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7月 29, 2006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廿五點五度

冷氣太凍不環保,香港的確存在這個問題,可是問題是否就這樣簡單?是否香港人都太有錢「嫌錢腥」,即使付出昂貴的電費,也沒有一絲心痛呢?

一刀切呼籲全港市民把冷氣調到廿五點五度,彷彿問題就可以解決,普天同慶環保得救了!藍天行動可真的容易啊!只要大家努力向前齊心協力把冷氣都調到廿五點五度,就可以多快好省地建設大環保主義了。

真的嗎?

讓我們看看問題的核心,冷氣冷不冷,實際上是一個複雜的科學問題,不是總路線人民公社三面紅旗這些口號式、教條式的口號,就可以解決的問題。這些教條可行的前提是:你認為全港市民都是又自私又無知又白癡的笨蛋,偏要把冷氣開得很冷嗎?

其實,冷氣機有很多種,辦公室常用的冷氣,通常為大廈提供的中央冷氣;理論上中央冷氣可以節省電力,因為較大的製冷機組,是可以提高製冷的效率,消耗較少的能源,那麼中央冷氣絕對是環保先鋒,值得大家大力推廣了!真的嗎?

實際上呢?中央冷氣衍生出來的問題,卻比各單位獨立的問題嚴重,有經濟上的原因,亦有政治上的原因;經濟上來說,由於中央冷氣製冷馬力大,即使天氣較涼快時,亦有一個製冷的下限,簡單來說,就是慳極有限;另一方面,由於中央冷氣費是「人民公社」式的大鑊飯,用又三十六,唔用又三十六,於是大家都不會慳,因為最終電費都是由全體攤分,用得少就笨了;而冷氣費用放入管理費之內,眼不見為乾淨,見不到帳單當然亦不知肉痛了;此外,香港的發展商為了外牆的美觀,或者是用作賣廣告之用,不少商業大廈都沒有可以打開的窗戶,然而大廈內密集的人口,唯有就靠冷氣作換氣,成為了唯一新鮮空氣的來源。還有,朝九晚五過後,開 OT 怎麼辦?較慳吝的老闆往往要員工捱焗捱熱,較闊綽的老闆則會加付冷氣費,要求大廈加時提供冷氣,然而,中央冷氣一是不開,一開的話......

政治上的原因呢?呵呵,中央冷氣成為了公共財產,由誰來管理呢?這可是管理公司的肥肉呢,管理公司或業主立案法團,和冷氣公司之間往往眉來眼去,龐大的開支加上龐大的維修費,這可是一筆大款呢!管理公司的收入往往和大廈的開支掛勾,大廈每用多一分錢,他們就可以多一些的收合法收入。不合法的呢?無事有事的高昂維修費用,既然是全體攤分,業主亦只有付款了事;收了高昂的費用,冷氣機自然要有那麼冷就那麼冷了,否則被人懷疑,可不大妙。

發展商為什麼偏愛使用中央冷氣的理由顯而易見了吧?現在有些新落成的住宅亦以中央冷氣作招徠呢,什麼不會佔用窗戶景色,不用自己維修云云,可是冷氣口風位能夠把冷風吹到全屋嗎?冷氣的設計合理嗎?新鮮空氣足夠嗎?多久會清洗一次,會不會積聚細菌呢?冷氣有溫度調較嗎?其數值準確嗎?冷氣機探測溫度的溫度計設在哪?呢?在風口還是在日常使用的地方呢?室內有多少人呢?要知道人體本身就是一個「熱源」,無休止地發出紅外線的,於是愈多人於室內,溫度就會愈高,需要的新鮮空氣就會愈多,本身的設計足夠嗎?還有,室內的空氣可不是會自動交流的,空氣循環足夠嗎?溫度可不可以平均地分佈於室內呢?室內是不是完整的四方形、圓形,抑式好似今時今日的新樓般,都是鑽石型的,你認為空氣懂不懂得鑽石型地自動均勻流通呢?

好了,還有分體式冷氣機,窗口式冷氣機也一樣,這些冷氣機不是所有型號,都有「溫度計」的,就算有往往亦非常不準確,只是很隨意地設計,和中央冷氣如出一貫,我甚至見過有人把冷氣機安裝在地下,而非窗的最高處呢!冷空氣向下流動,裝在地下的冷氣機,可是消耗能源的大笑話,即使調作廿五點五度,有用嗎?

還有!最最最最重要的,除了溫度的問題,還有濕度的問題;相對濕度愈高,人體就愈難散熱,於是就覺得愈辛苦;另外各樣木造傢俱、電器等等,長期曝露於高濕度之下,很快就會損壞,這就是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我的新電器/新電腦才買兩年就壞了?」真正元兇正是潮濕的天氣,更別提辦公室內的文件了。

可是理論上溫度愈高,濕度就會愈低呢!鋼琴的防濕管,就是用這個原理運作;可是現實的問題是,冷氣機實際運作起來,和這個理論完全相反;由於室外的空氣是潮濕的空氣,當溫差不大,冷氣暫停製冷時,室外的潮濕空氣就會源源不絕地送入室內,於是室內的溫度就會大幅提升;可是當冷氣製冷時,空氣來的水份將會變成「倒汗水」排走,這亦是冷氣機會滴水的原因,所以冷氣送出來的空氣,是乾的。

過癮的是,當冷氣開得比較冷時,由於「暫停製冷」的過程比較短,於是濕度的提升不會太快,要是冷氣開得比較暖時,「暫停製冷」的過程就會比較長,濕度就會升得很高,人就會變得很不舒服,文件、木造傢俱、電器被「濕壞」的機會,亦大為提高;當然,可以開抽濕機呀!但是抽濕機也是額外用電的,而很多人都懶得替抽濕機倒水呢,壞了的電器傢俱變成垃圾,環保嗎?

然而,正如廖秀冬所講,日本的冷氣不是開廿八度都沒有問題嗎?對!日本當然沒有問題,因為日本的濕度低,夏天的濕度往往都只有 40%-60%,潮濕的天氣不常見!歐洲也沒有這個問題,地中海型的天氣,夏天乾,冬天才濕呢;香港?夏天濕度長期維持在 80%-100%,敏感的人超過 70% 就開始覺得辛苦了,至於保養樂器如鋼琴所需要的濕度,可是 60%-65% 呢,可是有多少人家中裝有濕度計?那防潮管真的夠用嗎?

空氣的流通亦是一個嚴肅的課題:浴室都往往都裝有抽氣扇,有沒有試過抽不走室內空氣 (往往是臭氣)的經驗呢?有些老一輩的朋友,會喜歡打開窗戶,再開抽氣扇,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抽不走;愈開窗愈抽不走的道理,很易明,只需要觀察多幾次就懂,可是世上卻沒有幾個人會去做;為什麼呢?因為空氣需要對流,才會流通;有出才有入,有入才有出,室內沒有足夠的空氣「輸入」,又如何會有足夠的空氣「輸出」呢?廁所如是,電腦的機箱亦如是,一間坐滿人的房間亦如是。

幻想一下,一個細小的班房坐了四十一個熱血沸騰,剛在三十幾度高溫之下做完劇烈運動的熱血男孩,每個人心跳率每分鐘有近一百五十下,身上除了發出陣陣的臭汗味,還有大量的人體紅外線,這樣的環境,身在其中的你,會有何感受呢?你認為冷氣機能夠提供足夠的新鮮空氣嗎?你認為廿五點五度的冷氣可以營造一個美妙的學習環境嗎?還是由於是男校的關係,所以可以豁免降幾度呢?會不會被女學生的家長控告不平等歧視?

以上複雜的一切,都不是本地報章刊物會研究的課題,這些話題太深,愛即食的市民都不會有興趣,記者只要付出數十元的代價,拿一個溫度計,去政府或公共機構胡亂量度一下溫度,回去報告一下:「噢!政府圖書館的冷氣是廿三度!太不環保了!」或者「噢!巴士的冷氣只有廿一度!太不環保了」,誰也不會問,這些溫度是在風口度的呢?還是在最熱的點度的呢?如果風口出風只得 25.5 度,那麼最熱最焗的部份,會不會超過三十度呢?這些都不是記者或者普羅大眾關心的問題,只要寫上「道德」的大旗一舞,道德以外的問題立即變得不再重要 - 直至有人因此而焗死,呵,到時責任又在於政府立法不夠周到,另一篇持平中肯有公信力的偉大社評又誕生了!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停車熄匙

今天明報社評,認為香港應就「停車熄匙」立法,原因有 1. 汽車排廢氣污染環境啦 2. 記者去中環發現六成車輛停車不熄匙啦 3.「任由車輛繼續噴出廢氣,這個壞習慣的普及程度可見一斑。其實停車熄匙的建議並不新鮮,一般司機都知其禍害,但繼續任由惡氣排出,一方面是因為毋須罰款,但相信更大的原因是基於「人做我做」的慣性心態。」

原來停車不熄匙,是基於「人做我做」,大家都做啦!點解我唔做?人地去死又見你去死?

筆者也是一個司機,通常都會停車熄匙,但間唔中都會「人做我做」慣性不停車熄匙,為什麼呢?
這份偉大報章偉大的記者們,為什麼不去問一問駕駛者,為何香港的司機偏偏要停車不熄匙呢?

因為熄了匙沒有冷氣,在香港三十幾度高溫的陽光直接照射下,車箱內的氣溫,將會升至四十度以上,香港不比歐洲只有兩個月很熱,特別在市區範圍,高樓大廈阻擋自然風的流轉,各大廈大大小小的冷氣機都製造大量的熱力,令市區的溫度再加以提升,沒有冷氣的車箱,可以在車上煎蛋煮食。

可是不熄匙會污染環境呀!!!
那麼,不停車是不是會改善環境呢?

你認為香港的司機,會選擇
1. 熱死
2. 以時速每小時 10cm 的速度向前滑行,然後辯稱自己沒有停車呢?

那麼,是不是要立法管制車速不可以太慢,以免司機集體在市區慢駛呢?還是要全面禁止汽車安裝冷氣呢?

等一下,為什麼行車時開冷氣沒有罪,停車時開冷氣卻罪大惡極呢?因為停車時浪費燃油,又製造廢氣,污染環境也。

再等一下,可是一架 1000cc 的小車子,即使停車不熄匙,開冷氣浪費的能源,也遠遠及不上一架四五千 cc 以上的豪華房車、法拉利跑車啊!這些車輛在道路上行走,本身已經嚴重消耗燃油,污染環境呢?不用怕,老子有的是錢,不到你管。

政府敢不敢禁止這些浪費能源的車輛入口呢?別天真了,你說呢?

再再再等一下,市面上已經出現了「混合引擎」的車輛,在停車時使用電能發電,提供汽車需要的冷氣,而電能來自汽車行駛時多餘的能量儲起,完全不會製造廢氣,也不會消耗多少能源,那麼他們是不是可以停車不熄匙呢? 政府會不會豁免他們呢?

噢,對不起!如果豁免他們,政府的執法難度會大增!如何叫全港警察及交通督導員,分辨該車輛是否「混能」呢?何況,你認為這些「社評人」、以及政府各級官員,懂這些嗎?別天真了?

東晉五胡十六國亂華時代,後趙有個國王,姓石名虎,曾經立法禁止「犯獸」,雖然和今日環保的動機不同,可是目的都是避免人民傷害野生動物。

結果是怎樣?當然是人民家破人亡,一眾官員以「犯獸」為名,胡亂指控人民犯獸,被指控者死無對證。

過去有「犯獸」,現今有「停車不熄匙」,執法者如何界定車輛是「停車」呢?拿出秒錶計時嗎?抑或突然出現指控司機呢?如何保障司機的權利呢?如何保障這條法例不會被濫用呢?

就正如違例泊車一樣,香港雖然已經擁有接近全世界最高比率的警察/人口比例,可是沒有警察的地方多的是,即使立法禁止,條例先天執法的困難,根本改變不了情況,何況那些長期不熄匙的車主,多是「大把銀紙」,可以不怕額外耗油的開支,難道會怕很久才捉一次的區區數百元罰款嗎?

建議立法那些貌道岸然的「君子們」,可不在乎這些,他們乃儒家精神的堅決擁護者,對於如何執法,執法有沒有效用,他們可不管,總之,法律的精神就是要導人向善哉!(對不起,西方的法律從來不是要導人向善的)

重型車及巴士使用惡質油渣排放的黑煙呢?港燈仍以煤來發電呢?混能引擎的日漸晉及,可是仍沒有稅務優惠呢?改善以上任何一項,都比起立法禁止停車熄匙有效;但阿媽是女人,偉大的「偽知識份子」,是不會思考這些的。

持平中肯 - 阿媽係女人

對不起,如果你期望在這兒找到持平中肯的文章,你一定失望而回。

以中國人的標準說,所謂持平中肯者,東打五十大板,西打五十大板 : 你有錯,佢有錯,總之過不在於我。

例句:「如果政府能夠多體察民意,市民以更包容的態度去面對,香港就有更好的明天!」
例句:「如果駕駛人士多一分忍讓,行人又可以時時提高警覺,路面的意外就會大大減少!」

今天某著名自稱中立公信力第一知識份子報社評結論:「此時就立法規管停實熄匙的安排諮詢大眾,既有助於社會找尋共識,亦可以強化大眾對停車熄匙遺害的理解,對改變一些駕車者的習慣肯定有幫助。」

鬼唔知咩?鬼唔知阿媽係女人咩?如果阿媽係女人,因為阿媽係女人,所以阿媽係女人,呵呵呵,你話係唔係?

為什麼香港人,以至中國人這麼熱愛搞這些「阿媽是女人」的所謂「中立客觀」呢?沒辦法,幾千年的儒家精神遺害,到今日仍然緊緊的詛咒著中國人的子子孫孫。

孔子的學說,在於幻想一個中國式的柏拉圖「烏托邦」,在這個樂園裡,每個人都是完美的化身,敬業樂業,不會偷不會搶,沒有野心沒有一絲卑鄙的行為。

所以,如果賊仔唔偷,劫匪唔搶,你冇壓力,我又冇壓力,皆大歡喜哉。
所以,你係衰人,佢係衰人,所有人都係衰人,除了自稱中立那位,能夠高瞻遠矚,且獨善其身,你地死你地事,總之一句 : 唔關我事

問題是:如何才會有聖人托世?如何才可以大家都退一步呢?如何才可以令社會和諧呢?

儒家的回答:上行下效,只要君主聖明,臣民盡責者,天下太平矣!
可是皇帝從來都不是聖人呀?怎麼辦?這些偉大的中立人士就會回應:「人心不古哉!唉!唉!唉!」

每次見到這些言論,以及擁抱這些言論的人,都很想用鐵槌狠狠地敲在這些人的腦袋上面,聽聽這些人的腦袋是不是空心的,抑或,是黑心的。

每日營營役役,只求準時出糧,升職加薪上位,閒來大肆消費,飲飲食食,平日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只看過幾本膚淺的書藉:如心靈雞湯、李嘉誠傳、窮爸爸富爸爸等, 間中去聽香港管弦樂團的演出那些最 basic 的曲目,嘩,高行健的靈山!李安的臥虎藏龍!霍金的演講會!(可是連時間簡史也未看過,或者看不懂),還漏了,還有鋼琴很勁很勁的李雲迪呢!

這些人,就是社會的中流砥柱,被社會稱為「知識份子」的一邦人,對任何事物都不求甚解,得過且過,人云亦云,你會發現「他們」所發出的聲音,大多是那些「中立報章」的社評翻版,永遠對事物多多意見,可是永遠都是「天下人負我」,卻從來沒有檢討過自己有任何問題。

這些人,我們應稱之為「偽知識份子」。

星期五, 7月 28, 2006

唐司長之「拍拍籮柚」(下)

唐膠年以「拍拍籮柚」評彭定康,實在令我大惑不解。要知道唐司長出身高尚,既有高貴的唐媽媽照料長大,又曾就讀於頂級美國長春籐大學,為何居然一鳴驚人爆出一句「拍拍籮柚」呢?其中必定有我們所想像不到的深意。

不知為何小學的老師,總是找我們學生的麻煩,記得從前壞同學甲在課堂上大叫:「你做乜打我籮柚呀?」,被老師狠狠教訓要說「臀部」,而不可以說籮柚,連屁股也不可以說,認為籮柚粗鄙不文云云;事實證明,一眾老師和家長都是錯的,人家乃是美利堅合眾國的耶魯、密芝根高才生,位極三公,一樣在萬千記者觀眾前面,高呼「拍拍籮柚」,這些誤人子弟,喪盡天良的老師,是否應該全部捉去再考語文基準試呢?李局長的教改實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再幻想一下,一眾網友最喜愛的新聞報導員趙海珠小姐,會如何報導這一宗新聞呢?

「今天唐司長被問及彭定康對銷售稅評價,認為彭定康佢拍拍籮柚走左,跟住我地捱足七年」

從來都未聽過新聞報導出現「籮柚」這兩個字,唐司長實在開啟了香港電視新聞史上的先河,絕對值得特區政府頒發一個「大紫荊勳章」,與六七年四處放「菠籮」(即炸彈)得獎的楊光同志看齊。

正如江澤民前主席所講,香港記者實在太 naive,到今天都居然沒有人走去問一問唐司長,為何會使用這句俚語呢? 唐司長望穿秋水都沒有人問,顯然白白浪費了他的一番苦心。

就讓膚淺的小弟試圖分析一下吧。

舉例說,小弟平日半句粗口都不說,但在寫 blog 時,總忍不住寫兩手語帶相關的詞語乾過癮;唐司長當眾論籮,除非平日唐司長「日日籮籮聲」,否則必定經過深思熟慮,經過一眾文人雅士潤飾推砌,才得以籮柚光光地露於人前!既然唐司長出身高貴顯赫,懷疑唐司長日常會使用這些粗言穢語,實在侮辱了特區一眾高官的智慧與人格,因此唐司長的「籮柚」衝口而出 (別誤會,不是那個口) 的機會必然是零。

那麼唐司長的動機是什麼呢?要知道反擊彭督,大可以引用大量其他成語,就算才疏學淺如我,也可以引用什麼「遺下一堆蘇州屎」呀,或是祖國偉大的魯平主任反對興建赤臘角新機場的名句「你請客,我付鈔」,含蓄點的有「此一時也,彼一時也」、「時代的巨輪在轉動」,甚至拋一兩句陶潛的名句「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什麼什麼的,都比起「拍拍籮柚論」更能登大雅之堂;然而,唐司長卻偏是選擇了籮柚,根據邏輯分析,以 IQ 唐的高智能,這樣做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唐司長認為「拍拍籮柚論」最傳神,最能感動香港市民。

要知道彭定康乃一個英國紳士,說白點仍是一個「鬼佬」,可是英國人由椅子上站起來時,卻總是難以見到「拍拍籮柚」之奇狀,唐司長有感於彭定康為香港「勞苦功高」,正如董建華「冇功都有勞」,所以用「擬人法」,化鬼為人,彭定康立即可以投胎轉世為人,無須再做什麼孤魂野鬼也,實在功德無量。

再思考一下,「商品及服務稅 (GST)」這個題目太繁複太難明,一般小市民缺乏一眾高官的智商,唐司長以「拍拍籮柚」為引子,令大家可以把「籮柚」、「商品服務稅 (GST)」兩者聯想在一起,市民每次由椅子起身,以至洗澡如廁時,都可以立即由籮柚聯想到 GST,唐司長實在用心良苦也!

再者,彭督比起十年前實在發福不少,讓大家幻想一下彭定康拍拍籮柚的影像,那肥大的籮柚震動的畫面,實在震撼香江,廣大的東方太陽讀者,必然拍案叫絕掌聲鼓勵;而一眾纖體公司,更可以考慮邀請彭定康作修身代言人,以肥大的臀部震動為題,在電視黃金時段賣三十秒廣告,必然可以客似雲來,剌激香港經濟之餘,甚至可以攻下歐洲的修身市場,為香港的經濟轉型盡一分力,唐司長的偉大鴻圖,大家怎可以不明白呢?!

2012 , 支持唐英年出任特區行政長官!唐司長千萬不要拍拍籮柚走左去呀!!!

假波王國趣談(上)

如果要我預測 2010 世界盃得主,我會告訴你, 2010 年世界盃冠軍將會是中國!
2006 年勇奪世界盃的是意大利, 論假波氾濫,意大利認第二,中國才是世界第一。
「中超聯」可能是世界最多「黑哨」的聯賽,經過今次意大利人的親身示範,2010 年世界盃冠軍離中國還遠嗎?

再試想想,意大利其實和中國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羅馬有梵諦崗的天主教聖伯多祿大教堂,拉薩有藏傳佛教的布達拉宮。意大利設有午睡時間,讓工作的員工多多休息。意大利乃千年古國,歷史古蹟何其多,連食物也一樣美味。意大利和中國人一樣,出名說話似機關槍,永遠連綿不絕,如果不是意文說得比較快,你可能以為去錯廣東茶樓。意大利以往被喻為歐洲病夫,我們則被喻為東亞.... 。 意大利人口複雜,不同城邦就似中國不同省份,差異很大。意大利南部治安和內地一樣「聞名」,西西里島以黑手黨聞名,福建則出口福青邦等華人黑社會。意大利的米蘭出產 Gucci,深圳的羅湖商業城亦出產 Gucci。在意大利南部,童黨會包圍你乞錢;在中國鄉間,童黨既會乞錢,還會搶錢。在意大利坐火車,有迷魂黨;在中國坐火車或旅遊巴,不單有迷魂黨,還有持械行劫者。意大利有假警察查護照搶錢;中國有真假公安、真假解放軍合法非法打劫等等,不一而足......

扯得遠了,假波王國有的著名假波球隊,Juventus 祖雲達斯 (內地叫尤文圖斯),所在地是都靈 (Turin);香港青少年多聞祖雲達斯之名,可是都靈是什麼東西,則很少提及;都靈乃意大利的故都,是一個很美麗的城市,在 1859-1871 的意大利統一戰爭中,意大利乃由以都靈為首府的薩伏伊-皮爺蒙 (Savoy-Piedmont) 所領導,Savoy 的皇室,則直到二次大戰因支持獨裁者墨索里尼,最終導致倒台,皇帝退位皇室長期被放逐,而意大利終於變為一個共和國。

可是歷史上長期分裂的意大利,血緣上和「羅馬帝國」已經很疏,長期城邦式的分離統治,以至後來奧法兩國的長期佔領,令意大利內部分裂,南方貧窮的鄉鎮和北方發達的工業城市之間,就有如內地的暴發戶,以及大西部的農民一樣,貧富極度不均。

司法部長會建議贏世界盃特赦,法庭上訴可以令拉素及科倫天拿不用降班,AC 米蘭的班主貝勞斯科尼 Berlusconi ,曾於 94-95 /01-06 年擔任國家的總理,被指以權謀私,貪污舞弊;柏楊對中國人的批評:「髒、亂、吵」一樣可以套用在意大利人身上,今次假波案先嚴後寬,用意大利自由報的說法最傳神: 「意大利人以「 意大利人的方式」把事情解決了。

不怕不怕,意大利有的是帥哥,萬眾女「球迷」會一樣捧場的,中國國家隊這方面就要急起直追了。

唐司長之「拍拍蘿柚」(上)

膠港財政司司長妙人妙語,以「佢拍拍籮柚走左,跟住我地捱足七年」來反擊彭定康評「無需收銷售稅」。

此佳句出自膠年之口,實在令人意料以外,出生於無錫江門的唐膠年,居然如此熟識廣東口語「拍拍籮柚」之運用方法,實在令土生土長在香港的我汗顏。

畢竟「強國」先後有多位官員一再侮辱彭定康,由魯平的「千古罪人」、「妓女」,陳佐洱的「車毀人亡」,以致其他不知名人士 的「走狗」、「小偷」等等,唐膠年之「拍拍籮柚」,實在太溫和,太愛護彭定康了;不是車毀人亡嗎?怎麼拍拍籮柚就走左去了?為什麼要把香港回歸給中國,而不是繼續由英國統治呀!原來唐膠年想說的是,彭定康你應該留任做中國治下的特首,那麼我們就不會有董七頭之治...噢,是董七年之治了 。

倒果為因,顛倒是非黑白,香港政治人物多的是,可是技術這麼差,智商這麼低,唐膠年卻絕對冠絕膠港;我們膠港天真無邪的可愛小朋友們,由財政司現身說法,教懂大家一句美妙的說話,以後記得多多使用了!如下:

考試唔合格的小朋友: 「老師,我考試肥佬,係因為你拍拍籮柚走左,跟住我就捱足七年」
台獨哈日主義者對日本人說: 「我給你講,噢巴生拍拍籮柚走左,跟住我地捱足六十一年」
風化案犯人說:「小姐,我拍拍你籮柚然後你就走左,跟住我就捱足三年零八個月」

對人講人話,對鬼講鬼話,對膠講膠話,因為膠講膠話 - 唐膠年「出口成股」,其教養學問實在令我欽敬,有如長江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星期四, 7月 27, 2006

小作家、大作家

一年一度的書展過去了,香港的作家又大量地湧現 - 沒錯,是大量地湧現,然後大量地消失。
你還數得出五年前的新才子新才女是誰嗎? 「棺材裡」或者可以..

今年的超新星,叫做陳易希 - 一個小天才,和八十年代的港產冒牌電玩名字類同。

打開本書,看見大量生活照,講述這位小天才成名過程 (又可以摘星,又可跳級讀科大,不是成名是什麼?),絕對可以滿足時下師奶望子成龍 (不是姓陳的那位) 的幻想,然後一口咬住個特價五蚊魚柳包,一口大罵個仔: 「睇下人地幾叻仔? 拿第日你一定要好似佢咁咁咁呀... 」

再跟住港台「十本好書」的推介,照單掃貨,彷彿好似見到他日一登龍門,成為狀元意氣風發之模樣,回家「人又睇你又睇」,「心靈雞湯」、「誰偷走了我的乳酪」、「窮爸爸、富爸爸」 然後齊齊悶到叫阿媽..

最近一本新書,叫做 The World is flat,內容講述一切廿一世紀阿媽係女人的故事,內括 google 的使用方法,blog 是什麼之類... 這是電腦書嗎?.. 不,是暢銷書..
封面的地球很吸引,我拿起本書六次,六次都立即放低,這是歷史書嗎?.. 不, 是暢銷書..

那就留給暢銷讀者回味再三吧... (或者叫 Twins 寫本 My Breast is flat..)

p.s. 很久沒有見到陶傑用心的佳作,今期壹周刊評「讀書」一文不容錯過,在此想引用陶傑文尾一段:「這種人平時是不讀書的,他們忽然覺得,閱讀是一種形象的潮流,他們所推介的書,只是他們的一層護膚的化妝,或隆胸的一件矽膠物。要推介一本你自己認為的好書,必先讀過千萬本書,比較推敲,在書海中擷選其精一之作,而不是他大半生以來,只看過這一兩本,他推介的就只有一兩本,正如一個美食家,須啃盡珍饈百味。一個埃塞俄比亞的飢童,你叫他介紹美食心得,他只會推介黑麥麵包,因為他今年八歲,唯一吃過的就是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送來的這種標準米糧,他認為黑麥麵包就是最好的食物了。你說,是不是很可笑?」

今晚去聽 Opera

忽然多了很多朋友愛聽 Opera,大家都努力談論 Opera 之美-小弟突然感動得流下淚來,世界變了!

問清楚,原來是去看音樂劇 Phantom of the Opera,然而此 Opera 非 Opera 也,和白馬非馬不同,音樂劇者 Musical play, 和歌劇真的是兩回事..

以為去看 "Phantom of the Opera" 就是去聽 "Opera" , 和認為「朝鮮人民民主共和國」是
一個「民主國家」一樣,兩者都是不知所謂地....無知。

然而,香港就是有這麼多的妙人,即興愛上一些「高尚」的事宜,例如「Opera」,還有「看書」、甚至「寫書」。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