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7月 04, 2009

鑑賞力

經常聽到朋友問,為何香港沒有這樣,沒有哪樣,為甚麼同一件貨,質量在外地高這麼多?

舉例說,在兩大超市賣的生果如橙,比起外國所吃的質量,實在差天共地;本地超市賣的,差起上來可以外表超靚,呃過選生果的老手,但內部居然不知所謂,乾到死、咬不斷--為甚麼在歐洲、在日本,這些事情很難發生?

就正如本地的電視台,七百萬人住的城市,為何只得兩個免費中文台?為何本地電視台製作的貨色奇差無比?為何本地的流行曲衰哂?為何本地電影全部江河日下?香港發生咩事?

當大家鬧爆製作單位的時候,有冇諗過問題係出在群眾自己?點解 CCTVB 到今日都仲有咁高收視?點解明明難睇到咁,都仲有咁多捧場客?係我地病左,定係主流觀眾病左呢?

再望下報紙,有幾多野係我地想睇的?有幾多言論係膠到冇朋友的?有幾多人係講野可以唔算數,事後走數又冇人追究的?

老前輩一向講:「最重要係運氣」--年輕時不明白,近年開始有極深的體會,其實運氣在全世界都一樣咁重要,只不過在香港就特別重要--點解?因為鑑賞力奇低。

因此,在香港生活的明顯好處,就係平野執到好野,因為冇人識貨也;絕大部份的膠人,都以為貴野先有好野,膠到最終的方法,就係佢地連分辨好醜的能力都冇,於是只係睇價錢牌--價錢貴就好,價錢平就係渣,呢點睇下各大專賣「貴價貨」的「名牌」深有體會;同一套名牌,為何外國就真係賣緊好野,但香港就專賣垃圾呢?為何最垃圾的款式都送來香港、中國等地「傾銷」呢?

當時下有好多「有心人」大聲疾呼,覺得年輕人迷戀名牌的時候,佢地有冇諗過,呢種心理係邊度學番來的?未係家長本身囉;畀貴些就好、「專業」就好,免費野冇好野,因此一定要收得貴,冇料都要貴!

呢種現象在傳媒到好常見,例如某些「高貴」報紙,出文章都要「睇 title 」,出得 title 愈 high,就好似文章的質素越高一樣--點解可以存在咁耐呢?因為讀者質素就係咁低,佢地連分辨好醜的能力都冇,只有睇:「因為佢大學讀電腦,所以佢係電腦人」;「因為佢係律師、因此佢識法律」.....

因為,佢地只能夠把人「分門別類」,你唔係人群心目中的,就會被歸類為「不能分類」,簡單而言,即係「唔係人」。

去到政治,就係「你係民主黨!」、「你係公民黨!」、「你係社民連!」,於是簡單的分類與標籤,就「解決」了問題;而另一種荒謬的分類方法,就係「我係無黨無派的中立人士!」好中立、好客觀、嘩!好 high 呀!

癡線......

就係因為連食橙的人都分唔出橙味,所以香港超市賣的橙,成日都可以冇橙味;就係因為飲果汁的人分唔出有冇果汁味,所以由大陸到香港,唔係賣假果汁,就係賣大量溝水的果汁。點解成街都係假貨?因為呢度的人連真同假都唔識分,咁點解要賣真野畀你呢?有條傻佬願意畀一樣價錢買假貨,你可以賺多十倍,點解唔賺?當成街都係假貨,咁點解仲有傻佬賣真貨?

就好似最靚的名牌點解唔肯入大陸生產?因為你做得愈多,人地就抄得你愈多,最後佢用假贏你真的,成本只係百分一。當你做真野都係倒貼果時,索性乜都唔做囉,唔做最好,因為最少佢冇得抄你。

曾幾何時,有一個人兄,佢好浪漫地深信,只有堅持自己,堅持賣真貨,始終會有識貨之人;可是呢位人兄最近發現,識貨之人實在太少,迷戀假貨的人實在太多;人地賣假貨發達,你賣真貨則蝕本倒貼,結果會點?結果就連呢位人兄都決定轉身而去,你地買飽垃圾佢啦。

於是乎,成街都得番假貨,呢 d 就叫做「劣幣驅逐良幣」,點解香港各行各業行行仆直?原因就係畀錢買野的,全部都係傻佬,可以畀人呃;雖然呃得多可能佢都會走,但轉個名,改頭換面,又另立名目呃過,一樣照上當。

前排林行止寫了篇文講香港的縮水樓,情況就係最明顯的例子--當香港人洗幾百萬、幾千萬去做人生最大的投資時,佢地都可以掛住望個會所,望個假廣告「嘩!歐洲豪門景呀」,但唔識分間隔,唔識分用料,連最基本搵把尺度實用面積,搵計數機計下管理費合唔合理都唔做,你話又點會唔無法無天呢?

所以上海未賣緊成幢跌落來樓;所以大陸可以賣「紙牆」樓,因為一眾膠人可以聽到「新樓」兩個字,就乜都唔理畀咁多錢買,所以我地個民族就成為了專用垃圾貨的民族,因為畀垃圾你都買,點解要畀靚野你用?點解要畀高質素的貨畀你?試下去歐洲?試下去美國?呃得到都畀人告到甩褲啦,何況你估外國似香港咁多傻佬?

又例如娛樂版恥笑「走音歌王歌后」,笑下啦,眾人中目中的「歌神」、「天后」,去到外國都係三四班的貨色囉今時今日,點解會咁呢?由「四大天王」開始,乜香港仲有「樂壇」咩?

睇番六、七、八十年代的香港舊野,成日感到好唏噓,因為當年的香港絕非如此;連李小龍一個「武師」,的內涵都多過今日的所謂「精英」許多時,你就知道點解當年香港可以衝出國際,今日只可以「背靠大陸」。

就好似《Beat it 兩三次》中,一大堆廢拉阻住地球轉,點解?因為要廢到咁,都仲有傻佬覺得佢地唔係廢,都仲有曾鈺成之流出來大大聲:「好多人都唔知北極冇企鵝啦!好多立法會議員都唔知啦。」

如果係真,再一次證明香港的立法會係垃圾會;如果係假,亦證明左香港的立法會中人連最基本的質疑都唔會做--佢地屈你,未出問卷玩番佢囉,點解冇人做呢?

就係冇人做... 就係好多野都冇人做,因此迫到一些唔想做的人,都勉強出來做;當你勉強出來之後,仲要有人老羞成怒,大大聲屈你:「佢都係想搏上位之嘛」。

要搏上位,企出來當眾搏啦;就係唔出來都有人講你搏,成班膠人「道聽途說」,「聽聞」、「覺得」就算數,把你冇做過的事,信到十足;把同你無關的事,入哂你數,把你做的事,全盤否定,當係其他人做的--例如,Title 大些的人;例如,名氣大些的人。

這就是「江山一代自有人才出」與「冇人才」的對比,就係因為唔識貨,冇鑑賞力,所以最後得番垃圾;Sorry,冇好野唔係因為冇人才,而係「上頭」連最基本的分辨能力都冇。

當走音你都聽唔出,點解要執靚佢呢?當唱 live 走音都分唔出,點解要練歌呢?當咪嘴都冇人知,又點解要唱?--所以在外國走音被人笑到面黃,香港就成街都係走音囉。

所以謝天華要演幾十年先有人欣賞佢演技,所以 Michael Jackson 要死左大家先懷念佢;試下上星期五之前改首 MJ 的歌?成班友會出來恥笑你:「1982 年的歌你都仲改?Out 唔 Out D 呀?」

事實就係,因為 MJ 死左啦,所以潮流興 MJ;因此即使佢做的事情乜都冇變過,明明過氣都會時興;時興就會令質數提升一百倍、一千倍,這就是潮流的力量!

當失去了,大家才會有「少少珍惜」;在膠港,失去左果時大家仲傻更更:「咦?點解好似有少少唔同左?」「有咩唔同呀?」「唔好咁敏感啦!你神經病!」

早排重睇 N 年前為左睇 kong u 入場睇果套《玻璃之城》,黎明講左句:「香港冇癮呀......」

細個睇時唔明,今日明啦。

所以見親朋友,都係果句:「走得就走,唔好返來,呢度冇希望......」

即使中共倒台在即,即使民主來香港,結果只係一場大亂的開始,而唔係大亂的終結,情況就好似法國大革命,推倒了暴君,但來者將會係一亂大混亂時期,因為呢十幾廿年的停滯,已經把未來的好年華全部「透支完畢」。

最近聽到一班「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在擔心香港後繼無人,其實這個擔心是白擔心,反問一句:「你們又做了些甚麼,去扶持有才能的接班人?」

就好似戴高樂搞「自由法國」把法國由谷底復興,大家都以為佢受到好多前輩的鼓勵、支持、支援,對唔住,其實係百無;有好多年輕網友和我討論時都唔明白,例如點解好多「好明顯」的事情,都不如理想發展時,林忌回應:「做事之難,難以想像」--舉例說,只係三個人坐埋去做一件事,在香港已經難過登天,何況係......

唔單止百無,佢地背後仲要中傷當事人,仲要偷的橋當係自己的,仲要所謂有正義的路人,亦對呢 d 事情仲不聞不問漠不關心,就好似內地見人行劫非禮強姦,好幾次都有好多人無動於衷一樣。

最明顯的例子,就係香港的業主立案法團;明明大家業主一人出一分力,問題就可以解決,但永遠都畀衰人騎劫,因為好多人是非不明,黑白不分,專愛衰人,然後畀人呃,都係「其他人」的錯。

大家一齊仆直囉,最過癮係係掟一個核子彈一齊爆炸,人肉炸彈,就係咁樣來的。

呢個就係今日無助年輕人的寫照,大家就係等緊果個唔怕死的死士,一齊掟炸彈核爆--如果造得到任何形式的「核子彈」的話。

呢個就係人類在歷史點解一直重覆犯錯的原因,每隔一段時期,就會有班膠人膠到冇朋友,要搞到衰到革命。

最過癮係,幾千年、上萬年的歷史,到今日都仲有堆膠人深信,唔需要有任何制度,單靠廢話就可以「勸誘」人類向善。

都係果句:「走得就走,唔好返來,呢度冇希望......」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