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6月 29, 2010

救救偽人!薛凱琪破「處」

轉載查小雞文章:救救偽人!薛凱琪破「處」

Xing Dao Daily N95 | 花樣 | 硬膠小宇宙 | By 查小雞 2010-01-23

薛凱琪破「處」

樂壇索女薛凱琪在九龍塘家中,穿着緊身大T恤搭小內褲的性感造型被偷拍,登上了娛樂周刊的封面,打破音樂與娛樂的疆界。

薛凱琪不是 Model,雖然參加過音樂比賽,客串過電影,上過《東張西望》,被網友恥笑頸長,身材無甚可觀之處,娛樂周刊竟有興趣偷拍她,更用作封面,表示薛凱琪的認知度遠高於年銷唔知幾多白金的一姐容祖兒,滲透力由音樂到風馬牛不相及的八卦界,對於薛凱琪日後戀愛起義,推銷任何音樂理念有莫大的幫助。

但薛凱琪和她粉絲不領周刊的情,認為登其性感相上封面是打壓不是力捧,並指控周刊在其家中偷拍的照片,今日才曝光是變相打壓,亦侵犯其私隱。

薛凱琪是一位藝人,用解讀娛樂新聞的角度去看,會認為是藝人博見報,與周刊「夾」定扮偷拍,性感而不走光,夠養眼又有助周刊銷路,女藝人沒蝕底,一家便宜兩家賺,事後女藝人會以受害人身分指摘周刊不道德,交足戲,谷宣傳。不少藝人都試過用此法自捧,提升知名度。薛凱琪是藝人中堅分子,不是偽人,她當然不需要也不會這樣做,大家別想壞心腸。

拍其家居照是否涉侵犯私隱?記憶所及,任何人在家中如落下窗簾給偷拍了,並不涉及私隱,只有家中的睡房和廁所是屬於私隱保護範圍,薛凱琪如要指控周刊宜先查看條例,免被取笑堂堂大學生、樂壇人士不懂法律。

周刊把相「壓」了幾日現在才登,薛凱琪應感到高興,登上一本八卦周刊的封面是人氣的指標,去年不登,因她人氣未夠,經過一年的努力,幸能吸引到電視新聞的鏡頭,又涉嫌分手,人氣高升,周刊看準時機抽水,是娛樂圈的正常運作,別要給被妄想逼害症嚇親自己。

周刊能拍到這樣的相,應向薛凱琪致謝,若非她家居也性感,狗仔隊等一世也拍不到薛凱琪的性感相。

參考文章:2010 年 1 月 23 日查小欣文章:陳巧文破「界」

(XingDao) N95 | 花樣 | 硬膠小宇宙 | By 查小雞 2010年6月28日

陳巧家中被偷拍,幸雖身穿小背心、T-back 內褲,並無走光及不雅照片登出來。致電慰問陳巧文,她最憤怒的是連自己既非圈中人的一舉一動也被刊登,因而又忍不住哭起來。

陳巧文為偷拍事件嚎哭了很多次,林忌義憤填胸,譴責該周刊手法卑劣外,更呼籲政府立法保障女人私隱,星 X 醫生、周 X 亦加入聲援,偏偏查小欣高調地在星島反指摘陳巧文,認為只有藝人只需要立法保障私隱,而其他女人就唔需要。

二○○六年,阿嬌在外地登台換衫被偷拍露胸圍帶照片,周刊用作封面,阿嬌為此淚眼漣漣哭訴:「我如何面對我的小朋友粉絲?」演藝人協會為保障藝人尊嚴和私隱,號召全港藝人,在無線電視台開記者會,大力譴責偷拍藝人換衫,當日幾位天王、天后級藝人都有出席支持阿嬌,當時無線總經理咬牙切齒呼籲:「向不良傳媒說不。」

結果阿嬌被揭發影淫照,遭到 Fans 唾罵、廣告商離棄而要潛水求存,是市民和輿論大勝不良偽人的一仗。

以五年後的今天,歷史重現,程度上,陳巧文事件比阿嬌事件嚴重,比起薛凱琪都更嚴重,因為陳巧文是在自己家中被偷拍,而且是長時間連續幾天偷拍,有如安裝了閉路電視,二十四小時監察陳巧文,何以全港婦團鴉雀無聲零反應?難道是提早放暑假埋頭看世界盃,無暇理會陳巧文?還是長期看多了偷拍,連查小欣也麻木了?

有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上報紙合該要承受隱私被出賣,陳巧文對我說:「社運人食鹹魚是為社會捱更抵夜、叫咪叫至聲嘶力竭,而不是在自己家中被人偷拍。」說得太好了。

陳巧文現在是給如鯊魚般凶猛的不良傳媒狂噬尊嚴,靠單人匹馬、手無寸鐵作出控訴,社運界沒有甚麼演藝人協會出頭,傳媒完全零反應,會讓查小欣以為市民私隱可以予取予攜。婦女團體更應藉此機會,起錨保護婦女尊嚴。政府也應正視此等卑劣的偷拍手法,保護政界的資產。當然最有效是消費者,有供無求下,逼傳媒自律。否則市民要住在地底十八層密室才可以保護私隱。

參考文章:2010 年 6 月 28 日查小欣文章:救救藝人

一些無恥之極的傳媒人有如查小欣,對陳巧文、薛凱琪以至阿嬌被偷拍,可以採取完全相反的態度,證明這些無恥傳媒當市民是敵人;香港演藝界中人,如果對查小欣之流完全零反應,會讓查小欣以為市民私隱可以予取予攜。婦女團體更應藉此機會,起錨向查小欣抗議,保護婦女尊嚴。當然最有效是聽眾,有供無求下,逼無恥傳媒人自律。否則市民要住在地底十八層密室才可以保護私隱。

伸延閱讀:
如果婦科醫生偷拍查小欣
查小欣踩過界做中共打手評時事
Facebook Group:查小欣請切腹以謝香港人

星期一, 6月 28, 2010

請支持校園驗處計劃

不少五毛留言,說林忌報憂不報喜,專唱香港衰野,卻唔寫香港好野,咁憎呢度不如早日移民云云;林忌突覺今是而昨非,決定轉軑「唱好香港」,為特區政府的偉大施政鼓掌!

特區政府有咩可以歌頌呢?今日明報新聞報導:大埔校園驗毒計劃順利完成,呢單「順利完成」的新聞好值得我地留意,因為咁多年來,特區政府有咩係「順利」o架呢?難得有一單,仲唔應該大唱特唱,全港市民一齊歌頌一番?

「大埔區校園驗毒試行計劃自去年12月開展以來一直運作暢順本學年的驗毒工作已經順利完成。

超過12400名學生參與大埔區校園驗毒試行計劃,共有2495名學生被隨機選中測試,其中1975名學生接受測試,並無發現確定陽性個案

在抽中的學生當中,有459名因身體狀況或曾服食藥物而被評估為不適合接受測試,55名未能在有關時間提供測試用的尿液樣本,6名拒絕接受測試,校方已根據《計劃守則》聯絡其家長。

自試行計劃實行以來,有四宗個案經政府化驗所 進行確認測試後證實為「假陽性」,有關學生和家長已即時獲告知結果。

自去年12月初公布參與率後,再有68名學生及家長參與試行計劃。此外,有7名學生及其家長退出試行計劃。

政府發言人今日說:「試行計劃的目的,一方面是鞏固沒有吸食毒品同學的決心,繼續遠離毒品。另一方面,對已吸毒的同學,計劃可以觸發他們戒毒及尋求協助的動機,並提供適切的專業支援服務,以助他們早日脫離毒海。

超過 12400 個學生參加「校園驗毒計劃」,得出的結果係冇學生吸毒!單係呢個結果,仲唔係可喜可賀?看看政府發言人今日的發言,都大聲歌頌校園驗毒計劃的成果,唔通你唔相信特區政府的講法?唔通你想歪曲呢個科學結果係假的?

林忌好後悔--當初誤信香港傳媒,以為香港青少年的吸毒問題好嚴重,又講到咩全班吸毒呀,成校吸毒呀,話好多青少年吸毒;更後悔的係,當初林忌大力反對呢個驗毒計劃,說呢個計劃冇用!事實證明政府是對的!全靠驗毒計劃,香港青少年由一年前的大量吸毒,到今日變成冇人吸毒,這種成就仲唔係大到冇人信?比起西方大量青少年吸毒的問題,香港特區政府偉大到冇朋友的校園驗毒計劃,可以令毒品在校園絕跡!可以令青少年冇人吸毒!仲唔係偉大之極的成就?我林忌決定痛改前非,要寫信畀挪威的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推薦特首曾蔭權,競逐繼奧巴馬之後的諾貝爾和平獎!把校園驗毒計劃推廣到全世界每一個角落!

為左彌補昔日反對計劃的過錯,林忌決定在曾特首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之前,先把特區政府的「驗毒精神」先推廣到香港其他青少年問題,例如推出「校園驗孕計劃」,要求全體學生驗孕,目的就有如政府發言人的講法,如下:

「試行計劃的目的,一方面是鞏固沒有未成年而未婚產子同學的決心,繼續遠離懷孕。另一方面,對已懷孕的未成年未婚同學,計劃可以觸發他們戒性行為及尋求協助的動機,並提供適切的專業支援服務,以助他們早日脫離性海。」

另有網友提出,校園懷孕是不夠的--因為未成年的未婚懷孕只是最差的結果,更多是冇懷孕的非法性行為,因此林忌決定在此公開邀請明光社合作,化干戈為肉帛,一起為香港青少年的道德工作努力,呼籲政府推出「校園驗處計劃」,為所有未成年的校園少女提供「強迫驗處」服務,以防止她們受到非法性行為的侵害!

一位女性朋友反對林忌說:「唔得,點可以只係驗女唔驗男,這是性別歧視!」;男性朋友說:「男人的處點驗呀?你教我呀笨?」林忌認為他們全部都是過慮了,要知道今日香港的法律,只有「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衰十一罪行,而沒有「與未成年少男發生性行為」的罪行,前者和吸毒一樣,係刑事罪行,因此校園驗處只驗女,是有法律根據的!唔通你認為香港的法律唔公正嗎?唔通你認為香港的法律唔公道嗎?唔通你想違反基本法嗎?唔通你想單挑律政司嗎?因此,校園驗處計劃只需要驗女,其實是保護女性!香港缺少「與未成年少男發生性行為」的罪行,或者對男性有少少唔公道,但相信民建聯等和諧政黨,應該會好樂意去協助你,和律政司溝溝通通,早日落實本地立法的問題;林忌保證,不早於 2017 年,香港會有保護少男免受性侵犯的法律;不早於 2020 年,「與未成年少男發生性行為」將會成為刑事罪行,詳細請查詢特區政府,以及堅定可信的香港民主黨。

特區高官一向係最有承擔的,他們薪水低,有勞卻沒有功,因此為答謝他們對香港特區的偉大貢獻,林忌建議由全體高官,特別近期建立「起錨」大功的要員,由他們的女兒開始,推行這個「校園驗處計劃」!至於計劃的目的亦再次如下:

「試行計劃的目的,一方面是鞏固十六歲以下少女不去性交的決心,繼續遠離非法性交。另一方面,對已性交的未成年同學,計劃可以觸發他們戒除非法性行為及尋求協助的動機,並提供適切的專業支援服務,以助他們早日脫離非法性海。」

香港的不道德不良風氣,不是和毒品問題一樣的嚴重嗎?俗語有說「黃、賭、毒」,連以前的中國人都一早看穿這些問題是同源的了!如果校園驗毒可以幫助到青少年,為何不可以校園驗處?不要忘記呀!政府不是常常說「援交少女」問題日益嚴重的嗎?團體不是說,很多兒童性侵犯的個案,是沒有被揭露,只屬冰山一角的嗎?雖然林忌今次撐政府,但都要持平一點說,特區高官雖然個個都「道岸貌然」,外表忠直之至,但有如警訊所講,怎知道有沒有一些人面獸心的衣官禽獸呢?為了保障特區高官的女兒免受非法性侵犯,因此我們更加要推行「校園驗處計劃」,去保障她們免受非法性侵之擾!因此,不但香港本地學校要參加,就連留學海外的港人高官女兒,本計劃都應該適用!

進一步建議:凡參加「校園驗處計劃」的未成年少女,更可得到由曾蔭權爵士親手簽發的「大處女勳章」及證書!

咁道德的計劃,又點可以少左明光社的參與呢?各位網友,林忌一直和明光社不太咬弦,可否代為轉寄這篇文章給蔡志森,要他考慮和「棄暗投明」的林忌合作,一齊為「校園驗處計劃」齊盡一分力呢?

「三不」益哂建制派

近兩年林忌在泛民的戰略問題上,發言遠少過從前;為甚麼呢?因為中共、土共、建制派從這個博客學習到的策略,永遠都多過泛民。有時林忌不願表達,不願寫文、不願發言,就是因為不願「教精」敵人,打沉自己。

可是有些事情,只是要不被憤怒遮閉理智,都一定看得很清楚;偏偏我們見到的,就是泛民支持者一再被自己的盲目仇恨掩蓋理智,不斷被敵人故意激怒,然後自己做傻事,在這樣的情況下,再不出聲我就有罪惡感,實在非不出聲不可。

民主黨方案,在網上一面罵聲通過了;直到最後一刻,林忌都要努力希望泛民的死忠可以醒醒,問題不在於網上一片罵聲,問題不在於泛民死忠有幾痛恨民主黨,而是在於泛民支持者早就分裂為兩派的事實;看看公投戰之中,泛民鐵票盡出,卻只能動員到五十萬人出來,流失了四十萬「中間票」,在 516 一片痛罵完民主黨之聲之後,泛民的死忠就已經忘記了--除了記得民主黨是如何「出賣」民主派之外,他們已經忘記了 516 的慘痛教訓,就是泛民「中間票」對「民主的堅持」,在「死忠」眼中是極度「薄弱」的。

因此在這些「民主薄弱」的群眾之前,在這些「不到黃河不心死」的市民之前,死忠派一味用他們自己的感受去痛罵民主黨,結果只會帶來強烈的反效果;因此林忌提供了方案--民主黨公開承諾要推遲兩星期表決,為何不這樣做呢?如果網上的泛民主派眼、耳、口中少了些仇恨,而用理智想想最有效的間接路線,如果死忠派網上的力量能夠團結一致,集中火力猛攻民主黨和中共的秘密協定令他們不敢行出議會的話,民主黨將會死得很難看,而不是今日「輕舟已過萬重山」。

對,很多人預測民主黨將會在未來的選舉大敗;對不起,林忌不如此認為;在今日的立法會比例代表制下,在今日的區議會選舉制度下,民主黨或許會損失十幾萬票,或許會失去幾個議席,但要全面大敗,又有哪一個泛民可以填補真空呢?

社民連?我但願社民連可以;但社民連是甚麼戰略呢?政改通過了,2011 年的區議會就是 2012 立法會的重大戰場;根據社民連網頁自己的刊載

『社民連「三不」 杯葛區會議席
2010-06-22

原刊於2010年6月22日明報 政改專頁

政改方案除令民主黨內陷入分裂,本來屬「盟友」的社民連,昨日亦明確表示一旦方案通過後,會以「三不」策略杯葛新增的5 席功能組別,包括「不投票、不提名、不參選」後;而民主黨支持政改後,,亦不再是「爭取真普選的同路人」,社民連會拒絕與民主黨合作,並杯葛泛民「飯盒會」。』

作為泛民支持者,你會希望社民連在區議會大勝好,還是民主黨大勝好呢?假如我是建制派,我一定如此想:

「區議會投社民連一票,等如投民建聯一票--因為社民連不投票、不提名、不參選,因此票投社民連,等如送民建聯立法會議席」

不是嗎?假設社民連在區議會大勝好了!假設民主黨大量喪失議席到社民連之手好了,那麼其他民主派在區議會得到的議席更少,由於社民連拒絕提名,拒絕參選,拒絕投票,因此新增的五席區議會,將絕大多數送畀土共!究竟「三不」是在幫泛民的忙,還是在幫建制派的忙呢?假如我是建制派,一定開心笑到見牙唔見眼!民主黨做了罪人,社民連做了蠢人!哈哈哈哈哈!

假如林忌是公民黨打手,又或者民主黨打手,又或者建制派打手,呢一刻的林忌應該不斷忍住偷笑而唔出聲,大聲叫好呀!三不呀!社民連的三不政策萬歲!發達啦!社民連的區議會戰略簡直係送議席出街!唔係送畀其他泛民,就係送畀建制派,就當民主黨同民建聯一人一半好唔好?今鋪仲唔發達?

香港就是一個這樣奇妙的地方,今日的政局就是這樣是非不分,個人感受與邏輯理智完全衝突的地方;問題在核心在於泛民的市民,究竟是否有足夠的 IQ 與 EQ,去對抗這個無窮大勢力的中國共產黨呢?是否有足夠的理智與自制力,去抗衡反智的判斷與衝動呢?

星期三, 6月 23, 2010

聯署要求民主黨履行押後表決兩星期的承諾(請廣傳)

民主黨之前多番表示,說要求政府押後兩星期才表決政改,讓市民有更多時間去理解方案云云;何俊仁如今卻說,決定權在政府,真的嗎?

「何俊仁指要求政府押後兩周表決政改方案
(商台)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 00:46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表示,雖然黨大會通過支持改良方案,但他會應黨員要求,向政府提出可否押後兩周表決政改方案,但承認決定權在政府,不過他認為,方案已得市民支持,只要越明白,就會有越多人支持。」

何俊仁律師,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規定,政改必須得到立法會全體議員的三分之二才可以通過;亦因此,如果民主黨堅決要求政府押後兩星期,甚至不惜缺席會議,令政府無法掌握三分之二的多數票,那麼政府就非要答應你押後兩星期的要求不可,因為他們不夠票。

今日的民主黨,令這麼多最初願意理解你們的「改良方案」者都要高聲否決,責任就在民主黨的態度本身--原來曾蔭權說起錨,你們就一定要起錨?原來中共說一你們就要做一,中共就二你們就二做二嗎?你們沒有自由意志的嗎?民主黨說沒有檯底交易,那麼為何你們要好似當年通過廿三條,好似要通過高鐵,好似要通過強拍一樣,急就章在市民都未知咩事,在沒有充份討論辯論的情況之下,就要強迫市民收貨呢?如果說政府以往這樣做是極度粗暴,你們今日的行為又和政府的行為有何分別?

因此,請何俊仁兌現你的承諾,給予市民兩個星期的思考時間;政府接不接納押後,的確決定權在政府;但出不出席立法會,決定權就在你自己;民主黨通過黨員大會支持你們投票,不代表你沒有自由意志去不去開會;你們決定集體不開會,特區政府就不會夠票通過,就必然要接納你們推遲兩星期的要求。

只有寶藥黨、不良銷售才會強迫人限時簽約;真金不怕洪爐火,如果真相如你們所說,怕甚麼推遲表決?如果提名權要推遲到十月你們都收貨,為何表決推遲兩星期,你們就不敢做呢?

何俊仁,靜待你的回應,請拿出行動,而非用廢話來敷衍我們。

聯署人:

林忌, 星屑醫生歐陽英傑, 陳景輝, 方潤, 范國威, RebuildHK Freemn, 鄧小樺, 黃世澤, 陳大文, 麥天豪(麥當奴), Sony Chen, Raymond Lam, Danny Mah, Samual Chen, Andrew Tsai, Matthias Leung, Win Lie, David Chiu, Ray Chan Chi Chuen, Rick Tang, Raphael Wong, Kelvin Lee, Kmeddy Ng, Jeremy Chu, dankei, Sam Kong, Kenneth P. Wong, Woodkid Lee, Joanne Choi, Adrian Sai-wah Tam, 陳欣儀, Elton Chiang, Jacki Dominic Lee, Yap Kin, Paul Chak, Keung Chen, Hudson Yau, aaron Yu, Lingling Zhu, Tong YK Chan, Louis Ng, Chris Ko, Anderson Tsoi, Mba Constant, Tom Cheung, Ngali Lam, Hannah Tse, Giriguru Kiriko, Bank Chan, Jacky Lim, Richard Hsu, Hayward Chan, Michael Leung, Wai Lo, Chang Ting-kwan, Alexander Yan, Po Cheung 張家和, Gab Tang, Alex Tong, 馮景恆, Joey Ho, Philip Wong, Philip Yeung, Hang Tung Chow, Debby Chan, Charlie Lok, Chris Chan, Ernest Ng Derek Ng Kim Fung, Pricilla Wong, Johnny Cheung, Rico Lee Long Sing, Choi Ching Mui, 古文翰, Tinkin Kwok, Patrick Leung, George Yau, Dora Wong, Robert Chak, Julian Fung, Tsang Ling Fung, Hannnee Chan, Sonus Cat, TY Yeung, Bcbobo Chan, Wilson Chan, Sherman Cheng, Yau Kwan Kiu, Yuen Wah Tse, Singho Lawrence, Yuen Wah Tse, Eric Yim, Tina Lee, Au Nok-hing 區諾軒, Monique ManYee, Tony Choi, Wan Hoi Wing, 福貓, Benny Lee, Frankie To, Seven Ⓥ SixTwo, Om Ni, Chis Wong, mono koo, Francis Chan, Samuel Lai, Kam Kam Kam, Chun Ho Cheng, Ying Wong, Gordon Lau, Tony Lung, Gordon Lau, Eric Tsui Sing Yan, Brian Cheung, Nicholas Yim, Man Man manman, Ingrid Tang, Mtyguhu Chui, Vincent Tang, Terry Lui, Andrew Wan Siu Kin, Raymond Chow, Thomas Lai, Tiffany Leung, 任永強 Yam Wing Keung, Robert Lai, Juliana Wong, Bing Wong, Vincent Wong, David, 小紙, Mr. A Ng, Green Fong, Summui Cheung, Nathanie Ng, David Lo, Ivan Cheung Bing Wing, Ana Tsang, Gemma Yip, Timwaver Luk, Henre Mc, Kurt Tam, Tradce Chan, Sai Cheung, Joe Kam-Fung Wong, Brian Chung, Michael Ko, Julie Wong, Donald Don, Wong Carlos, Yuen Wan Fei, Jess Chark, Ryanne Hiu Yeung Lai, Babylala Lam, Herone Law, Edith Leung Yik Ting, Vincent Lau Y H, Gavin Lee, Rio Chu, W Chen Tauel, Tam Wing Ho

另外還有 Facebook Group 聯署的五百幾人

請在此留言或到 Facebook 留言加入聯署

伸延閱讀:
6 月 22 日:何俊仁指要求政府押後兩周表決政改方案
6 月 19 日:何俊仁冀押後表決 讓市民多了解

星期二, 6月 22, 2010

民主黨「慕尼克」的孤注一擲

家族幾代經商,自幼接受的教訓就是,不要拒客於千里之門外,但更不要輕信諾言,特別是沒有信用者。對手沒有信用,最好不交易;勉強要交易,就必須真金白銀,只收現金,而且現金都要點清楚數清楚,是否真鈔及數目正確。

商場講求一諾千金,可是很奇怪的,香港不是一個商業社會嗎?為何堂堂的泛民第一大黨民主黨,居然會相信中共和曾蔭權的「白頭片」呢?甚麼?民主黨居然會相信這樣的空口承諾?為甚麼民主黨會有七成幾的黨員投票支持通過「民主黨」版的 2012 政制方案,卻不用白紙黑字列明提名條款細節?

事實就是,民主黨的領導層不乏律師,凡律師就必然不會輕信承諾,而講求更清楚的證據;曾蔭權昨日所講的一大堆廢話,在法律上的效力極輕微,中共想推翻這個承諾,只需簡單的釋法就可以做得到,所以說甚麼曾蔭權說過的就有法律效力,這是反智的廢話--曾蔭權也說過他要玩鋪勁,也說過會推動雙普選,這些廢話又有甚麼法律效力了?就算你可以司法覆核,勝訴高嗎?就算你司法覆核成功,人大不可以釋法嗎?

林忌深信民主黨高層--最低限度何俊仁等,是真心為香港,真人為民主,他們多年來的努力,他們多年來的真誠,我們從來沒有質疑;可是為何他們卻突然反智?為何不需要中共拿出現金--立即把提名權等疑問,寫得清清楚楚呀;看清楚交易條款才簽紙,這不是任何一位律師都會這樣建議客戶的嗎?為甚麼他們要急急忙忙通過支持政改?這種急急忙忙的態度,和上年急急忙忙否決參加公投的態度,是否恰成反比?為何要支持一件事,他們可以冒天下之不韙,未睇約,先簽紙;反過來為何五區公投乜都可以傾,他們卻要未談判,先否決呢?

這種態度告訴市民的,只有三個可能性;第一個可能性,就是民主黨的確和中共某派系,有檯底交易;有檯底交易可能在道德上是有缺憾的,但如果真的為市民好,付出部份道德來追求將來,在戰略上未必是壞事;然而明明有檯底交易,卻出來否認,這種道德缺憾,比起直認更大。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死忠民主派所擔心,激進民主派所破口大罵的,就是民主黨集體投共了;這點林忌不相信,亦不願相信。

第三個可能性,就是民主黨高層有如 1938 年姑息希特拉的英國首相張伯倫,是一群只有好心,卻沒有腦筋的「老好人」;希特拉一再以個人的誠信向張伯倫作出保證,他不要德國有一個「非日耳曼人」(如捷克人),一再保證蘇台德區乃納粹德國在歐洲的最後一個領土要求,相信了希特拉的保證的張伯倫,拿著希特拉保證的文件下飛機時,還受到英國人民的熱烈歡迎,他自稱說透過慕尼克會議,他贏得了「一個世代的和平」,結果不到半年,殘餘的捷克斯諾伐克也被希特拉吞併,一年後德國入侵波蘭,引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希特拉白紙黑字的保證,最終都可以成為泡影,何況是冇實權的曾蔭權,作出一些空泛的提名保證?誰會相信?趙紫陽的例子在前,董建華的例子在後,中共如果要推翻曾蔭權的承諾,只要勒令曾蔭權腳痛,又誰可阻止?

再反問一句:民主黨,你們認為曾蔭權的後台穩嗎?如果胡系的領導權真的這麼穩,為何要到這麼遲才接納你們的建議?不要說胡系在中共的權鬥完全敗陣的可能,單單是地方派系的利益交換,拿香港來作交易品,這個責任你們又付得起嗎?

愛之深恨之切,林忌熱愛了民主黨多年,當年還差一點就交了報名表入黨了,我不只是為了民主的前途而擔憂,更為了幾位如何俊仁這些令人熱愛的議員而擔憂,你們肩膀上寄付著香港千千萬萬的民主追求者的期望,這不是簡單一句「辭職」就可以抹殺掉的。

俱往矣,民主黨居然為了推動他們的「改良方案」,不惜簽出冇銀碼的支票,去和中共的期票交易;蠢到加零一者,就是不要求現金,不要求先押後表決,當初五區公投民主黨怎樣說呢?因為不能押後他們要否決,如今特區政府都未說會押後政改,他們居然先行通過政改?這是甚麼道理?

這就是鐵一般的證據--民主黨寧可相信中共,也不願相信泛民的戰友;寧可孤注一擲在未有提名權的白紙黑字條款,政府未清楚表態押後政改表決的時候,先行在黨內通過政改方案!比起大半年前不理三七廿一,快刀斬亂麻立即否決五區公投的態度,真的是情何以堪?

在道理上,激進民主派怒罵民主黨,是過了火。
在情感上,民主黨傷害支持者的心,是更加過了火。

後記:忠告泛民激進派:對不起香港人的頭號敵人,不是民主黨而是中共及土共;六月廿三號小心中聯辦的奸計,派人混入人群挑動群眾情緒,引誘激進民主派和民主黨人火併,然後黃雀在後,一石二鳥,警隊齊齊拉人,兩邊拉哂的都係泛民。

星期一, 6月 21, 2010

論功能組別的議會路線

究竟而家政改搞邊科?全香港都冇人知;中共和西環唱緊兩台戲,反對民主黨方案的,有中共的江系、中聯辦、民建聯、土共死忠派,以及泛民死忠派;支持民主黨方案的,有中共的胡系,成日跟隨中央的梁愛詩、土共的非主流派,以及泛民溫和派。

究竟大家應唔應該支持民主黨方案?在中共到今日都未交到一個方案出來之前,當然不可能支持!區議會提名,由全民直選的問題,在於細節;如果細節不理想,那麼一切免談,泛民又何必自己打自己?又何必在中共出招前,先自亂陣腳繼續製造更多的矛盾,難道嫌傷口不夠多嗎?

這就和打啤牌一樣,我們要中共開牌,我要看中共的底牌是甚麼,市民更需要看看中共底牌的真面目;他要你通過,必然要揭牌,如果連牌都不揭,當然打死都唔支持。

事實今日的問題,是民主黨先拒絕支持公投,令廣大的泛民死忠失望;民主黨自公投至今連串失分,包括五一六期間北上去睇世博等核核突突的表現等,令當今他們的一切讓步,都充滿投共的味道;民主黨對這種傷害置之不理,對民意長期不作回應,如今自食其果。

但泛民死忠又可否先看清形勢,以免陷入中共分化泛民的戰略呢?中共至今未講清楚他們接受的,究竟是怎樣提名的方案,如果方案不能接受,民主黨一樣會反對,可是死忠支持者卻在連答案都未有之前,就不斷向民主黨火力全開,對於支持民主黨的溫和派來說,這又是怎樣的感受?五區公投的低投票率的教訓,是否仍然不夠?還是他們一邊天真地認為,民主黨的支持者不是人,不會有人的七情六慾,鬧得多會興奮,然後轉投激進派陣營呢?

事實就是--立法會只有一個,今日的立法會有一半是功能組別,和九七前的立法局不同,當年的立法局沒有「分組投票制度」,因此直選的議員私人提案,不受功能組別的影響,而今日的直選議員,卻要接受「分組投票制度」,令到議員私人提案幾乎全部流產。

因此站在最高的道德立場,如果參選功能組別等如認同功能組別,參選今日的立法會,就是認同今日的立法會選舉制度,等如認同今日的 5050 直選/功能組別比率,等如認同分組投票制;這和直接參加功能組別選舉,只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別;反對泛民功能組別,就不要承認功能組別的泛民議員是泛民的一份子,就不要一邊和他們合作,一邊求他們的一票反對政府,一邊說他們參選是賣港,這是世上最荒謬絕倫的事。

今日政改未能立即通過,全靠就是泛民功能組別的幾票;一面罵參選功能組別的民主派賣港,一面要他們投反對政改票,一面要求他們下屆不要參選功能組別,這是閉著自己雙眼,對失去功能組別幾席就會令政府立即通過政改的後果視而不見,自己拆自己的台,是完全不負責任。

2008 年的泛民死忠就是犯了這個土共求之不得的錯誤,不少死忠拒領功能組別一票,結果令功能組別的泛民議席痛失幾席;如果當年社民連替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助選,以幾十票之差落敗的佢今日就不用只和維園阿哥一起參加城市論壇,而是在立法會擁有一票否改政改了,對不?

泛民死忠支持者說,即使通過了民主黨方案,即使採用民主黨方案的低門檻提名權,他日如社民連都不會參選這五席,這是否在重覆當日的錯誤呢?社民連一方面希望取民主黨而代之,全面進攻區議會,可是搶了區議會,卻視這些普選的功能組別和公司票的沒有分別,都是出賣香港,那麼這不是正中土共下懷嗎?好呀,普選票的功能組別議席你們也不收貨,那麼全部公司票吧,反正在你們眼中都沒有分別呀!彭定康的新九組也是功能組別,阿牛也曾因此當選議員;全面否定功能組別,對誰最有利呢?正正就是民建聯也,正正就是死忠派今日最痛恨的民主黨也。

集體杯葛立法會,杯葛一切沒有有分組投票制度的立法會,杯葛仍有委任區議員的區議會,杯葛任何有委任區議員在場的區議會會議,如果說功能組別是萬惡,如果說委任區議會是萬惡,我相信這才是最道德的立場。如果說要對市民有信心,為何戀棧議會路線不去?為何不走回街頭去呢?

甚麼?策略?為民主的將來?究竟我們要談策略還是談道德?如果談道德,為何要參加一個有功能組別的議會呢?為何要令自己的私人草案被分組投票制度杯葛呢?不知道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會否拒絕和民建聯、或土共功能組別的議員交朋友?甚至最起碼,不去和這些賣港賊食飯交心呢?

香港真是一個奇怪的地方,一時又要講策略,一時又說漢賊不兩立的道德,林忌對漢賊不兩立者,一向最深信不疑,因此林忌從來不和土共交朋友,從來見一個民賤聯的福佳就鬧一個,甚至記著馬力十幾廿年前在明報寫的垃圾,唱到佢死都唔會停,甚至堅持不會參選今日有分組投票制的立法會,堅持不會參選有委任區議員的區議會,可是對自己最堅持原則的林忌,卻常被人說是「為搏上位」。反之一時一樣的,原則隨風變的,大家卻說成是堅定可信。

半吊子的戰略,最終只會左右不是人;泛民要走群眾路線,要走最道德的路線,就有杯葛所有不民主的議會,為何要和委任區議員坐在一起,為何要接受委任區議員控制的區議會投票?為何要接受功能組別劫持的立法會?反之,要講「議會路線」,要追求民主的最終勝利,又發甚麼道德春,連普選票、個人票的功能組別都要堅決反對呢?

用長毛的講法,食窮民建聯,票投社民連;我們應該反對功能組別,但照搶功能組別的議席!反之,就應該漢賊不兩立,不但拒收中共直接間接的著數,而且同呢班人同檯食飯都要一樣拒絕!這就是林忌做人的一貫原則。

中大評議會選舉之香樹輝抹黑

林忌有個朋友叫做徐淑梅,佢參加中大評議會選舉想出番 D 力,點知就遇到香樹輝抹黑佢係「激進」、「惡搞」,仲意圖或企圖令人誤會佢係社民連成員。

因此特別轉載這篇文,以正視聽:請問香生喺邊間中學受教育嘅呢?

『香樹輝今日喺蘋果,公然誤導讀者話:「徐、黃兩位曾做過亞視、港台及社民連,同是廿一世紀中大產品。」

徐淑梅係小弟嘅朋友,可是她從來和社民連半點聯繫也沒有;有一天我們想寫香樹輝,不知可不以這樣寫:「香樹輝、馬力二人曾做過蘋果、新城及民建聯,同是二十世紀的香港產品」?

好一個「廿一世紀中大產品」,然後結論話「防止激進分子惡搞,將校友評議會政治化。」激進分子惡搞呀!原來喺香樹輝條友眼中,亞視、港台係激進組織呀!唔知亞視平日係唔係放炸彈呢?據聞,香生都主持過城市論壇,真係好激進。

講起惡搞,小弟一直都有個疑問,唔知香樹輝當年讀邊間中學呢?佢又知唔知香港出名的名校官校,究竟係點樣訓練學生呢?

呢次校友評議會選舉嘅徐淑梅,就係讀庇理羅士女子中學出嚟,庇理羅士女子中學 1890 年創校時叫做「中央女書院」,就是當年「中央男書院」──皇仁書院的兄弟姊妹學校,呢啲學校在港英治下真係好激進呀,又教出孫中山,一大堆創立中華民國嘅元老,連港澳辦主任廖輝個阿爺廖仲愷,都係皇仁畢業;咁多年來呢堆官立中學嘅名校,校園生活就係最自由,在香樹輝眼中「最激進惡搞」的,成日叫人學英文的香樹輝,唔知對英國人遺留百幾年的英國傳統,係唔係好唔順眼呢?點解香樹輝成日叫人學英文,卻偏偏睇唔順眼人地的「惡搞傳統」?

庇理羅士隨手出一個吳美蘭老師,然後學生拍爛手掌,所以香樹輝睇徐淑梅唔順眼,要出來屈佢係社民連;小弟間金文泰唔使講,有長毛激到香樹輝想爆血管;唔好提旁邊果間皇仁了,由司徒華到湯家驊,出哂名夠自由,夠反斗啦,記得回歸前果度讀書的朋友爆料,十優生上堂打 gameboy,著波鞋放上檯面,狂串老師除老師褲去遊街乜都有,呢 d 未港英的傳統囉,點解有班假洋鬼子,成日叫人學英文,叫中大要轉英文,仲讚港大好添,呢啲校惡搞傳統幾十年,唔知香樹輝點睇呢?係無知,定係扮唔知呢?

學虎不成反類犬,學到好似香生咁假精英,就無謂啦呵?』

星期五, 6月 18, 2010

曾余辯論戰後總結

馬嶽總結說:「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強弱懸殊的一場電視辯論會」、連一向立場較親政府的宋立功,都出來說:「今次世紀電視辯論,余若薇明顯較曾蔭權優勝,又認為,政府的民意戰大勢已去,會令政改方案的支持度進一步下降。」

林忌則認為曾蔭權以三無之軀--無準備、無口才、無內容的狀態赤膊上陣,就好似章回小說內各個二打六廢拉柴角色,大喊一聲:「殺呀!」,然後就被關公、趙雲呀等名將一刀斬下馬,實在係徹底玩完。

但係小說內邊有二打六角色會霸足一個鐘的 air time 呢?今次曾特首以二打六的能力,被余若薇秒殺足足一小時,殺完一次又殺第二次,殺足一小時死狀慘烈,事後分析起來,其實佢搏乜?邊有傻仔不自量力到呢個地步,在三無的情況下走去單挑對手最強的一位戰將呢?

港台新聞--港大民調:71%余若薇表現較好 15%曾蔭權較好
2010-06-17HKT21:00
「行政長官曾蔭權與公民黨黨魁余若薇的電視辯論結束,本台有份贊助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顯示,截至晚上九時前,有看過或聽過辯論的受訪市民中,七成一人認為余若薇的表現較好,認為曾蔭權較好的有一成五。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至今訪問超過730名市民,當中超過430人有看過或聽過辯論至少五分鐘。在這批受訪者中,如果可以投票,有五成二人表示會否決2012政改方案中的特首選舉部分,三成七人贊成;另外,有四成八受訪者表示會否決方案中的立法會選舉部分,贊成的有四成。有四成四受訪者表示,今晚辯論後,更加反對政改方案,更加支持的有兩成一。」

不少報紙賽前說曾蔭權得到很多名師指點,希望那些名師絕對不是有如周融之流的靠害--昨日蘋果日報大字標題,說余若薇攻強守弱,林忌把口忍足一日,忍到賽後才能全情恥笑周融的分析能力--任何看過余大狀上庭,又或者看過余若薇從政十年以來表現的,當知道講進攻可能有人比余若薇直接和傷害力大(如全盛時期的名嘴),但講防守絕對係滴水不漏,香港絕對係數一數二,而且余若薇口才最強的一點,就係溫文背後的綿裏藏針,以為佢「守弱」?死得最快就係呢隻啦;如果特區政府信左周融或者蘋果唔知係有意定無意的山埃,胡亂進攻余大狀而死狀慘烈的曾蔭權,你去搵周融算帳吧!

從曾蔭權的自焚的結局看出,事先一眾評論員包括林忌,都錯估了曾蔭權的準備;誠然曾特首口才差係人都知,但表現準備差成咁樣,真係令全世界都大跌眼鏡;點解會咁差呢?由於辯論會變成倒米大會,總結的可能性就少了很多,現列如下供大家思考一下:

1. 曾蔭權思覺失調
近日曾蔭權不斷落區,見人就亂叫起錨,亂叫亂吠的程度,除了似那個喪失神智的希特拉之外,就好似一些索左 K 仔神智不清的癡線佬;權力會令人腐化,投共更會令人癡膠花,近日見到曾蔭權,腦內就會響起尹光的名曲:「一個癡膠線的少年」--玩過 2007 年的假特首選舉,就以為自己可以上台同人辯論,仲要挑戰更難擊敗的余若薇?冇病呀?

事前不少人分析,認為這是曾特首自己度的橋,北京根本不贊成;如果這是事實,這證明北京的用人再一次徹底失敗破產,今日之後隨時好似董建華腳痛般,隨時「頭痛」、「心痛」或「前烈腺痛」而落台。

2. 北京權鬥的曲線指示
正如林忌最初的分析,如果這是曾蔭權自己的意思,又怎會冒險成咁?冒抄台灣風險,仲要搞到衰哂?事實證明曾蔭權辯論的準備奇差,簡單來說就是一部不稱職的人肉錄音機,連林公公的表現都好過佢;因此曾蔭權出來自焚,其實是被迫的。

『新華社昨日晚上 8時 20分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與立法會議員余若薇就政改方案進行辯論」為題報道政改辯論,又以「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黨魁」稱呼余若薇,而非用上反對派字眼。報道除了引述曾蔭權支持政改的立場之外,更加罕有地報道余若薇的觀點,「余若薇在發言中闡述了其反對 2012年政改方案的理由,並就普選、功能組別等問題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泛民成員認為,中國官方新聞機構報道政改辯論,更提及余若薇的反對論點,情況相當不尋常,令人大惑不解,因為上次普選聯、民主黨與中聯辦官員見面,新華社也未有報道。新華社作報道前,必須得到中央高層首肯,因為這代表官方態度,「佢哋冇批余若薇、又冇刻意唔提余若薇反政改立場、又稱呼佢做公民黨黨魁。究竟中央點睇今次辯論?係咪改變對公民黨態度?真係難以解釋。』

從辯論會的意見一公開,民建聯等親江系的土共都齊聲表示異議看來,北京的兩個權力核心,是借香港來作戰場--曾蔭權是胡錦濤欽點的,胡系授意曾蔭權公開玩膠,表面日日起錨,實際是天天倒米,其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想令目前最保守的政制方案夭折,而迫保守派接受民主黨等普選聯提出的最後方案。

可是曾蔭權的殘廢程度出乎預期,而余若薇對政治掌握的進度又超乎他們的預期,因此一場意想不到的大敗就出現了,大敗之烈不但令目前的政府方案變得不可能,甚至連普選聯的方案都不能再令市民收貨了,因此土共本來早已預備的五毛大軍急急忙忙出擊,在辯論後不到兩小時內,已有幾個用戶上載辯論會的影片,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一反所有評論員甚至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認為曾蔭權落敗的評價,卻一面倒說是曾蔭權大勝!

http://www.youtube.com/user/wongsix
http://www.youtube.com/user/mrbrotherten
http://www.youtube.com/user/hkwineasy
http://www.youtube.com/user/mschan2chan

從這些早有準備,在辯論會後不到兩小時就既錄影又上載的部署看來,這就是一眾評論人包括林忌一直所擔心的--無論曾蔭權怎輸,都會有大量文妖出來說贏的是曾蔭權;如果曾蔭權的表現好一點,好似 2007 年的假選舉,都仲有操作的空間,可是明明大敗卻說是勝利,這就成為了笑話了!看看大公報引人發笑的自 X 文章,真的極度搞笑:辯才稍遜 煲呔勝在務實
『期待已久的「曾余大辯」開始了,曾蔭權多次主動出擊,嚴正地向余若薇提出港人最關注的問題,包括所謂「變相公投」以低投票率收場,余若薇何以欺騙香港人「變相公投」成功?她日後如何取信於人?如果她否決方案,會提出甚麼政改建議令立法會有最少四十票支持她?

遇尖酸批評曾「食螺絲」

當然,面對余大狀的尖銳提問和尖酸批評,曾蔭權緊張難免,多次「食螺絲」和重複觀點;在公眾問答環節,有市民批評政改方案是「垃圾政改爛方案」時,曾蔭權亦面色一沉,低頭片刻,但他很快又收起「黑面」,露出笑容,以踏實作風應戰。

五十五分鐘的辯論悄然過去,曾蔭權沒有傳聞中的落淚、也沒有驚人宣布,還是貫徹其作風,以實務方式向港人推銷政改方案,娓娓道出支持方案的利與否決方案的弊。正如曾蔭權所言,論辯才,他當然輸給余若薇,但今次的辯論最大的目的是讓市民清楚方案及不同論據。這目標已達到了,輸贏、分數、個人表現甚至個人榮辱,還需要執著嗎?

各位讀者,讓我們一起監察大眾傳媒會怎樣報吧!

曾蔭權好似高登討論區搏做每月之星的傻仔,行為有如「小學雞」,搏上位挑機失敗的曾特首,認真你就輸了!

星期三, 6月 16, 2010

好茅 2 之超錯!

按此 1080P 高清
三個月前林忌感到身心俱倦,決定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於是訂了機票陪家人前往歐洲渡假十幾天;為避開六四七一,以為萬無一失,怎知道原來無恥的政府,卻打算甚麼都沒有討論的情況下,在六二三快刀斬亂麻通過無恥的 2012 政制方案。

由於不在香港,無法事事親力親為,假手於人在協調上、合作上當然不如自己般得心應手;因此政府你們贏了--用三百萬拍的廣告,的確比起我們這些零成本的快,在我們一再拖延推出這套超錯的前一天,政府一反在明報的「政府消息人士」所說,不會再推出新的起錨影片,卻原來在昨天連推三套!不知合共用了多少公帑呢?賺政府的錢,原來真的最易的!不知這些公司和政府的高官有沒有親家之類的巧合關係?

自福佳始終有你以來,部份熱心觀眾讀者都問:可否捐款給我們--林忌一一謝絕了,福佳製作長期食腦,打的是最少資源,卻最大回報的戰爭,比起當初很多更需要資金營運的社運、政黨,林忌自問負擔得起的,就不想和其他團體「搶錢」;然而看到政府在起錨 345 針對我們的好茅來部署,故意使用一些非增添器材不能做到的效果,我們將會面對一個問題--要不就是自己訓身投資,要不就被政府的無限量資源打敗;然而要我們這樣就認輸嗎?我不甘心。

一些傳媒朋友曾建議,和其他網台或團體合作,然而福佳創作的秘密除了創意,就是「垂直創作」,即用最高的效率,把科技及器材用到最盡;如果要借用器材,必嚴重影響創作的效率,如今次被政府的速度打敗,非我們的能力問題,而是一些資源問題,因此幾年來我們長期避免的--集資,看來非做不可了。

各位讀者你又怎看呢?你又是否願意在資金上支持福佳創作呢?請在此留言留下聯絡,或在 Facebook 聯絡林忌。

面對政府不斷洗腦的攻勢,我們這個社會連最基本的道理和公義都沒有了--為甚麼公投就是浪費公帑,起錨就可以用更多錢在宣傳呢?市民大眾根本沒有投票權,為何冇得投票就要宣傳,有得投票就不宣傳呢?

政府宣傳未在立法會通過,只向某些政黨偏袒的政策,居然可以單方面使用傳媒公器賣廣告,卻禁止在野黨派賣廣告,這是無賴的茅柴行為;政府常說要參考外國,可有外國只執政黨賣廣告,卻不准在野黨賣廣告之理?可有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之理?

大眾媒體集體河蟹,我們只餘下互聯網了,亦因此我們別無選擇,只有在互聯網用科技應戰...... 政府的挑戰,我們奉陪到底!

你們又怎樣看呢?

福佳製作人員
林忌 (監製編劇配樂)
Vinci、Freeman (導演拍攝)
演員:周澄、馮世權

配樂符合每四小節更改主旋律的嚴格「作曲」規定

星期二, 6月 15, 2010

大亞灣核洩漏的新聞封鎖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深圳大亞灣核電站發生歷來最嚴重的核洩漏事故,本台獲得獨家消息指,核電廠一個機組在上月23日運作出現異常,檢測發現幅射洩漏超出廠區範圍,至今仍未受到控制,嚴重威脅附近居民性命安全。當局因為擔心引起恐慌及打擊當地房地產,一直封鎖消息,亦未有依據協議向香港方面匯報。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得悉事件後親自致電核電廠,要求如實反映情況。核電廠的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包括多名香港學者及中電代表,對洩漏事故感到震驚。(李莉報道)

驚嚇!香港發生甚麼事了?香港政府發生甚麼事了?為何大亞灣出事了大半個月,香港市民居然被蒙在鼓裏?就當香港市民蒙在鼓裏好了,看看政府的新聞公告,你才會更驚慌!

看看特區政府保安局的回應:「昨午(六月十四日)保安局接獲自由亞洲電台查詢有關在五月二十三日發生的廣東核電站事故,已即時向中華電力有限公司了解情況。」

從保安局的新聞公告可看出,保安局居然要在接獲自由亞洲電台的查詢之後,才「已即時向中電了解情況」;出事日子在五月廿三號,今日已是六月十五號,近一個月前的事,保安局居然不知情?特區政府居然自己都不知道嗎?

記得八十年代興建大亞灣核電廠時,香港人有幾多反對聲音?當年中共承諾了甚麼?就是無論有甚麼危險或意外,都必定會通報香港;現在全香港的主流傳媒,在事件發生一個月之後都居然毫不知情,要由自由亞洲電台去揭發?大家可知道自由亞洲電台是甚麼?

維基資料:『自由亞洲電台(英語:Radio Free Asia,RFA)最初成立於1950年代,後根據1994年通過的美國國際廣播法案而在1996年改建為一家非盈利性私營廣播電台,由美國國會出資,歸美國廣播理事會管轄。廣播委員會的職責是「向海外聽眾提供準確客觀公正的美國和世界新聞及相關信息廣播,以促進和加強自由民主事業」。』

自由亞洲電台是美國國會資助的電台,要靠美資的自由亞洲電台揭發,香港人才如夢初醒發現,原來自己的香港政府居然隱瞞事件了這麼久,甚至是連他們都被蒙騙了這麼久!由當年大陸一再隱瞞疫情,到隱瞞毒奶粉,到今日連核洩漏都可以隱瞞,中共還有甚麼公信力?香港人對自己的政府仲有咩信心?

特區政府繼續和他們的傳媒一再轉移視線,第一個問題當然是有沒有即時危險,但就算答案是沒有,有任何政治智慧,對公眾關心的政府必然會的事,就是公開事件,增加透明度,這才是消滅流言最有效的方法;可是香港這幾年愈來愈大陸化,不斷濫用權力去打壓言論自由,記得 08 年東亞銀行蝕本,不是公開消息反而找警方重案組替東亞「查內鬼」,要找出誰是爆料者導至擠提,而不是去反問為何東亞蝕本不公佈消息,引起投資者的恐慌;今日情況更劣,有關是最敏感的公眾健康問題,有關的是香港人人關心的核電廠問題,他們不但沒有第一時間公開事件以減輕市民的疑慮,卻選擇了最差的手法--淡化、不報,到被 RFA 揭發之後,才扮冇野講幾句廢話!如果這個不是美國國會支持的 RFA,而是香港本地的傳媒了,相信未到見報,早已被編輯「河蟹」。

大亞灣事件揭露的,除了公眾安全之外,就是我們香港已經失去了七七八八的主流媒體新聞自由;可悲的是,香港大多數人對這個現象漠不關心,對失去了最重要的新聞自由當沒有一回事,短視的人們,最終必然為此付上慘重的代價。

星期日, 6月 13, 2010

普選聯的最後機會

普選聯的最後方案,即一人一票普選五席新增區議會方案,並非不可接受;但這「並非不可接受」,已屬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最後底線--林忌不會罵普選聯,就是這一次,也許是最後一次。

中共是一個從來都不可靠的騙子,亦因此即使中共作出任何的普選承諾,只要不是即時兌現的,根本都不可信;記得九十年代中共提出 07/08 雙普選,白紙黑字也可以作廢,也可以一句承擔道歉都沒有就從此消失,那麼即使中共承諾你 2017/2020 雙普選又如何?他們可信嗎?

亦因此,「終極普選聯盟」寧可要談區議會的五席普選,也不談甚麼終極普選,其實是泛民務實學精的第一步;林忌寧可他們談區議會的五席,也不要中共的甚麼狗屁承諾,畢竟對於一個信用為 F 級的爛仔來說,拿出現金是真的,甚麼將來的承諾都是假的,因此對於一些自普選聯不支持公投而對他們終極失望的泛民死忠來說,這是必須放下成見,用腦分析的一件事。

對,其他泛民死忠的擔心是有理由的,看看民主黨,可以容許其黨員馮煒光不斷在經濟日報寫文撐特區政府的無恥行為,像他這種打著民主黨旗號,卻行「民主建港聯盟」之「民主」路線的議員來說,這些人我們一定要來一個總算帳;可是一件還一伴,民主黨令人失望是一件事,民主黨不撐公投令人極度反感是一件事,但民主黨會否背叛泛民的支持者,這是我們仍應理性拭目以待的一件事。

令人憂慮的一點卻是,泛民主派支持者在泛民分裂的情況下,已經進入了論述完全空虛的時代;區議會方案的弱點,我們見不到泛民大老出來詳說(曾蔭權的假辯論,令余若薇在辯論前也不得不保留彈藥),反之我們要甚麼呢?終極目標當然是雙普選,而且是應該愈快愈好,但如果中共堅拒不肯,我們應該如何自處?有沒有任何中途、短途方案,可以「接受」?還是凡沒有真普選,就永遠否決?

那麼中共又提供一紙假承諾又如何?我們是否就要支持呢?還是凡 2012 沒有雙普選的方案,泛民都要永遠否決下去?正如林忌長期所講,我支持 1988 雙普選,那麼是否就代表我最支持民主?是否代表我的立場最堅定?是否代表這樣的結果就會最好?

泛民每一個黨派,都有自己的考量,很多黨派也是真心追求民主的,這些都是事實;問題是,在這些意識形態之外,面對不斷玩弄詐術,完全操控民意的無恥土共,我們泛民主派的支持者,在處理這些問題上,是否有超乎意識形態以外的戰略、戰術考慮?是否大罵「投共聯」,民主黨就會變得更好?五區公投的結果是否一面鏡子,讓所有死忠民主派醒一醒?我們是否應該用用腦,而非只是狂罵普選聯「投共」?

林忌和各位一樣擔心普選聯的最後取態,林忌同樣擔心普選聯會變節投共,正如 1938 年慕尼克協議之後,希特拉毀約吞併殘餘的捷克斯諾伐克一樣;我們不希望何俊仁會變成另一個張伯倫,我們更不希望泛民會重演德國威瑪共和毀滅的悲劇,但在這之前,我們是否應該給予普選聯最後最後一個機會,讓中共親手向全港市民示範「無恥冇極限」的硬道理,親手去粉碎這些「老好人」的「最後希望」?

對,林忌從來不相信中共會退讓,因為甚麼功能組別或者直選,對中共來說只不過是一個名詞;中共要的是控制香港,至於普選、民主、自由云云的,凡可以幫助他們控制的,他們都會支持,凡阻礙、防止他們控制的,他們都必然會反對。

就讓我們支持普選聯最後一次吧,就讓他們再向「溫和民主派」示範一次,這一個最卑微的要求--區議會五席普選如何被中共幻滅吧!泛民死忠這刻要做的,不是大罵他們,而是靜靜等待中共拒絕這個卑微的要求,然後就是大家全力反擊的時間了!

星期六, 6月 12, 2010

回應曾蔭權的謬論

「來自特首網誌

政制發展其中一個富爭議性的議題,是功能組別的存廢問題。大家只要細心看看特區政府所提出的 2012政改方案,便會明白我們在這爭議性問題上的取態。

2007年人大常委會通過普選時間表,訂明2017年可普選特首及2020年可普選立法會,同時亦表示2012年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一半一半比例不變。」

廢話,早在九十年代,人大常委會制訂的基本法已白紙黑字承諾,2007 /08 年後香港有權普選特首及立法會;偏偏去到兌現承諾的時候,人大常委會一句道歉也沒有,就可以單方面撕毀十幾年來的承諾;一個冇信用的人大常委會,提出十年後「可以」選的「承諾」,是一個可信的「承諾」嗎?曾蔭權不妨回應香港市民,人大常委會的誠信,作為個人他會不會相信?如果人大常委會欠的不是普選承諾,而是問曾蔭權借錢,佢會唔會相信?

很多人常常強調香港是一個商業社會,又要注重經濟發展云云;可是講到人大常委會已經破產的誠信,他們卻又當香港不是商業社會了!人大常委會的信用,已經跌到冇人會相信的 F 級。信用破產的承諾,只是一張隨時可以撕毀的廢紙,何況只是 2017/2020 「可以」普選?

根據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二的「解釋」,連備報都可以解釋為「可以報備」,也「可以不報備」;那麼「可以普選」更清楚,就是「可以普選」,也「可以不普選」;為何曾蔭權明知這一點,卻不告訴市民呢?為何曾蔭權明知這個「可以」普選是一個完全不可信的 F 級承諾,他卻甘願出賣香港人,不斷為寶藥黨賣寶藥呢?

『為擴大參政空間,我們建議在2012年增加十席立法會議席,一半來自地區直選,一半由有三百多萬選民基礎的民選區議員互選產生。我們過去多次指出,現有功能組別的選舉模式,是不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將來2020年普選時不會再存在。我們一方面「凍結」傳統功能組別議席,一方面提出地區民選議員互選方案,就是要帶出一個清晰訊息──特區政府是有決心朝着普選目標邁進,要在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框架下,着手改變功能組別的現況,加入最大民主成份。這就是轉變,是我們所需要的轉變。否決方案,只會原地踏步,只會繼續維持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的現狀。』

區議會功能組別,正正就是「傳統」的功能組別;正如商界有幾個議席一樣,根本不是甚麼新鮮的事宜--就是小圈子選舉的擴大。

客觀現實今日的香港,就是傳統左派不斷透過中央打茅波,用每年幾億的經費不斷以不同形式去「賄選」,左右選票;區議會選舉就是這種不公平競爭的最典型例子--民選議員所得的薪資及經費,根本不足以應付地區的龐大開支!為何蝕本的生意可以有人繼續做?這就是中共用錢買選票--連去政改遊行都派兩百元,以及三十蚊的海鮮餐!

香港今日沒有政黨法,因此政黨可以無限制從中共得到國家的資源去輔選,這種情形就和 1933 年的德國一樣!希特拉就是透過這種不公平的選舉,從而建立其納粹第三帝國的!特區高官不是常常說民主會「選出」希特拉嗎?他們就是希望透過這種間接選舉的區議會方案,可以同樣選出納粹黨的戈林成為立法會主席,再「選出」希特拉出來成為元首;亦因此,我們必然要反對區議會方案到底!

「另外,有一種意見認為,功能組別是香港萬惡之源,造成貧富懸殊,社會分化。事實是否這樣?究竟當前香港社會矛盾,如貧富差距、在職貧窮及不良營商手法等,是否由政制所造成,當中因果關係需要釐清,需要用理性去客觀分析。」

曾蔭權再次偷換概念的是,就是以上問題不必然全由政制所造成,卻必然為政制所惡化,更為政制不公而形成無法解決的死局 (deadlock)!發病的原因不必然是身體弱,但體質弱卻是發病的溫床,更是無法有效醫治疾病的主因!

「環顧海外,不少經已走上普選的民主國家,貧富差距比香港嚴重,貪污橫行,利益集團壟斷嚴重,社會矛盾尖銳。還記得在零七年特首選舉電視辯論中,面對對手攻擊,我已表明曾蔭權政府不是要攪階級分化,政府決策是要以公平、公義為最大價值,以平衡社會各方利益為依歸。如果說民主普選可以完全解決所有社會矛盾、貧富差距等問題,是流於口號化、簡單化,是通不過客觀理性分析的。」

曾蔭權亦不妨問問市民,特區政府的決策自 2007 年以來,究竟是公平公義了,還是更不公平更不公義了? 2007 年的政府民望高些,還是今日的民望高些呢?民主普選不是萬能,絕對無法一次過解決所有社會矛盾、貧富差距的問題,正如做運動、早睡早起、健康的生活都絕對無法保證你一定會冇病冇痛,但當你年年病、月月病、時時病的時候,是否應該由健康的生活做起呢?是否應該戒煙戒酒戒除壞習慣呢?

政府如果認為普選無法解決所有問題而不普選,那麼政府以後也不要呼籲市民反吸煙,不要呼籲市民反吸毒好了;事實上亦有人吸毒、吸煙,身體一樣健康,甚至九十幾歲高壽才過身,那麼是否我們以後就應該反對健康的生活,一起去吸煙和吸毒?

「香港正朝向普選邁進。從政者要拿出理性,擺事實、講道理,而不是挑動情緒,製造對抗。社會需要更大的共識,而不是更大的分化。

二○一○年六月十一日」

擺出理性,講事實道理,曾蔭權卻一直只當我們是耳邊風;挑動市民情緒,製造和市民對抗的,正正就是曾蔭權特首;中共毀約不可信,曾蔭權講真話就是了,為何要成為寶藥黨的推銷員,向我們推銷寶藥呢?

星期四, 6月 10, 2010

政府好茅的雙重標準

政府大量浪費公帑宣傳特區政府好茅,雙重標準對待廣告,自己廣告林公公就說不是政治廣告,而我們的廣告電視台卻說是政治廣告!

根據政治的新聞公告,林瑞麟說:「政府就方案所作的宣傳,既沒有促進任何個別機構、商行或個人的利益,亦沒有為個別政治團體或個別人士的利益或優點作宣傳。有關宣傳涉及的是社會整體關注的事宜。政府就此事所進行的宣傳工作,是一項推廣政府政策的宣傳運動,與政治廣告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用林瑞麟的標準,林忌就反對方案所作的宣傳,既沒有促進任何個別機構、商行或個人的利益,亦沒有為個別政治團體或個別人士的利益優點作宣傳;有關宣傳涉及的亦是社會整體關注的宜宜。林忌就此事所進行的宣傳工作,是一項反對政府政策的宣傳運動,與政治廣告是載然不同的兩回事。

為何我們都姓林,電視台對待我們的態度卻差天共地?林忌由一開始開拍一套幾乎和原版 99% 相似的好茅,早就是為了今日--為了證明政府及電視台的雙重標準;為何林忌要找三位名人,而不是用以往的搞笑形式來「惡搞」,就是為了證明除了諷刺之外,要達到一個更重要的目的--用鐵一般的現實再一次證明給香港人看,政府是如何無恥,是如何濫用法律去打壓異見人士。

如果林瑞麟說的是對的,那麼電視台打壓我們是絕不合理,也不符合香港的法律,是純粹的政治打壓;如果林瑞麟說的是錯的,那麼政府的廣告也必然也屬政治廣告,那麼為何政府可以違規?

林瑞麟的講法絕無道理者,就是政治的甚麼政策宣傳絕對是鬼話--凡立法會通過的政策,才是香港的法律,政府在這此宣傳,才是屬於「中立」的政策;今日政府絕對是打茅波--利用球證的身份,不受「球例」的規管,可以在比賽前落場射波,意圖影響民意製作既定事實,見民主派的球員落場,又變回球證出示紅牌,趕我們出場,這是合理的做法嗎?

轉載明報:民間《政改好茅》廣告 無線拒播稱涉政治
(明報)2010年6月10日 星期四 05:05

【明報專訊】正當政府花費900萬元公帑,還可以免費使用政府宣傳信息時段,另一邊廂反政改的民間團體則處處碰壁。早前找來公民黨 梁家傑 、陳淑莊等拍攝《政改好茅》宣傳片諷刺政改「打茅波」的林忌,上周向多間電視台購買廣告時段,但無線電視以「違反廣播條例」為由拒絕申請。林忌質疑無線准許政府賣廣告,但禁止民間宣傳,是雙重標準。

曾創作《福佳始終有你》的林忌,近日邀請梁家傑、陳淑莊和前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模仿由行會成員梁智鴻、夏佳理及胡紅玉拍攝的政改宣傳片,拍了一套名為《政改好茅》宣傳片。時事評論員黃世澤上周一接觸多間電視台,希望購買廣告時段播放該短片,近日無線正式拒絕。

斥只許州官放火

無線電視拒絕的原因,是根據《廣播條例》附表四第12條,列明「持牌人不得將任何屬宗教或政治性質……的廣告納入在其服務內」。黃世澤反駁,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 昨日在立法會發言,指政府的政改宣傳片並非「政治廣告」,是關乎公眾利益,那麼他們的「反政改宣傳片」,也不應被視為廣告。

林忌亦說﹕「這再次證明政府才是帶頭浪費公帑的元兇,政府有如偏幫的球證,只許州官放火,真係好茅!為何支持政改就可以賣廣告,反之就不行?」他們將再與無線交涉,而亞視 及有線至今則未作回覆。

另一邊廂,民間團體亦挖空心思抗衡政府的龐大宣傳。社民連計劃花費20萬元,製作100萬張「超錯」貼紙,打算隨報紙附送給市民;另外會製作10萬份「反政改報紙」、500多件T恤及襟章等,預計花費30多萬元。

林忌拍攝的《政改好茅》短片,由戲服、道具至器材都是借來的,加上演員和工作人員都是義工,所以是「零成本」,片段上載至今點擊率有4萬多;而政府拍攝的「信任讓夢想成真」宣傳片,則只有2萬多點擊率。(注:應指政府原版的好錨,只有萬六收視)

轉載賣廣告拒絕信原文: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enquiry on placing advertisements in TVB on June 3.

We have carefully reviewed the thirty-five second TV commercial好茅and sought opinions from our relevant departments, including Legal and Standard & Practice. By all reasonable and objective standards, we are of the view that the TV commercial is an advertisement of a political nature. Section 12, Schedule 4 of the Broadcasting Ordinance prohibits us, as a domestic free TV programme service licensee, from broadcasting any advertisement of, inter alia, a political nature. Under such circumstances, we regret we are not able to air the TV commercial as requested.

We would like to make it clear that our decision has been made simply out of legal consideration. As a politically neutral entity, we have not taken account of any particular political stance in deliberating your enquiry.

Once again, we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in our airtime.

With regards,

Yours sincerely,
XXXXXXXX Yu余 X X
Deputy Controller
Marketing and Sales Department

星期三, 6月 09, 2010

無恥之極馮煒光

經濟日報又再登出一篇名為「剝奪說話權利 如何追求民主?」的垃圾文章,再次是由「民主黨」的馮煒光所寫,標題分別有「傳媒鼓勵激進 窒礙民主」、「狙擊無孔不入 公道自在人心」

先看看他說甚麼「剝奪說話權利」的內容:『...現時的政改方案的確是個「爛方案」,但不管方案如何「爛」也應該讓人家說話;否則追求民主,變成不給人家說話權利的反民主行為了!當一些政治人物把自己的行為道德化而又付諸激進行動時,暴民政治的魔影便在牆角閃動了。』

究竟是誰被剝奪了說話權利?就是市民;當政府可以大賣電視廣告,宣傳支持保皇黨及土共方案的政改之時,為何市民不可以同樣在電視賣廣告,去宣傳反對政改呢?

先不論政府用市民錢,我們要用自己錢公不公平--就當我們蝕底點,額外畀錢賣廣告好了,為何連我們拿出真金白銀要賣廣告,政府都唔畀呢?我方在拍攝過完全符合香港版權法的《好茅》影片,聯絡無線電視台之後,無線電視的回覆就是因為根據現行的廣播條例的第十二條 Schedule 4 ,免費的電視台不准播任何「政治廣告」--那為政府為何可以違規?為何政府自己可以例外?

如果說電視台要維持政治中立,對呀,那麼政府也應該維持政治中立--只可以宣傳立法會通過後的方案,而不能在電視宣傳「未被通過」的方案吧?想想在外國--執政黨控制政府,然後不斷只許宣傳對自己政黨有利的廣告,而不許宣傳對反對黨有利的廣告,會有這樣的一回事嗎?

守規舉的,真金白銀和政府討論,特區政府以及電視台就說法例禁止,雙重標準如此,作為民選議員的馮煒光,不是站在市民的一邊,不是站在民主的一邊,而是走去為特區政府搖旗吶喊?這和做納粹黨的幫兇有何不同?為何市民忍無可忍要落區追擊?就係因為政府好茅,佢地身為球證,卻走去落場踢波,然後見對手落場就立即出紅牌趕人出場!是誰茅呢?難道馮煒光會不知道嗎?

『回想當年文革,一眾紅衞兵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感召下,先把對方先界定為牛鬼蛇神,根本不讓人家說話,甚至折磨人家身體和心靈,然後又把自己所做一切界定為正義和高尚,是為實踐一個崇高理想而做的,最後變成了和尚打傘,無法無天。中國慘遭浩劫,白白浪費了一整代人的青春--撰文:馮煒光 中產動力主席、南區區議員』

對,是誰「只有我講,不准你講」呢?就是馮煒光及中聯辦控制的經濟日報了;上一篇林忌投稿反駁馮煒光的文章,正正就是經濟日報不許刊登,在博客卻被網友爭相轉載!他們這些出賣良心的人,不斷「佔了便宜還賣乖」--壟斷電視台,壟斷報紙版面,只有他們說話,卻不許市民回應,然後把你們義正詞嚴的反駁當作視而不見,再選一些憤怒的幾個例外大造文章,反屈做甚麼紅衛兵!

上述的爛人居然還可以是民主黨黨員?難道民主黨真的已經腐爛到根部?這樣的一個人都居然可以保持黨藉嗎?何俊仁,你們究竟在幹甚麼?

星期日, 6月 06, 2010

中共派錢買香港人參加遊行 (中共走路工)

政制向錢走 左派造勢撐政改 利誘遊行每人派$200

2010年06月06日 蘋果日報頭條--把醜聞轉載到全世界!

【本報訊】為了保送港府的政改爛方案過關,由左派工聯會牽頭成立的政制向前走大聯盟重施故技,旗下社團、同鄉會組織近日利誘鄉親和街坊,參加立法會 6月中表決政改方案前, 6月 19日舉行的撐政改遊行,出席者可攜同親友甚至家中傭人參加,每人派發 200元。以大聯盟旨在號召數萬人參加遊行計算,各團體隨時需要派發千萬元,以製造公眾支持政改方案的「假民意」。泛民主派批評大聯盟派錢引誘市民上街,證明政改爛方案不得人心。記者:林俊謙、張文傑、莫劍弦

林忌曰:中共一定係全世界最熱愛民主的國家了!不是嗎?哪有國家為了推動民主,會派錢畀人民去遊行爭取民主的?這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事情嘛?曾蔭權的政改方案有幾民主,看看中共派錢去請大家支持就可以知道--為何北京市民爭民主,中共會派坦克車,但香港市民爭取民主,會派二百元港幣--即八百三十多新台幣呢?

從支持「政改」都要派兩百蚊再一次證明,特區政府的所謂政改方案,根本就是扼殺民主的假民主方案!

亦因此,堅決反對特區政府的假方案到底!凡民主派的議員,誰人敢支持方案,就是賣港賊!要受到千千萬萬民主派選民的絕對唾棄!


政制向錢走 左派利誘遊行每人$200

擁有 190個團體會員的福建社團聯會是政制向前走大聯盟的核心成員,旗下屬會香港泉州同鄉會近日向會員發出通告,指該會收到福建社團聯會通知,為響應大聯盟本月 19日舉行的撐政改集會遊行,呼籲會員「扶老攜幼,邀約朋友,傭人皆可」,通告寫明:「參加者會有津貼膳食費 200元」。


去維園登記兩日後收錢

記者以市民身份致電報名,一名自稱蕭先生的男子以福建話跟記者交談,記者按通告內容,查詢參加本月 19日遊行會否獲得好處,對方即指:「有的,有的」。他表示,參加者可選擇跟隨該會遊行後一起晚膳,也可選擇獲發一、二百元「補貼餐費」。蕭先生說,屆時會按記者攜同出席遊行的親友人數,計算記者所獲金錢,「到時你搵我報名,便找我拿錢」。

雖然同鄉會出手闊綽,但也有「措施」確保報名人士參加遊行後才獲派錢。記者問蕭先生是否報名參加遊行,便能即時收錢,蕭先生即說,參加者當日需先在該會設於維園的登記站報名,完成遊行後一至兩天,才能到該會位於北角的會址收錢。

記者及後再親身到泉州同鄉會會址查詢,該會一名男職員未有明確表示參加遊行會獲派錢,只稱遊行後參加者會一同用膳。吃飯是否由同鄉會付鈔?該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職員說:「我哋做呢個行動,食飯基本上梗係我哋畀錢。」對於選擇不吃飯的街坊可否獲 200元的膳食津貼,他沒有否
認,只稱「未決定」。

根據泉州同鄉會的通告,遊行當日參加者需穿着印有該會標誌的紫紅色背心,以體現整齊統一。同鄉會更要求出席遊行者「參加該會隊伍後,切莫再報參加別的隊伍,避免重複」。顯示大有可能另有其他左派團體以不同方式利誘參加遊行。
鄭耀棠稱只會提供一支水

雖然鐵證如山,但福建社團聯會主席林樹哲接受本報電話查詢時,先指他「唔知」今次派錢事件,及後更斷言否認。記者表明獲得一份白紙黑字的相關通告後,林即語帶激動說:「冇可能!冇啲咁嘅事!」及後又改稱「應該唔會有咁嘅事」。當被問及日後會否繼續派錢吸引市民撐政改方案時,林更即掛斷電話。

政制向前走大聯盟召集人鄭耀棠昨日稱不知道今次事件,他會跟進了解,聲稱大聯盟同類活動不會提供金錢津貼予參加者,「只係會提供一支水」。

本報取得的資料顯示,泉州同鄉會有一份詳列 26個不同單位,需在當日遊行集會的「任務數」列表,詳列每個單位所需「交人」數目,由 10人至 50人不等,文件又附上寫有 21款支持政改口號的列表。根據福建社團聯會的邀請信內容,左派團體已預計當有「數萬市民」參與遊行,已租用維園一至六號足球場作集合場地,遊行路線則為維園至波斯富街,下午 7時再到立法會向議員遞信。

職工盟立法會議員李卓人批評,事件反映左派明白現有政改爛方案不得人心,只能以派錢製造假民意,「佢哋搞政制向前走,應該正名叫政制向錢走」。
記者與同鄉會職員電話對話

(圖片:高登網友即晚上載的另一張土共動員通知...)

(記:記者,泉:泉州同鄉會職員)

記:到時有沒有東西送?
泉:有的、有的。

記:有甚麼?
泉:會補貼餐費。

記:每人幾錢?
泉:給你食晚飯。

記:幾錢?
泉:一、二百元。

記:我有五、六個人,找誰拿錢?
泉:按出席人數計。

記:我拿錢去食可以嗎?
泉:可以給錢你去食。

記:我到時找誰拿錢?
泉:到時你找我報名,便找我拿錢。

記:報名時便可拿錢?
泉:不是,報名後怎知道你去不去。

記:到維園找誰?
泉:不是去維園拿(錢),是過後才拿。

記:過多久?
泉:過一兩天。

記:到時是否去同鄉會?
泉:對。

記:到時你怎知我有沒有去?
泉:你幫我報名我便知。

記:是否要去維園點名?
泉:對。

記:你到時在嗎?
泉:會。

記:到時怎找你?
泉:我們維園會有台,掛着泉州同鄉會。

記:是否去同鄉會張桌登記?
泉:是。

記:過兩三日才去你們處拿錢?
泉:是是。

*兩人以福建話對答

星期五, 6月 04, 2010

廿一年來的哀莫大於心死

六四廿一周年了,廿一年就這樣過去了,實在是難以想像;人生有幾多多個廿一年呢?我們這個民族,廿一年來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香港今日的社會,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呢?

記得 1989 年 6 月 4 日星期日,當林忌還是一個小朋友的時候,一覺醒來第一時間開電視,看見坦克入城,看見殺人流血,早熟的林忌也是嚇得驚呆了;怱怱轉身跑往雙親的房間拍門大叫:「殺人了!殺人了!」

「對,我們知道了」雙親第一時間說,原來他們徹夜未眠,之前一晚全程在看直播,因此只稍為休息了一會;昨夜,他們哭了,他們無語了... 「中國人!一個被詛咒的民族!」

讀讀百年來的歷史,中國的苦難之多,絕對是世界第一;先是滿清政府寧予洋人,莫予家奴(漢人),喪權辱國也不願意改革;難得辛亥革命了,自己人就為了爭權奪利,搞軍閥混戰搞到連滿清都不如;沒有槍桿武器就沒有政權,孫中山被迫「聯俄容共」,和莫斯科作交易建立黃埔軍校,蘇共卻打算扶植傀儡的共產黨,去吞食國民黨;蔣介石被迫「清黨」和共產黨決裂,再掃平部份軍閥重建中央政權,軍閥卻為了自己的利益堅持混戰,如 1930 年的中原大戰死傷幾十萬,造就一年後的九一八事變,日本可以輕易拿下東北各省,更間接令共產黨乘機壯大。

剿共數年打打停停,軍閥包庇利益交易,蔣介石堅持「先安內,後攘外」,可是早已一心向共產黨,兩次提出加入共產黨而被蘇聯史大林拒絕過的張學良,卻在篡改了的歷史上成為「西安事變」的「英雄」,兵變的結果就是虛偽的「一致抗日」,結果在中共「一分抗日,兩分應付,七分發展」的假抗日之下,中共成為了抗日戰爭的最大得益者,而傷亡慘重的國軍在戰後不但要應付破了產的經濟,還要應付蘇聯全力支持,轉移日本關東軍武器的共產黨軍隊;國民黨將軍身邊大量的中共間諜,以及舊時代的家族貪污腐化,敗壞了戰後「四強」的任何希望;中共建國,中國人民得到的不是救世主,而是比史大林、希特拉更卑鄙無恥,喪心病狂的毛澤東。

由假民主的一黨專政,陪伴著之後幾十年的政治整肅運動,由反右、三反五反、三面紅旗,加上之後三年經濟困難時期,十年的文革浩劫,中國人民餓死的、枉死的、被批鬥死的,又何止幾千萬人?中共幾十年來直接間接害死的中國人,比起兩次大戰的死者還要多,文革過後的中國,是一個遍地赤貧的國家,六、七十年代經濟起飛的香港人,由柴米油鹽到日用品藥品,一批一批地寄往大陸支援同胞,好不容易等中共出了一個懂經濟的鄧小平,看見祖國經濟起飛了,又大批港商回國建設,八十年代就是這樣矛盾的年代,香港人一方面憂慮「回歸祖國」,會打回中共之前幾十年的原型,另一方面又充滿幻想,以為隨著經濟發展而來的,就是自由民主的富強之路。

八九六四,就是這樣的情況下發生的;在香港,上百萬的市民天天茶飯不思,看著電視天天直播大陸的民運,個幾月幾乎沒有間斷,在香港史上第一次,無論外國人與中國人,無論是親英還是親中,由左派到右派,第一次團結在一起;香港人可以讀到連土共的文匯、大公,都在祝福這一場民運,連當年的梁振英、曾鈺成到譚耀忠,都站在了市民的一邊。因此看見趙紫陽去見學生,即使坦克已經入城,天真可愛樂觀無邪的香港人,還以為中國一定學運一定會有一個良好的結局;然而六四的血腥屠城,粉碎了一切!

赤裸裸的政治現實--槍桿子出政權,權力就可以代表了真理,中共政權的無恥超乎香港人的想像;不但可以派坦克殺學生,還可以派袁木宣稱只死了廿三個人;不但派人來香港旺角打算搞一場暴亂嫁禍香港市民,還可以千里追殺清算民運份子!面對如此荒謬歪理的香港人,面對如此無恥政權的香港人,最初還銘記於心,多次在選舉中對變節的土共說不,九七前的直選中,幾乎所有變節的親北京候選人都因此而落馬!

當年香港人擔心的,只是北京在九七後會用強權扼殺香港人--用強制的手段,毀滅香港的一切;可是萬萬想不到的,卻是香港人自己扼殺了自己--原來用經濟手段,就可以令一個不義的政權變得合理,原來用錢收買傳媒,收買商人,就可以令假新聞代替真新聞,對市民慢慢洗腦。

溫水煮蛙了十幾年,香港熟了;投票率不再增高,泛民一盤散沙,五區公投的失敗,代表著香港進入一個全面黑暗的時代;就正如百幾年來中國人做不到的,在英國人走了之後的香港,也同樣做不到--我們不但是敗在暴政之下,更是敗在自己的無能之下;政府無恥,但市民又做了甚麼呢?市民覺得「搵食」最重要,甘願對身邊的人失去種種權利而視若無睹,看著香港納粹化,連他人的權力被侵犯也覺得無動於衷,連新聞自由已死,絕大多數的傳媒已經成為了政府喉舌也無動於衷,那麼我們還能指望甚麼呢?期望靠幾個年輕人的單打獨鬥?期望靠年輕一代奉獻自己,去為了一個無望的將來搏鬥嗎?

對,人心不死;因此五一六的公投,不少年青人盡了全力去做;在網絡上,我們可以看見年輕一代幾乎盡了全力,去宣傳、去拉票,去動員,所有能夠做的都已經做了,可是結果又如何呢?甘願被洗腦的那一群人,他們繼續選擇傳統傳媒的慣性收視;那些有能力、有權力改變社會的位高權重人士,卻為了他們自己利益,而漠視了社會的利益;那些有心但沒有腦筋的,卻默守成規卻不會應對今日的局勢來改變已有的遊戲規則。

對呀!政府一味抹黑浪費公帑,可是轉個頭他們自己帶頭「起錨」,傳媒又沒有人提起這點了;當政府狂賣電視廣告,泛民主派自己沒有能力搞反宣傳,當年輕人代為做了,他們也沒有念頭要好好利用如六四晚會的群眾活動,去作反宣傳;難道世界盃可以看廣告,六四晚會就不能看廣告嗎?難道六四晚會當晚的維園,政府可以利用大銀幕賣廣告宣傳政改,泛民就不能利用銀幕來宣傳反政改嗎?

這就是鐵一般的現實;幾年前一群年青義工排除萬難,建立網絡電視突破傳統傳媒的封鎖,一心以為泛民各黨派及一眾名嘴,可以團結統一起來合作;可是泛民主派各懷算盤,怎都不肯建立一個聯合平台去反擊政府的洗腦,而是各搞各的,結果人人都不能達到「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鬼打鬼了幾年,當科技再突破,連網民都可以做得到第一流質素的電視廣告時候,在政改當前,他們卻寧願市民去維園看政府的政改廣告,也不願大會播反政改的廣告,因此泛民失去民意,多數人支持政改的「民調」,是怎樣搞出來的?就是這樣背景下的產物。

在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共,人們千方百計爭取言論自由,連最荒誕的機會也不放過;在仍有部份言論自由的香港,我們除了大鬧政府打茅波之外,卻堅持默守成規,連少少創意都不能接受。

哀莫大於心死,就是這樣的一回事;你說可以,他們說不可能;你做到了,他們就把頭埋在沙堆,當自己看不見;你成功了,他們就妒忌,背後再中傷;也難怪,各家自掃門前雪,中國人的民族性,就是這樣醜陋的一回事。

做人難,做中國人更難!廿一年過去了,就在我們哀傷追憶過往,再阿 Q 精神互相鼓勵展望將來之後,認真再想想,究竟有甚麼應該做?有甚麼必須做吧?

星期三, 6月 02, 2010

好茅喎!

轉了URL
政府大量浪費公帑宣傳「起錨」,周街都貼埋「起錨」的宣傳品,例如在部份港島著名的中產屋苑,更幾乎條條燈柱都有,宣傳攻勢比起 516 的五區公投補選更強勁;如果政府沒有在費用上講大話欺騙市民,那麼要不「起錨」的宣傳費在一億五千萬以上,又或者好似慈禧太后一樣,把公投的費用費偷偷挪移到宣傳「起錨」去。

亦因此,林忌決定再次創造奇蹟,用 $0 的經費去製作這套「好茅」,回應特區政府的無恥廣告;進入「行騙會議」果然會成為腐爛的一份子,連梁智鴻、胡紅玉以及夏佳理,都居然淪為欺騙香港市民寶藥黨的行騙工具,出來拍寶藥黨式的廣告,意圖通過有如人大底層選舉的區議會方案,不但沒有減少功能組別議席,反而走去增加五席,令將來減少功能組別的工作更困難。

政府常常說「浪費公帑」,在這樣質素的垃圾會中,六十個議員已經絕對嫌多,如果說人大規定了直選和功能組別的比例不得更改,那麼我們寧願各減五席,消滅五個功能組別,也絕對不會願意增加!在政府最少狂抄的台灣,不是才幾年前就令「立法院」議席減半嗎?如果政府說「增加議席」,就代表增加民主成份!那麼台灣的民主成份,是否因此減了一半?

20100604 14:45 香港新聞排第二,全球新聞排十五,澳洲新聞排廿七,加拿大新聞排八十一,紐西蘭新聞排九十五,以及一堆第一..
2012 的政制安排,基本法根本從來沒有規定過;可是事實就是中共粗暴干預香港人內政,在香港人冇機會表達意見,冇機會投票的情況下,就粗暴地用人大毀滅了 2012 的雙普選訴求;然後給予一個甚麼不早於 2017/2020 的普選空言!如果十六年前講到明 0708 一定有雙普選,最後都可以沒有,現在這個「可能」的空言,就連廢話都不如,只是騙徒一貫無恥的行騙作風。

因此,我們絕對要否決這個爛方案!而更不應該中了無恥政府的圈套,忘記了通過爛方案的真正考驗,在於是否有三個泛民的叛徒!

不知道政府製作影片用了多少天,或者用了多少錢?當然我們只有義工,沒有政府的豪華製作班底及經費,政府有公帑去做這些無謂事,為何「急市民所急」的卻次次都冇錢?

福佳製作人員
林忌 (導演編劇配樂)
Freeman、Vinci (導演拍攝)
演員:郭家麒、陳淑莊、梁家傑

配樂符合每四小節更改主旋律的嚴格「作曲」規定

幫你宣傳埋政府原片又點話啦!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