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11月 13, 2009

回應黎廣德: 香港求人不如求己


[又係明報系列]黎廣德::大旱當前 香港須放棄本位主義
香港與廣東省之間有一紙供水協議:廣東省每年保證定量供水約10億立方米,香港則向省政府支付約30億港元。雖然過去幾年深圳曾經缺水,而香港卻有剩餘,甚至因為遇上豐水年,儲存東江水的船灣淡水湖滿瀉而要倒水落海,深圳市民則望水興嘆。

林忌:黎廣德先生,上述的事情是誰的責任?香港明明有過多的水,可是大陸卻強迫香港過多都要買水,甚至在傳媒踢爆,連鬧幾年之後,大陸方面還口口聲聲說,已經「減少了每年的增長率」--實際上的意思,年年爆水塘,還要年年增加進口東江水的輸入,這是大陸的責任,還是香港的責任?香港被人強迫買水,黎廣德先生不去怪責大陸,反而出來怪責香港,是否本末倒置?

黎廣德:廣東省內需要為保護水源而犧牲土地開發的城市,例如位處上游的河源市政府,覺得自己犧牲很大,獲分配的資金太少,一直以來眼紅省政府收取的30億港元,因此執行政策時始終心有不甘。到了鄉鎮一級的政府,就更覺得保護水源是「利人損己」的玩意,趕走企業,拒賣土地,少收稅款,是實實在在的「替自己倒米」。大家對省、市政府的保育政策陽奉陰違,真正願意雷厲風行,取締違法活動的基層官員更少之又少。

林忌:對,大陸貪污盛行,有關官員為了賣水的利益,寧可置人民於水深火熱,寧願把水賣來香港賺錢,也不願提供給自己的人民,就好似朝鮮政府把糧食輸出,卻叫聯合國去救濟災民的所作所為一樣。

朝鮮是一窮二白,中國呢?中國不是外匯年年創新高,口口聲聲說要買起法國與美國的強國嗎?黎廣德先生提出上述的內容,我們香港人又能夠做甚麼?是否要向
大陸官員示威,不怕被說成要干預大陸事務,違反一國兩制嗎?

黎廣德:水質變壞與水資源短缺,兩個問題真實互為表裏。只要看看英國泰晤士河,河水從源頭到出海口,周邊城市循環利用最少6次,即是河水抽出使用後,經過處理乾淨後再排入河中,由下游城市再次使用。反觀香港、深圳和東莞市,紛紛鋪設專用管道到上游取水,因為大家都不相信其他市政府能將污水治好,結果使淡水資源的有效使用量大幅減少,間接造成今天水荒的惡果。

今次水務署願意馬上減低輸港水量,發揮同舟共濟的精神,固然值得嘉許;但要既治標亦治本,政府高層應該拋棄香港本位主義,虛心釐清自己在整個珠江流域的角色——不是能拿走多少,而是能貢獻多少。

林忌:連
大陸官員都自問做不到的,我們香港人又如何能夠做得到?香港買東江水的價錢,是澳門的四至五倍,是新加坡向馬來西亞買水的二百幾倍,我們給了錢,他們不辦事,還想怎樣呢?每年上繳三十億都不夠,再捐一百幾億般去四川嗎?香港納稅人的錢是否太多了?

黎廣德:全面水資源管理絕不僅僅是個工程管理問題,還包括近年在大陸辯論得沸沸騰騰的水權、水價,節水、取水、河流的水量分配和調度、水質污染的監督管理、海水利用、中水回用和排水治理等問題,因此設立一個政府間對話、合作、監督的專門機構,實在刻不容緩。設立這種新機制更可以釋放香港專業人才的能量,參與規劃、設計和管理,既惠及香港專業人士,更讓珠江三角洲的眾多城市受益。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說:「水是戰爭和衝突的潛在催化劑。」聯合國更警告,2030年之前,全球將有一半人口面臨水資源瀕臨短缺的危機。左支右絀的曾蔭權政府,能夠把眼光放遠一點嗎?

林忌:連香港要一個普選都這麼難,連黎廣德先生想改善香港政府官員在高鐵的立場都這麼難,黎廣德居然把眼光放到叫香港政府去改變大陸地方官員去,是否異想天開了?這種幻覺是否太荒謬了一點?

對,聯合國的警告我們必須立即處理,求人不如求已,最有戰略視野的做法,就是進行用之不竭的海水化淡!目前香港已付出每年三十億的買水代價,而香港根本用不盡十一億的水量(減去水塘的水量,其實只用到六成),因此實際上東江水的價錢是表面價錢的兩倍!有遠見的,請支持海水化淡,而不是虛無縹緲「改變
大陸官員想法」的緣木求魚!

林忌曰:東江水去,旱流盡,可笑表錯情曰,擦錯靴邊!
再曰:只許州官猛漏水,不去百姓洗澡去,我本將心照日月,奈何明報照溝渠!


東江水屈錢鐵證:明報又抽香港人水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3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