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5月 24, 2009

由港大到皇仁的滲透

指北京學生先襲擊軍人 要引起內戰 兩皇仁生錯解六四惹嘩然
相信司徒華對著兩個年輕的師弟,會感到想嘔血,但大家又不妨想想,為何類似的「學生」,由港大到皇仁,不斷在「名校」出現呢?這背後是否有一定的原因?

就和內地生、「愛國生」不斷滲透港大一樣,即使是中學的名校,中共同樣也一直派人滲透。在港英時代的皇仁,乃關心時事的校園;問過身邊的相關的朋友,當年連中一學生也要在班上討論追究屠城責任,豈會變到今天連甚麼是六四也不知道?

這就是中共摧毀香港精英的計劃--從港英的高官中找叛徒,提升高官中的廢柴,迫走高官的有志之士;用垃圾去毀滅香港精英學校的校譽,以高幹子弟、內地學生等去「騎劫」校譽,令名校生成為恥辱,令香港上層社會毀滅的同時,造成「人民的內部矛盾」,令你們鬼打鬼。

於是在這一刻,大家忘了孫中山和司徒華的母校也是皇仁,而覺得皇仁學生是白癡;陳一諤不斷拉抬自己和孫中山的關係,令大家在港大看見孫中山也討厭,這就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的真義,由當年假扮國民黨醜化國民黨,到今日假扮民主派醜化民主派,來來去去都是這樣的把戲。

無他,一般人加入的政黨一定比起政黨的數目少;入讀的學校一定比起沒有讀的學校少,於是今日找一個港大膠人,明天出一個中大之恥,後日再來一個科大的醜角,於是各大互相仇恨鄙視,大家忙於內鬥而忘記外敵,幾十年來的劇目都相同,就正如 2012 的特首選舉,幾頭馬車不是開始鬥過你死我亡了嗎?
烏克蘭總統尤先科五月十七日在首都基輔郊外的森林參加政治迫害悼念活動,紀念死於蘇共極權下的人民,並表示應徹底清除共產極權的標誌,同時告誡那些不承認共產主義罪行的人們,必將被淘汰。

尤先科表示:這裡發生的大屠殺與奧斯維辛和布痕瓦爾德集中營所發生的同樣殘忍,並強調:這樣的罪行不能夠被歷史所寬容,也將不會被歷史寬容。

除了烏克蘭,波蘭國會也在制訂新法律,要把共產主義的標誌等同納粹標誌,把著名的共產黨代表人物視為納粹代表人物,為甚麼幾乎全東歐都如此憎恨共產黨?為甚麼在香港在中國仍然有這麼多被洗腦,被國家綁匪嚇怕而得到斯德哥爾摩症的人民?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