到兩宗港人查詢,當然啦,唔接電話未冇人查詢囉,全日本有咁多香港人只得兩宗查詢,佢地已經自我證明其態度;反之同日在東京的黃世澤,卻接到英國領使館兩次主動聯絡,確保佢的安全;這兩種完全不同的待遇反映了甚麼?就是一個國家對自己國民的關心程度。

三十會之流說港人特別多投訴,甚至有人說不應事事靠政府--對的,如果你自認是命賤的中國人,自救的確是你的唯一出路;這些西方的「資本主義」國家比起自稱「社會主義」的中國,在對待國民的態度上,是如何的完全不同;為甚麼很多人都要持外國護照呢?在今日這種關鍵時刻,就顯示了明確分別。

有人說:來生不做中國人--又何必來生?今生就應持外國護照,而不做中國人,君不見這些擦政府鞋的所謂精英,副局長與局長助理等,有誰不是一人一本外國護照呢?他們拿外國護照保護自己,然後就騙籲傻呼呼的你持特區護照,你有上過當嗎?

泛民各黨派,你們有誰願意和香港市民一起,強烈要求李少光拒發東京的黑色旅遊警告負上政府責任,問責下台呢?

星期四, 3月 17, 2011

三十會愛賣港,比冷血更可悲!

香港有一個組織經常擦政府鞋,然後成功爭取進入政府做政治助理,呢個組織叫做「三十會」,一班自認三十歲、中產的所謂專業人士,靠擦同撐政府,成功霸佔香港一些撐政府的垃圾報紙的垃圾評論版面

最新有一位叫做莊綺雯精算師的人士,寫了篇抽日本地震水的賣港文章,文章題目叫做《港人愛投訴 比災民更可悲!》,文首一開始寫了以下呢段:

『日本大地震發生後,在本港電視新聞中看到兩則訪問:一位準備隨旅行團到日本的男士,被問有否考慮取消旅遊,他回答:「沒有,因錢已付,假已請。」記者遂問他會否擔心人身安全,他回答:「不擔心,香港政府會照顧我們的。」記者再追問他照顧我們是甚麼意思,他回答:「政府會包(飛)機來接我們。」』

請問呢位人兄講:「不擔心,香港政府會照顧我們的。」--呢位莊綺雯識唔識中文?點解政府會照顧我們會變成「愛投訴」呢?原來相信政府,都係投訴的一種?請問莊綺雯投訴呢位人士乜野呢?難道係投訴佢太過信政府嗎?

荒謬!既然特區政府唔發旅遊警示,呢位人兄完全相信特區政府的判斷,認為特區政府有事會救佢地,咁佢有咩投訴?投訴的人士是誰?就是這位是非不分,連黑與白都不分的莊綺雯。

自己寫文上報紙投訴香港人,卻反過來指責香港人經常投訴?我真的不知道這位莊綺雯在哪兒讀書?咩話?澳洲?今年聖誕澳洲人只係手提電話收唔到都投訴,三四千人搞 Class Action 控告 Vodafone Hutchison Australia 要求回水,唔知莊綺雯覺唔覺得澳洲人好鍾意投訴?點解莊綺雯要去澳洲讀書,唔返大陸讀書呢?咁唔鍾意外國投訴成風,返大陸囉未冇人投訴囉呵?

香港人慣哂逆來順受,怕事就係香港人的本性,已經經常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莊綺雯仲好意思提六十年代制水?六十年代香港止唔止全香港得五架水車呀?點解去到 2011 年香港會得番五架水車,因此全銅鑼灣跑馬地停水,都只係可以安排三架水車,咁需唔需要準備呀?定係冇水飲應該唔好投訴,等天落雨?

是次日本地震海嘯核危機,西方國家如德、英、法、、奧地利等,當地領使館不但第一時間主動聯絡當地國民,而且仲掌握最新資訊,呼籲國民離開東京;連一向慢三拍的中國政府,都早在香港未出對茨城等地的黑色旅遊警告之前,主動接載國民離開,香港自詡為國際大都會,呢種處事速度是否值得批評?是否值得檢討?點解西方各國都要擔心國民,要求國民離開東京,反而香港特區政府卻堅拒對東京發黑色旅遊警告?點解上年只係一單人質事件,冇餘震,冇海嘯威脅,冇核污染,卻要立即對全個菲律賓作黑色旅遊警告,而唔係只對馬尼拉?

菲律賓人質事件慢三拍在前,香港人的人命,在三十會的這班人面前是甚麼?在大災難至今隨時升級,香港人在日本人數近千的情況之下,三十會居然咁樣抽水?你們是否冷血的?

熱愛投訴與維護個人取權利,是每個發達社會的標誌和象徵,請問三十會諸君,西方哪一個國家不是如此?用六十年代中國人是二等公民的港英殖民地來比較今日的香港,請問你們是否認為香港人是中共的殖民奴?六十年代的中國人在大陸吃樹皮,文革鬥死數以千萬人,這樣的殘害下當然認為港英的統治係千謝萬謝了,難道今日的香港人要以當年的標準,才算是人?究竟三十會諸君當香港人是甚麼?我們要不要三跪九叩再高呼三聲「謝主隆恩」?

災難都要無理地抽港人水,無恥三十會呢班人簡直就係冷血!

星期四, 3月 10, 2011

新移民問題的宏觀視野

林忌今天終於明白一個道理,就是人性真的是很懶惰的,我指的是懶於思考,因此一些覺得是常理的問題,卻只有極少人會去思考,誠實的人最好騙,陰險的人永遠都可以成功,原因就在此。

記得 2005 年的「政改方案」,明明係退步,只要打著一個「進步」的旗號,就可以成功洗腦,令大多數香港市民以為係一個進步方案,由反對變成支持;因此近年政府的施政愈來愈陰險,招招都係糖衣毒藥,用表面係美好的包裝,包藏最惡毒的禍心,偏偏大多數人就係這麼懶,懶到連思考都不做,於是人地點講,佢就點信。

記得九十年代香港經濟的最後榮景期間,由於勞工短缺港英同意商人輸入外勞,當時工會領導多番示威抗議,說影響本地工作就業,不妨重溫一下九十年代的歷史:

『本地工會普遍對引進「外勞」的措施充滿敵意,認為是官商勾結的表現,會拉低本地工人工資、阻撓爭取福利、搶走本地工人「飯碗」、並且阻礙工人轉業﹝例如由製衣業轉去建築業或服務業﹞。事實上,以製造業為例,在八十年代末及九十年代初僱主匯報最高的職位空缺率時,行業已出現了較高的失業率。當本港失業率由1994年的1.9%上升至1995年的3.2%,而1995年後半年更發生多宗新機場工潮事件,更加深了公眾對輸入勞工計劃的不滿。經過多年的抗議後,當時教育統籌科1995年底首次承認「在本地工人過剩的職業類別中,工作性質與許多由『一般輸入勞工計劃』外勞所擔任的工作類似」,保留新機場的特別輸入勞工計劃,但提出取消二萬五千名一般輸入「外勞」,而改為五千名補充勞工,後再將名額減為二千,僱主必須經過一段招聘時間未能聘請本地工人才可申請輸入「外勞」,由勞工顧問委員會監察計劃的運作』

當年香港經濟繁榮增長,但連當時的工會都說,只不過兩萬幾個外勞,已經可以明顯拉高失業率,以及拉低人工,請問 1. 當年工會係唔係講大話 2. 你支唔支持輸入外勞? 3.這些奉行保護政策的工會,例如職工盟,究竟係左派定係右派?

對呀,因為外地來的勞工人生路不熟,而且慣左被大陸的無良制度欺負,根本唔會保護自己的權益;另外因為係「新人」、「外人」,所以願意以低於市價的價錢接工做,會唔會影響本地工人的就業機會呢?你話呢?唔通當年李卓仁講大話?

因為本地工人反對輸入外勞,令呢個計劃最終慢慢消亡,而好多人口中的「奸商」、「官商勾結」的當權者呢,當然知道呢個計劃的缺點啦,所以佢地在九七回歸之時,透過中英談判慢慢增加單程證配額,在 1993 年由每日 75 個加到 105 個,在 1995 更由 105 個加到 150 個,今次佢地唔再叫「外勞」,而係叫做「新移民」,同樣係低技術、低學歷,同樣可以起到壓低人工以及平價勞工,以搶本地工人飯碗的作用,但係打正旗號係香港人,你地冇得反對啦掛?

真係冇,不過佢地連諗都諗唔到,好多原本反對外勞的人唔單止唔反對,仲倒轉槍頭力撐新移民,為甚麼呢?因為一個弱智到無倫的理由,就係附送外勞居留權,令外勞可以永久搬來香港住,永久成為香港人!就同最近先暫停的買樓送居留權般,係一模一樣的邏輯。

同樣的道理,以不同的包裝藉口,加以傳媒不斷報導新移民一些悲慘的個案,成功用人性的弱點--惻隱之心,把這些全力保衛勞工權益的社運界、工會領袖洗腦,以前總數兩萬幾的外勞佢地反對到底,今日每年送四萬幾人來拉低人工,佢地卻感情用事,因為同情這些可憐人,而完全冇去思考過點解呢班人會來到香港。

結果呢?點解香港的人工一直唔上升?點解經濟即使好轉的時候,人工都唔加?佢地從來都唔相信經濟學,當打工仔的供應多過需求,就梗係唔需要加人工啦,佢地寧可相信係全香港所有僱主都係無良,寧可相信逢商必奸,寧可相信全部商人都係十惡不赦,都唔願意相信一個簡單到不得了的事實,就係來港的新移民,不斷狀大了最低層的打工仔數目;九十年代的香港仲有工業,仲有好多低技術工種,如果當年總數兩萬幾個外勞,都可以拉低人工,咁 2011 年的香港,愈來愈向「知識型經濟」發展,愈來愈少低技術工種時,每年加多四萬幾人,會唔會嚴重衝擊香港低下階層的就業機會呢?會唔會一直拉低香港打工仔的人工呢?

有無良的商人出低價,都要有人肯做先得,咩人肯做呢?首推當然係在大陸人工低幾倍的新移民啦;點解人工一直唔升呢?原因就係有源源不絕供應的新移民囉!

對,以前都有新移民,不過當年香港仲係發展中的地區,有五成係工業,癡膠花都可以儲錢買樓;今日的香港呢?低技術工種每年有幾多個新增職位?能唔能夠抵消自 95 年以後倍增的新移民來港的數目呢?

如果香港擁有對新移民的審批權,清清楚楚誰人是真家屬,誰人是和香港完全冇關係都走後門,清楚知道有人照應,而唔係來呃福利,社會對新移民的歧視都仲可以減到最低;可是到今日為止,所有單程證都係大陸的地方政府單方面簽發,如何計分,如何選擇咩人來到香港,根本全部都係黑箱作業,更多人出來指證的,係明明係最慘要來港的家屬,被拒諸於門外,反而只要用錢賄賂,就可以優先取得單程證,這些人來港之後,會不會用相似的手法,走後門取代本地勞工呢?不用想都可以知道答案。

呢個世界就係咁荒謬,打正外勞旗號,反對佢地來港就係左派;打新移民旗號,只係外勞附送居留權,反對佢地來港,就會被社運界認為係「極右派」,人的腦筋真係好奇怪,我到今日都唔明白,點解絕大多數人的思考方式,居然會認為外勞附送居留權,送埋種種福利,會好過冇居留權的外勞...

為了解決人工低的問題,佢地大大聲話要學西方國家,引入最低工資制度,但係點解同樣係西方國家的移民政策,目的係保護本地工人,佢地卻反對到底呢?引入強迫金,三百幾萬就業人口當中,有近成百萬唔供 MPF,點解?因為好多都係僱主唔供的假自僱,如果連 MPF 都可以搞成咁,你話最低工資引入之後,會有幾多問題?就係新移民進一步以低價、為了生存而違法接工作,結果令本地守法的工人進一步集體失業。

立法係要配套的,有最低工資卻沒有限制移民的政策,結果就係自殺;偏偏我地偉大的中國式思維永遠都唔信邪,只係盲目的感情用事--好慘呀,新移民好慘呀,卻睇唔到新移民根本係佢地口中的官商勾結度出來的「改良版外勞」。

外國政府解決人口老化,就係大量鼓勵年輕人生育;官商勾結的香港呢?就係大量鼓勵大陸新移民「種族清洗」香港人;只要新移民繼續大量湧入,呢個政府永永遠遠都唔需要處理 80 後的問題,亦永永遠遠唔需要改善你地的生活質素,因為有更窮、更差環境長大的移民,願意表受更差的條件,願意接受更低的人工,去取代你地。

更不要講到,呢班新移民係來自慣於被壓迫的制度,佢地會覺得香港已經好過大陸好多,因此係你地班人唔感恩,你地班人日嘈夜嘈,你地班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地班人搞搞震,你地班人搞亂香港,走去挑戰政權?亂左佢地點算呀?有投票權之後?中共就可以千秋萬載統治香港,畀民主你又有咩所謂呢到時,都係選佢之嘛!

連政府同奸商都諗唔到的,係 80 後會蠢到會幫政府與奸商手,去維護呢個令你地一世都抬唔起頭做人的無恥制度,一手一腳去為自己掘墳,連葬你的手續都慳番...

難怪最近一班老友睇到 Facebook,都紛紛討論要移民啦;香港?冇救啦

星期三, 3月 02, 2011

六千蚊與民主

特區政府自七一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在北京親自指點下一夜解除,先搵曾蔭權扮陳水扁,在畫面顯示示威者完全沒有和其有身體接觸之下,報警就被打心口,再宣佈退稅六千蚊,挽回中產的支持,然後每個永久居民都派六千蚊,令所有人都有錢分,立即令反政府勢力消散了一半,而泛民在這樣的形勢下,仍然完全不明白大勢失分,北京實在高招也。

為甚麼泛民會失分呢?冇錯,特區政府已經衰到加零一,如果有民主,即使派了錢聽日選舉,都保證一定倒台,但係泛民自己呢?佢地有冇搞清楚香港市民究竟係需要乜野?有冇搞清市民最需要的是甚麼?

市民今日最需要的,係解決燃眉之急,通脹與加價,民生的失敗,永遠都走在理念的前面;當年俄國大革命,口號係麵包;由八九六四到今日茉莉花革命,由零三七一到今日香港,都係由高通脹等民生問題,才會令大多數冷漠的人民走上街頭,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這就是任何地方都不能例外的定律;作為「一般人」以外者,當然不能只追求低層次的問題,但如果連低層次的問題都無法解決,有誰會相信你可以解決更高層次的問題呢?市民如何會相信你呢?

冇錯,香港有好多問題未解決,亦有好多問題唔係派錢可以解決的;但對於一個唔係由香港人選出,而且弱智、無能、無恥的特區政府,乜你仲有期望咩?我地泛民主派一方面又話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另一方面佢地又真心膠地相信呢個政府,可以有為到以政策解決民生問題,這是否完全矛盾的邏輯呢?你期望邱騰華會真心為你搞環保?你期望曾德成會真心為你解決民政?你期望林瑞麟會為你解決政制?有這樣期望的人,是否病到發燒?

在這樣的敗家政府統治下,派錢唔係一個好方法,卻係沒有方法中的方法,最少係「還錢於民」,把點樣使的決定權交番畀市民;橫掂都係浪費,點解要畀班官浪費?點解唔畀市民自己使番?市民個個都會叫好,泛民主派應該有咩反應呢?事實證明佢地永遠走在民意之後,當市民爆憤怒的時候,佢地卻錯失示威遊行機會;當市民條氣順番少少的時候,佢地又嫌市民「短視」了。

特區政府的確係無能弱智以及超級乞人憎,但係泛民主派有冇諗過?我地支持你反政府,唔係支持你地更多會令情況惡化的政策?我地反對派錢畀強積金,但係強積金最初係誰有份通過的?幾日前和一些 80 後、90 後年輕人討論過「全民退休保障」,第一個反應就係:咁我地仲要供幾多?

上一代人口多,幾乎係年輕的一倍,遇著香港最光輝的歷史時刻,買到樓又有機會,而今日的年輕人卻係百無--既冇機會,亦冇樓,相對人工更低一大截,呢個時候來推廣全民退休保障?現實的問題就係,就係由我地呢一代最慘的人,去供養而家上哂岸等退休的人,看看歐、美等國的退休金搞出咁多赤字問題,請問香港在冇民主的情況下,這是否一個合適的時機?你們是否要把年輕一代,全部推到建制派那邊去?

另一個更大問題就係新移民冇錢分,有泛民議員說這是「不公平」和「歧視」;請問香港今日和三十年前有咩唔同?當年的香港係發展中,有大把機會給低技術的工人,今日的香港呢?唔通大家認同曾蔭權--香港可以住一千萬人?唔通大家認同唐英年--要同大陸進一步規劃合併?

香港人自身難保,而且政府長期以來顧全大陸,高鐵七百億係大陸人用,四川百幾億都係大陸人用,難得終於有只限香港永久居民的福利,只不過係區區三百幾億,唔公平?歧視?究竟係邊個歧視邊個呀?

更何況新移民唔止係領取綜援--唔好忘記,綜援已有雙糧,嫌唔夠可以支持綜援三糧,市民都未必會反彈,但係點解要幫全體新移民領取六千蚊?唔好忘記,新移民除左窮人之外,仲有用六百五十萬投資移民香港炒樓的果班人;請問泛民議員係唔係支持政府派錢畀佢地來香港炒樓?

呢幾年講到投票權,泛民就投訴中共「種票」--新移民絕大多數撐建制派,唔知佢地支唔支持新移民都應該立即有投票權呢?如果唔支持,點解要歧視佢地?點解咁唔公平?荒謬!無論係綜援定係六百五十萬的炒樓投資移民,只要住滿七年就有錢分,這又怎算歧視呢?

更唔好忘記,香港身份證的持有人,除了新移民之外仲有十萬計的外傭,如果非永久居民的新移民可以分錢,咁同樣擁有香港身份證的外傭呢?佢地點解冇份分?佢地都一樣為香港人付出貢獻,更肯定有為香港的經濟努力返工添?唔通因為佢地係菲律賓藉、印尼藉、泰藉,我地就要種族歧視佢地,令佢地唔可以分享中國藉人士的福利嗎?用十八歲、永久居民作為標準,就係連司法覆核都好難推翻的標準,反而用佢地建議的方式,只會帶來訴訟,市民有排都冇錢救急。

事有輕重緩急之別,民氣有可用與不可用之時,我地當然應該繼續爭取民生與民主,但係是其是,非其非,政府肯還錢於民,最少值得慶祝一次市民的勝利--雖然呢個勝利只係微不足道,早就應該有的勝利。

誤判市民的期望,意圖把市民騎劫到自己的議題,這就必然失分,偏偏泛民就係有咁多真心膠,佢地對民情的掌握,真係仲衰過特膠政府...唉...

泛民當務之急,係在街頭反擊民建聯的成功爭取攻勢,大大隻字回應啦:
「六千蚊係市民自己反對得來,而唔係民建聯乞番來的」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