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5月 12, 2009

罷免就是民主真義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發表一堆六四言論引起輿論嘩然,近四百名港大學生甚至簽名發起了罷免的程序,陳一諤在面臨罷免的關口,卻選擇封嘴聲稱從此不談六四,立場親共的梁安琪更在大公報發表評論,聲稱「出到簽名罷免來迫使其沉默,這便是獨裁威嚇了,認同民主者絕不可能容忍如此粗暴行為。」

真奇怪,這些口口聲聲自稱民主,參加民主選舉,以至由民主選出來的港大學生會會長,就如同特區政府高官經常提的「要人人頭落地」一樣,把從人民手上得來的名利權位,視為自己的私產,甚至視為等同生命!這些口口聲聲大談民主的謬論,是對市民的智慧最大的侮辱──首先民主選舉之目的,就是以不流血的方式作政權更替,以一人一票更換領導人,就是民主的最大體現!誰想陳一諤沉默呢?難道是中聯辦威嚇陳同學嗎?簽名罷免者的動機很單純,就是認為陳一諤不再適任港大的學生會會長,如果陳同學堅持自己是對的,為何要沉默呢?難道參加民主選舉來奪得會長之職的陳同學,到底完全不相信民主,不相信港大同學選票的智慧嗎?

民主更換政權,正正就是避免了「人頭落地」──前英國首相邱吉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就立即被選民趕下台,邱吉爾回應說:「對政治人物的殘忍,乃是偉大民族的象徵」 ,結果他下台了,不但人頭沒有落地,更再次在民主選舉勝出重登首相!如果陳一諤深信自己是對的,為何要收聲呢?難道港大學生會的權利對陳同學來說,真的如此重要嗎?難道真如陳同學在接受網台訪問時所說,沉默是為了留下「有用之軀」──這個近年極少人競逐的所謂學生會會長,有甚麼用呢?不是只是一個義務的普通學生會職務嗎?怎麼好似說到似有人工,又或者似甚麼全港權力的公職一樣?陳同學要為誰留下呢?難道是為了中國共產黨嗎?一個學生會會長的職務,又有甚麼了不起要戀棧不去?甚至比起自己的言論自由更重要,要用沉默去交換這個職位呢?難道是黨的任務嗎?

這些自稱「愛國愛港」的人,聲稱六四鎮壓是為了「國家統一」,甚至抹黑港人「被殖民主義洗腦,唔知咩係民族大義」;可是這些人卻無言以對,為何「被殖民主義洗腦」的香港人,卻唯一擁有以五星旗登上釣魚台的人?至今由解放軍、以至十三億人民都沒有一個人能夠登上釣魚台去保衛國家的領土?同理,為甚麼菲律賓、越南等佔領了中國的南沙群島領土,陳一諤當了會長卻連示威也做不到,卻仍敢厚顏去抹黑香港人?單從這點已構成陳同學不適任的理由,足以被罷免下台。

罷免不適任的人,就是體現民主最重要的一課;中國人卻時空錯亂地提到甚麼「選賢任能」──民主,從來不是選賢任能,選票的最大目的,就是政權更替,就是用選票,把不適任的人送下台!今日的港大生,你們準備好了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