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7月 16, 2009

律政司相信黑工打人恰當

律政司相信黑工打人行事恰當--呢點絕對冇老屈,就係來自律政司提供畀立法會的文件。
2009年2月13日, 兩名駐香港記者受一份報章指派調查有關津巴布韋總統在大埔擁有豪宅的報道時涉嫌遭受襲擊。該兩名記者在津巴布韋總統女兒波娜穆加貝小姐的寓所外被一男一女襲擊。該寓所是穆加貝小姐在香港讀書期間的居所。該兩名記者報警求助,並正式投訴遭到毆打。警方對涉嫌施襲者進行問話,但沒有將他們拘捕。該兩名涉嫌施襲者是保護穆加貝小姐
的保鑣。
警方於 3月初就應否對該案提出檢控徵詢律政司的意見。律政司於2009年6月8日決定不起訴該兩名保鑣。律政司的發言人表示, 該兩名保鑣"認為他們負有責任保護穆加貝小姐免受任何危險, 不論是實際或可預見的"。該發言人表示:「我們覆檢事件時, 清楚得悉被投訴人(該兩名保鑣)確實擔心穆加貝小姐的安全。...看來他們相信阻截該兩名他們認為是擅闖私人地方的投訴人屬行事恰當,而事實上,投訴人在進入有關大廈時確實未有在保安崗亭登記。...正當穆加貝小姐準備與其保安人員由兩輛汽車護送離開寓所時,兩名投訴人突然在現場出現,令被投訴人擔心穆加貝小姐的安全。」
原文全件:http://www.legco.gov.hk/yr08-09/chinese/sec/library/0809fs29-c.pdf
咩話?「看來他們相信阻截該兩名他們認為是擅闖私人地方的投訴人屬行事恰當」?律政司原來係「犯人講,佢就看來相信」o架?嘩!「看來」、「相信」呢 d 咁低層次的「看來」同「相信」,佢都可以作為藉口?咩事呀香港?

兩個南華早報記者去採訪穆加貝女兒的住所,只因為保安亭冇登記,律政司就立即幫哂「被告」手,在此大造文章,去支持被告「認為係擅闖私人地方」的說法。但係南華早報的記者點講?

「兩名記者的代表律師正考慮尋求司法覆核。他聲稱,其當事人當時已立即表明其記者身份,該兩名涉嫌施襲者由始至終沒有表示出於擔心穆加貝小姐的安全,而事件發生時現場亦看不到穆加貝小姐的影蹤。其中一名記者所拍攝到的錄影帶已交予警方,該錄影帶對律政司的決定提出進一步的質疑。從錄影帶所見,該兩名保鑣似乎早已知道投訴人是記者,而他們似乎更着意奪取投訴人的攝影機,而非防止穆加貝小姐受到任何形式的襲擊。」

當被人打的原告人表明,佢地立即表明了記者身份,而錄影帶更見到「兩名涉嫌施襲者由始至終沒有表示出於擔心穆加貝小姐的安全」,更見到「該兩名保鑣似乎早已知道投訴人是記者,而他們似乎更着意奪取投訴人的攝影機」,警方係唔係認為相機等如槍或攻擊性的武器呢?錄影帶見到同被告講的有咁明顯的出入,律政司居然寧願相信被告的一面之詞,而唔係相信自己對眼?對其他被告會唔會又有咁的優待呢?

唔好畀佢地的迷魂大陣搞亂你,由始至終佢地都未講到「勝算」的問題,而只係講緊表面證據,佢地都可以單方面否定眼見的事實,白紙黑字表示「看來他們相信阻截該兩名他們認為是擅闖私人地方的投訴人屬行事恰當」--睇到呢度,已經好想講「信你一成,雙目失明」,已經好想講「法律面前........」但係律政司的偏幫仲未完......

「2009年6月20日, 南華早報揭露該兩名保鑣是以旅遊簽證在香港工作。他們既沒有工作許可證,也沒有保安人員許可證。警方已就他們是否非法工作一事展開調查。律政司的發言人證實此事, 但堅持他們以何簽證留港工作, 均不影響到律政司對不起訴他們毆打他人的決定。」

好一個「他們以何簽證留港工作, 均不影響到律政司對不起訴他們毆打他人的決定。」,又係度偷換概念呃市民。前面見到,律政司單方面「看來」「相信」被告人的行為「行事恰當」,係建基於話記者係「被認為係擅闖私人地方」,仲要立即補充--「事實上,投訴人在進入有關大廈時確實未有在保安崗亭登記。.」去加強「被告」的可信性;但係律政司卻選擇性失明,只睇到記者冇登記(可以有十萬個原因,最簡單就係看更冇問佢,或者看更走開左),卻睇唔到被告根本在法律上唔係保鑣,而只係非法勞工--亦即黑工(黑市勞工)。

第一個問題,就係保鑣係唔係有特權去推開人?第二個問題,就係非法黑工式的保鑣,係唔係都一樣擁有法律上保鑣的權利?第三個問題,就係被告當時進行「搶相機」的行為,係唔係合理的「保護」工作?

法律上佢唔係保鑣,實際行為上,搶相機亦絕對唔係保鑣應做的工作,無論理論上同事實上,當事人的單方面說詞,都不足以令雙目正常的人,去「看來」、「相信」佢地,偏偏律政司卻選擇企在外國人果邊,都唔企在保護香港人權利果邊。

更荒謬的就係,以往警方對待市民的態度,就係凡拉人,唔理三七廿一,唔理有冇勝算的機會,包括「外傭經血煮食」,都立即告左先算,求其搵到條罪入得到就告左先;由一開始報案就已經好清楚,警方一查被告就會發現,佢地係持旅行證件來香港,而唔係有保鑣的證件。

換著係普通人?第一時間告你從事「非法勞工」啦,仲會同你講咁多?仲會大大聲同你講咩「看來」、「相信」、「行事恰當」?唔理告佢打人成唔成,第一時間就告左佢非法勞工先算啦!

無恥的律政司同警方,根本就係千方百計去幫穆加貝的人脫罪;今年 1 月 15 號穆加貝老婆打人,律政司就話佢有外交特權;2 月 13 號只係穆加貝的非法勞工打人,律政司都要「看來」、「相信」佢地單方面的「行事恰當」講法,真係連做穆加貝隻狗,都仲惡過香港人,明冇?

明報報導:民主黨涂謹申質疑,保鑣所使用的武力是否與當時的危險成正比,認為不向保鑣提出檢控是錯誤:「若(記者)向她擲張紙,令她花容失色,保鑣是否可一槌打死他(記者)呢?」

委員會主席吳靄儀質疑保鑣動武的動機:「保鑣為何不立刻關上門呢?至少記者要襲擊穆加貝也需破門。」黃仁龍指出,電光火石間,保鑣難精密計算每個動作所帶來的後果。

「黃仁龍指出,電光火石間,保鑣難精密計算每個動作所帶來的後果。」--嘩!咁都講得出?

乜保鑣受的訓練,唔係關門保護人,而係開門打人?黃仁龍的講法,就正如話律師聽到對方講歪理,唔係第一時間反駁,而係一拳打落對方度一樣,荒謬之至。

如果有律師在庭上打對方的律師,唔知黃仁龍會唔會講:「電光火石間,律師難精密計算每個動作所帶來的後果」呢?乜保鑣唔係負責保護,負責做人盾,而係主動出擊打人?癡線o架?

『國際保鑣協會(International Bodyguard Association)亦向委員會提交文件,批評兩名保鑣破壞行業操守,要求律政司檢控他們,「這可顯示保鑣過分使用武力是不能接受,行業也不會容忍」。文件指出,兩名保鑣沒有在港的工作簽證,質疑他們是否專業。』

連國際保鑣協會都話要檢控,但律政司卻連最基本告左佢地冇工作簽證先都唔做,等到對方人都走埋,去到事發後幾個月,都仲要話「查緊」,真係佢地講哂。

被告打人,你唔告佢係因為佢的「保鑣」身份;偏偏佢地連作為法律上「保鑣」的證據都冇,即係佢地自稱係保鑣,你就信;唔使覆核o架?唔使證件o架?以後任何一個外國人在街打人,自稱保鑣得唔得?你地會唔會用相同的標準對待?係保鑣就係保鑣,唔係保鑣就唔係保鑣,有證就係,冇證就唔係,查乜?要查幾個月?呃市民唔使本呀?

高志活呢 d 手無寸鐵,又唔會來破壞的藝術家,我地特膠政府就唔畀佢入境,當佢係恐怖份子一樣;穆加貝呢 d 非洲屠夫,唔單止放佢入香港,仲放佢老婆來打人,放佢請的非法勞工來打香港人都唔追究,呢 d 就係法律面前,窮人含忍的荒謬道理,荒謬程度直迫胡仙案,令香港的司法制度搵鬼信。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