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2月 28, 2007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上)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 (上)

「電子道路唔會減廢氣」刊於二月廿八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香港空氣污染問題嚴重,入冬後市空氣污染指數持續偏高,問題之嚴重,已經去到不容忽視的地步。

政府最近以環保為理由,欲借減少廢氣名義,去推出「電子道路收費計劃」,以收費嚇阻市民減少使用私家車進入旺區,表面理由堂而皇之,但實際上是否可行?

政府初步建議,凡私家車進出銅鑼灣、灣仔、半山及跑馬地等「繁忙地區」,一律徵收三十元「擠塞收費」,因此汽車流量可望減少一成六,聽起上來似很吸引,但真的嗎?

「進出費」九牛一毛
對於一般人來說,三十元的「進出費」,比起一般的公共交通貴了不少;然而對於平日開私家車的人來說,比起以萬元計算的的車價、每年數千元的汽車牌費、由數千至過萬的保費、以千元萬元的定期修保養費用,每月數千的泊車費,還有香港出名昂貴之的高油價……這三十元一次的費用,實在有如九牛一毛;目前這些地區的私家時租泊車費用,每小時已經接近三十元,泊多泊少一個鐘的費用,真有足夠的「阻嚇力」令他們轉乘公共交通工具嗎?

就以中上環的車位為例,上班開車人士所租用的月租車位,市價最平也要三四千元,加上油費千多二千元,能負擔得起這個價錢的「養車一族」,肯為追求個人空間與個人自由,去付出這麼多的金錢,他們會為了這區區每天的三十元,而和大家一起「迫巴士」嗎?

就當政府的「預測」是真的好了,部份車主會因應這三十元的收費,改把車輛泊於外圍的停車場,然後轉乘其他交通工具進入「收費區」;的而且確執行初期會有一定的成效,但就和倫敦及洛杉磯的情況一樣,不久這些周邊地區的停車場,就會因客源增加而提高收費,而出名靈活的香港商人,當然比起官僚更加適應市場-舉個例說明:維園年宵期間,附近的停車場立即坐地起價。

從旺區停車場搶錢
不幸的故事還未完結,因為收費區域的私家車減少了,這些地區的停車場,會否減少收入呢?而這些收入減少了的停車場,又會否減價留客呢?就以某些大型商場的停車場為例,近年出現了愈來愈多「購物優惠」,即購物滿一定數額(如二百元),則奉送免費泊車兩小時等;少了客人,他們會否加送多一小時留客呢?

就有如東隧加價一樣,短時間內汽車流量就會恢復以往的水平,再加上泊車費的市場調節,政府只是從「旺區」停車場搶了錢,同時令周邊的停車場受惠,而根本減少不了私家車的流量,更別談什麼環保了。

等一下,為何環保會拉上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呢?是因為私家車嚴重污染空氣,抑或舊式巴士、柴油貨車、客貨車、以至使用「大陸油」的車輛引起大量污染呢?如果私家車不是路邊空氣污染的成因,那為何假環保去推電子道路收費呢?下周再談!

伸延閱讀: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中)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下)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廿五點五度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停車熄匙

星期六, 2月 24, 2007

葉劉民主希突奶


葉劉民主希突奶
刊於二月廿四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以一句「希特拉也是民主選出來的」蜚聲國際的葉劉淑儀,大年初三落區現身銅鑼灣,向市民大派福袋,分享她的福氣;然而路人卻不幸慘變福頭 - 袋內只得「匯賢智庫」的入會表格、一本notepad、一枝筆及選民登記表格,不忿被當成阿福的群眾把「阿福袋」隨手拋棄,既難為了垃圾婆,也難為了「掃把婆」。

「如果我連髮型都捍衛唔到,又點捍衛香港治安?」這句捍衛髮型的聲明,比起清兵入關的薙髮令 -「留髮不留頭,留頭不留髮」尤有過之,然而今日的葉劉,連那個經典的「掃把頭」也消失了,不少人認為葉劉變了 - 由當年瞓身硬銷廿三條,到今日聲稱支持 2012 普選,說民主選出希特拉的葉劉,居然落區打算參選支持民主了?請看06 年7 月18日葉劉的回應:「我可介紹一些書證明,希特拉當年是經過公平的民主選舉上台的」。她認為這是社會科學的定論。

希特拉一上台就解決了德國的失業問題,更重整軍備收復失土,德國因而和平崛起;其實只要不殺猶太人,不侵略他國,選出希特拉沒有什麼不好嘛 - 如果他上台是真的經過公平的選舉的話。

為釋公眾疑慮,葉劉可以身作則,效法希特拉上台的方法,首先成立國民衝鋒隊(Sturm-Abteilung, 又稱為褐衫隊),召募愛國青年如「青年民建聯」加入成為「長衫隊」;長衫隊可上街派福袋,內附「廿三條」及毛語錄各一,讓的士司機、酒樓侍應等都可以逐條與葉太辯論。

盛傳范太 2008 年退休,葉劉可望競逐港島區立法會議員,在保皇派佔多數的情況之下,葉太有望輕易成為新一屆的立法會主席,就有如當年德國納粹黨的國會議長戈林。

到其時以褐衫隊為藍本的「長衫隊」,就可以學希特拉「國會縱火案」般,「匯燃致富火燒立法會」,把放火的責任全盤推給香港的民主派!然後以治安為由,通過「新廿三條」,禁止香港市民結社集會及言論自由,此期時,長衫隊員可拿起長棍,在麥當勞伏擊民主派議員,把他們全體打入廠;威迫利誘之下,只要掌握立法會三份二多數修改基本法,把不利政府的選舉廢除,把結社言論自由等全面廢除,希特拉可就是這樣上台的!對,透過殺人放火的「公平民主選舉」。

慢著,以上一切不是犯法嗎?當年葉劉這樣說:

「共產黨上台執政是『順天應人,以有道廢無道』......」 -- 葉劉淑儀認為為何香港應立法維護中共,28/10/02
「中共波瀾壯闊的革命不是非法顛覆」 -- 葉劉淑儀指中共奪取政權所採用的暴力及破壞社會安寧等手段在她眼中均不屬於犯罪行為,15/10/02

噢!原來如此,只要這新政黨名叫「共產黨」就合法了!當時葉劉可是香港政府的保安局局長呢!夠權威了吧?

收到葉劉福袋時,不妨唱唱「哥哥」的玻璃之情:「一起~要許多福氣,或者~承受不起」;對葉劉所說的希特拉公平民主選舉,還是回應一聲:「唔使客氣啦!」


伸延閱讀:
從希特拉的鷹巢看民主
葉劉說謊!希特拉非民主選出來!

星期六, 2月 17, 2007

諸狗不如迎新歲


諸狗不如迎新歲
刊於二月十七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狗隻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回顧過去狗年,各路好狗衰狗壞狗走狗哈巴狗,統統傾力演出絕不欺場,因此本文特別獻上狗年重溫,溫故知新也。

狗年爛 gag:我會做好呢份工!
由「我會做好呢份工」,到網民齊齊創作續句,什麼隆好呢個胸、鑽好呢個窿、以至「謝霆鋒唔會趙完鬆」,曾蔭權的爛 gag 冷笑話,就同八百人的小圈子選舉扮民主一樣 - 無聊到肉麻當有趣。

狗年交通:路路「避狗」
「避狗」乃發生意外後其中一個常聽見的藉口,不知是否因此,狗年的交通問題上報率特高,由「倒車」不斷撞倒人,旺角飛巴撞大廈,昂坪三六零時開又時停,到幾天前的西鐵隧道爆炸,以下主題曲,可謂十分應景:
「到昂坪、三六零、廿世等車人就慶;爆下來、攝下來、西鐵出煙~」


狗年改革:五天工作制
由董建華的「朝七晚十一」,到曾蔭權的「廿四小時都係特首」,特首的工作時數成功由十六小時提升至廿四小時。既然政府實施五天工作制,特首亦應帶頭作示範作用,曾蔭權每星期應只工作五天 !另外兩天呢?不如由梁家傑兼職吧 ?

狗年同胞:又愛又恨
由狗年春節迪士尼「拒客」,到內地孕婦紛紛來港「生狗仔」,內地同胞一如既往,讓香港人又愛又恨;既希望他們來港消費,增加香港的出生率,減少人口老化危機,又怕他們帶來種種陋習,帶來更多的社會問題;既希望國足衝出世界,又怕有如國奧隊般以「功夫足球大腳掘起」成為國際醜聞 - 同胞,永遠教港人又愛又恨。

狗年話題:籮柚
無論是唐英年談彭定康「拍拍籮柚就走左去,然後香港衰足七年」,抑或李國章論陸鴻基「拍拍屁股就走,整到滿城風雨」;難得兩位高官臭味相投,曾特首老懷安慰,卻難為了電視機旁邊的觀眾;一家大細邊看新聞邊吃飯,剛聽罷了港股,忽然來了個屁股,實在掃興之至;廣管局要求刪改「秋天的童話」的對白時,可有勸籲高官勿用詞不雅?

狗年最痛:奸狗得食,英九當災。
一生忠忠直直,擔什麼也不偷食的馬英九竟被控貪污,至於那個奸狡的總統-由妻子到女婿都上下其手的陳水扁,卻繼續穩如泰山。做人難,做好人更難;由馬英九到程翔,香港的法治顯得格外可貴。

送狗迎豬,當然希望香港人新年繼續發財,賺個盤滿砵滿 - 大珠小珠落玉盤,每天見到趙海珠,永遠見不到譚惠珠;至於那個其蠢如豬的「飯豬」?由她繼續發音吧, Who fxxking cares?

星期六, 2月 10, 2007

李國章 KO 咎由自取


I'll remember this. I will PLAY! (李國章 KO 咎由自取)
刊於二月十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世事如棋局局新,國章奇聞鑊鑊甘」,有「亞瑟王」之稱教統局局長李國章,再次成為城中熱話!教育學院副校長陸鴻基「爆料」,李國章及教統局高層干涉學術及言論自由,以權力威迫教院就範;其中那句 "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 ( 我會記住,你將會付出代價)驚天大恐嚇,如果心靈好似我般脆弱,實嚇到發夢都好似聽緊 William Hung 唱 She bangs 也。

正如李局長二月七日於立法會所講:「 如果有證據,是非常嚴重,非常之嚴重,係香港唔可以接受。」市民對此嚴重的指控,又豈那麼輕易就相信?但問題來了,兩個人之間的電話,除非有錄音,又何來物證呢?如果大家都沒有物證,那麼只有兩個可能性 1. 陸鴻基無中生有,誹謗李國章;2. 李國章真的恐嚇干預學術自由。 兩種說法,市民會相信哪一個呢?

李國章身為教統局長,是香港家傳戶曉的名人,照理不易受到無理的中傷,可是市民卻普遍將信將疑,不少人寧願相信那個陌生而木獨的陸鴻基,卻不大相信那個眾人熟悉的李國章,問題出在哪??

老師學生似「The Sims 」
這些年來,李國章以什麼態度去面對傳媒和市民呢?是謙虛接受批評,還是以一副「我玩晒」態度 - 態度既照舊,意見也不接受呢? 當家長教師聞教育改革而色變,朝令夕改如玩泥沙,老師與學生就好似教統局 " The Sims" 模擬教育遊戲的白老鼠,成為局長「日打夜打」的遊戲- 由大學合併、三改四、中小學的教改、幼兒教育學券制等,改得興高采烈 - 而面對反對聲音時,李局長則多次「串串貢」地態度囂張;最經典的當然數 2003 年 12 月被揭發於立法會會議時「打遊戲機」,到 2006 年 6 月 7 日被立法會議員舊事重提,竟反駁說:「我可以保證局長們能力很多,聽意見是用耳聽,打機是用手去打,不知是否議員不能兩樣一起做,不過我可以說局長任何時候都可以做到。」

連「譚校長」譚詠麟也說:「錯就要認,打要企定」,被揭發在立法會會議上「打機」,作為香港教育統籌局的李國章局長,當被追問會否在學生面前樹立壞榜樣時,居然這樣回應:「老師和議員的說話不一樣,老師的說話非常重要,亦非常動聽,所以我們的學生一定會集中精神去專心上堂。」暗示立法會議員講廢話,所以打機完全合理。

這是為人師表的態度嗎?這是莘莘學子的榜樣嗎?道歉認錯真的這麼難嗎?在外國,這樣的失言失行,局長就算不用下台,最起碼也要當眾道歉;只有在我們的荒謬政府內,當事人才可以這樣毫不知恥去強辯!這樣的強辯,或爭了一時之快,失去的卻是市民的信任。公道自在人心,在眾目睽睽之下,在傳媒的鏡頭前,都可以為自己「開會打機」這樣強辯,那麼私底下面對下屬時,李國章是怎樣的一副嘴臉呢?是謙謙的君子還是惡形惡相的霸王,李國章你認為市民會相信哪一個?

由 2002 年主張中大科大合併,到近年主張中大或科大與教院合併,李國章似有股令人難解的「合併癖」;澳門人口只有五十萬,和深水步區相約,也擁有十間大專院校,為何偏要把西貢的科大、馬料水的中大和大埔的教院合併呢?很難令人不想起「笑傲江湖」那個一心吞併五嶽劍派的左盟主,在夢中以 Willima Hung 的歌聲唱出:
" You'll pay! You'll pay! Oh babe~
You're fired! You're fired! Oh babe~"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