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7月 06, 2008

貴州上海與香港

去了幾天台灣,大陸新聞來源斷絕,今天才有閒去消化分析。

上海的殺警案,類似的情形在香港發生過一次,就是徐步高案;後者雖然有打劫的行為,但本質是類近的反社會思想--當社會沒有公義,當公正無法彰顯之時,就是恐怖主義的溫床--因為機會成本很低。

但為甚麼一路以來,這些不公不義的情況都可以繼續?因為我們民族的文化不是勇武而是讀書,因為我們民族的文化是退讓而非對抗,因為我們民族文化是做哈巴而不是挺身而出批評,因此只要日子還過得去,肯出來抵抗的人太少了;看看世界各地的例子,所有大革命--法國大革命也由經濟因素誘發,即使國民政府在四十年代的倒台,絕大部份的原因都是因為硬膠的金圓券政策,因此當經濟仍然順風之時,甚麼革命都只會自動熄滅,累積能量直到經濟崩盤之時。

貴州甕安揭竿起義就是一個訊號,告訴大家時候開始到了,終結的音樂開始響起之後,問題就是何時退場;歷史的教訓是,國家的經濟成就和政治成就必須相輔相乘,才可以共渡難關;走捷徑,意圖以舊政府新經濟方式處理的,如德國日本都淪陷在軍國主義者之手,亦只有透過向外發動戰爭,才可以轉移人民的視線,把對內部問題的不滿,轉移到仇外去;2008 年至今,由雪災、地震到民變,可見的就是中共老舊的政治機器已經生了鏽,既無力應付突變危機,也無力自我完善監控,對此中央不是不知情,可是改革由何處起呢?由中央起是不可能的,由地方起嗎?哪一個地方政府願意讓你去做實驗?做實驗要冒的風險代價誰去負?

內地應該參考的,是看看台灣是如何民主化的--由蔣經國臨終決定開放黨禁、解陸戒嚴、容許言論自由,才不過二十年,國家就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如果蔣經國沒有這樣做,也許台灣今日一樣會有民主,不過蔣家父子就不會仍然葬在慈湖,而是被送到綠島去了;今日的中共要做的決擇亦是如此,改革的最後契機,不在未來而在今日;上天已經一再提出了警告,讀得歷史多的應當明白這是怎麼的一回事--每次國之將亡,必為多事之秋,古今中外無一例外,不變革,就只有死無全屍!當年朱鏞基所說的「留一口棺材給自己」--不改革的話,連棺材也不用了。

學學李登輝的手段吧,先開放言論,讓言論走在黨的前面,精選自己精於管治的班底,做出亮麗的成績,令改革的功勞歸於己而非對手;如果中國國民黨不是太多硬膠的話,民進黨在二千年要贏得政權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任務;不開放言論,累積下來的壓力與債務,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是不可能靠以前那一套壓下去的;既然當年經濟改革提透過知四個經濟特區去試驗,今天的政治改革,為何不交給香港特區去推行?

設定一個遊戲規則,讓所有人跟著你們的時間表走,總好過將來被迫要跟著命運的時間表走;李登輝有這樣超人的智慧,就是因為他的思想夠「去中國化」,問題就是中國領導人,要看看自己的腦部有幾多成「非中國」的文化修養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